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人道至尊 >第三十七章獸神封印

第三十七章獸神封印

小說:人道至尊| 作者:宅豬| 類別:玄幻奇幻

虞飛燕與黎秀娘臉色微變,連忙高聲叫道:「鍾師弟快回來!」

鍾岳一路奔行如飛,比駿馬還要快幾倍,高聲道:「若是被這頭公羊逃到他的師尊那裡,咱們一個人都休想活著走出獸神嶺!」

二女只見他行動如同蛟龍,在山林間快速穿梭,不過片刻便登上山巔,下山而去,消失不見!

「鍾師弟也是為了給我們爭取時間,否則驚動妖族鍊氣士,我們統統都要死在這裡!」

黎秀娘飛速道:「即刻追上桃黛兒她們,離開獸神嶺,通知劍門高層!」

虞飛燕點頭,二女立刻飛身而起,虞飛燕背生雙翅,而黎秀娘則是步步生蓮,快速向彩雲間和妖神蓮花葉追去。£∝頂點小說,23wx

沒過多久,二女趕上桃黛兒等人和黎山氏弟子,諸女當機立斷,向獸神嶺外飛馳而去。黎秀娘和虞飛燕等人向下看去,只見鍾岳已經追上那頭公羊,一人一獸突然短暫碰撞,隨即那頭公羊縱身一躍將鍾岳拋開,空中灑下一片血跡!

「但願鍾師弟能在驚動那妖族鍊氣士之前,斬殺這頭公羊,然後平安歸來……」諸女心中暗道。

山林之間,公羊戰力驚人,與鍾岳交手,成片成片的山林被撞塌,體大力強,這句話誠然不錯,身體越大,力量越強,這頭公羊的體魄高達九丈多,奮力一跳,能夠跳到六七十丈高,里許開外,爆發力驚人無比!

若是尋常時期,正面對抗,鍾岳都不敢說能夠穩操勝券勝過這頭公羊,好在這頭公羊作繭自縛,為了引誘鍾岳等人上鉤,自己在身上弄了些傷,又被黎秀娘重傷,打斷幾根肋骨,羊皮都被打得千瘡百孔。

公羊實力大損,饒是如此鍾岳也不敢有絲毫怠慢,這頭公羊儘管遭到重創,但困獸猶鬥,猶自擁有斬殺他的實力。

若是漫不經心的話,陰溝裡翻船,那就虧大了!

「岳小子,這頭公羊逃命的方向,就是獸神精氣的方位所在。」

突然,鍾岳識海中傳來薪火的聲音,道:「看來這頭公羊的師傅,那個妖族鍊氣士,應該在試圖進入獸神封印,奪取獸神精氣。」

鍾岳心中凜然,道:「若是那妖族鍊氣士在獸神封印中,我非但沒有任何得到獸神精氣的機會,而且絕對會死在他的手中……」

「你太小看獸神封印了。獸神死亡時封印自己的靈魂和精氣,為的是不死,得到祭祀之後靈魂永生。」

薪火冷笑道:「他的封印,儘管鬆動也不是那麼容易奪取的。像這等神魔死前心念一動,便可在體內布置出一種種的封印、禁錮、禁制,重重殺機,這個妖族鍊氣士此刻多半在辛辛苦苦的破禁,想得到獸神精氣並非是那麼容易的事情。」

說話之間,鍾岳再次追上那頭公羊,縱身一躍跳到羊背上,快速奔行,直奔公羊頭顱而去,同時身後劍光閃動,龍鱗劍化作一道閃電,刺向公羊心窩!

卻在此時,突然鍾岳腳下一空,只見那頭巨型公羊體魄急遽縮小,讓他一腳踏空,而龍鱗劍也徑自刺空。

那頭公羊變成一人多高,如同人一般雙腿站立,人身羊腿,身上穿著羊皮襖,只是脖頸上長著一顆羊頭,掛著長長的白鬍子,頭頂只有一根羊角,另一隻羊角已經被鍾岳斬斷。

「臭小子,我師尊就在附近,讓你死無葬身之地咩!」

這半人半羊的怪物身負重傷,狠狠瞪了鍾岳一眼,兩腿如同裝了彈簧一般縱跳如飛,快速躲避刺來的龍鱗劍和奔雷劍氣,向一片山崖逃竄。

那片山崖如同雪白的大幕,橫在獸神嶺的山水之間,顯得很是突兀。

若是換做黎秀娘或者虞飛燕等人前來,一定會驚詫莫名,因為從前她們來過獸神嶺,根本沒有這片白幕般的山崖,這座山崖應該是最近才出現在獸神嶺!

不過鍾岳從未來過這裡,自然絲毫也不驚訝,只顧著追殺那頭公羊。

「師尊,師尊救我咩!」

公羊被奔雷劍氣籠罩,縱身撞開劍氣,徑自撞向山崖,高聲叫道:「師尊……」

他速度極快,以這個速度撞向山崖,勢必撞得粉身碎骨,鍾岳視而不見,足下突然雷霆爆發,速度變得更快,以龍行萬里之勢加速接近。

那頭公羊眼看便要撞在山崖上,突然只見山崖晃動,公羊已經消失不見。

鍾岳心中微動,緊隨其後而去,只見山崖撲面而來,眼看便要撞上時突然山崖如水般晃動,竟然沒有觸碰到任何東西,鍾岳和龍鱗劍一起穿了過去。

「劍氣橫空!」

鍾岳低喝,周身雷霆如金蛇亂舞,護住周身,防備偷襲,待站穩腳步這才向四周看去。

薪火暗贊一聲,放在一個月前,鍾岳還是冒冒失失的毛頭小子,論經驗比庭藍月、桃黛兒等人都不如,時常需要他們的指點,而現在鍾岳卻已經變得極為老道老辣,進步斐然。

「咦,這裡是?」

鍾岳四下看去,這裡的景象與外面大為不同,外面山勢險惡,但也層巒疊翠,有著獨特的美景。而這裡則顯得有些詭異。

只見一塊塊石碑林立,石碑高達數丈,石碑與石碑之間還有花草樹木,還有小河,偶爾還可以看到一座座高台聳立在石碑之間。

不過,這一切都在運動之中,石碑在不斷的改變方位,花草樹木也在變換位置,彷彿都是活的一般!

不動的,唯有那幾十座高台。

而那頭公羊,則已經走入石碑林中,距離鍾岳不遠,顯得很是小心,站在那裡不敢邁動腳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