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人道至尊 >第四十三章三陣齊發震大荒

第四十三章三陣齊發震大荒

小說:人道至尊| 作者:宅豬| 類別:玄幻奇幻

鍾岳潛入山林之中,精神力向四下散發,沒過多久尋到一個人族部落,精神力一動,捲起幾件衣裳。∽↗,23wx

「慚愧。我得意忘形,忘記了自己的衣裳被撐破。」

鍾岳穿戴整齊,這才鬆了口氣,突然醒起一事,道:「薪火,我的精神力若是化作衣裳披在身上,是否會被人看破?」

「修為比你低的人自然不會看破,修為比你高的人一眼便可以看出你光著屁股。」

突然,一股氣息從上空飄過,同時有一雙目光落下,落在鍾岳身上,看到他是個人族的少年便沒有理會。

「又是水塗氏的鍊氣士。」

鍾岳掃了一眼,不以為意,如今他已經回歸人身,水塗氏的鍊氣士要找的是龍驤,對他自然不加懷疑,任由他大搖大擺離開。

「剛才那一艘艘白骨大船駛往獸神嶺方位,到底是什麼來頭?」

鍾岳一邊思索,一邊趕往劍門,心道:「我觀船上之人周身瀰漫妖氣,不像是劍門的鍊氣士,難道是妖族的強者?奇怪,妖族與我人族勢同水火,他們怎麼可以進入我大荒,而且如此大張旗鼓?」

他百思不得其解,獸神嶺也算是處於大荒的腹地,劍門不可能對妖族的大舉入侵一無所知,也不可能放任他們闖入大荒,但至今沒有任何動靜,這就有些奇怪了。

「這些妖族直奔獸神嶺,應該是為獸神封印而來,只是他們不知道,獸神嶺中除了一枚獸神內丹之外,便沒有其他東西了。」

鍾岳面色古怪,心道:「而且,他們也不知道,如今的獸神封印是何等的兇險。現在的獸神封印,僅僅用圖騰紋封印石碑萬萬不夠,因為陰龍河與草木皆兵陣,都被我和薪火復原了……」

獸神嶺,獸神封印,硫磺島主煙雲生與陷空城的另一位妖族巨擘,錦繡島主秀天辰,親自率領妖族鍊氣士進入封印,數不清的妖族鍊氣士已經開始破除封印。

這些妖族鍊氣士都是陷空城有名有姓的強者,對陣法的造詣極深,對圖騰紋的了解更是精深。

只見獸神封印外,一頭巨大的蟾蜍蹲伏在地,還有一條巨蟒盤繞在一旁,一位位妖族鍊氣士不斷揮刀,切破蟾蜍和巨蟒的皮膚,接下一桶桶鮮血,運到封印中。

而那些妖族強者,則用巨蟒和蟾蜍的鮮血繪出各種圖騰紋,圖騰紋來壓制石碑上的獸神圖騰,化解獸神圖騰的力量,削去石碑中的一種種七殺。

這蟾蜍長著六隻眼睛,每隻眼睛都有方圓畝許大小,六隻眼睛突起,排列成一個大圓。

而那條巨蟒則頭頂生出有如刀刃般的角骨,背上生出背鰭,甚至兩側還有薄薄的蟬翼覆蓋在身體上!

它們竟然不是妖族,也不是妖獸,而是靈,是妖族的兩大圖靈!

這兩大圖靈的氣息狂野,如同神魔一般,驚人無比。

顯然,這次妖族對獸神封印極為看重,因此動用了硫磺島和錦繡島的圖騰圖靈!

圖騰圖靈的鮮血並非是鮮血,而是天然的圖騰紋匯聚成血液狀,蘊藏無數妖族常年祭祀,匯聚而成的靈力,用來破解獸神封印最好不過!

「都給我打起精神,萬萬不能有任何閃失!」

煙雲生四下看去,只見一塊塊石碑中的獸神之力被鎮壓下來,也是鬆了口氣,道:「獸神嶺,竟然真的是獸神死後所化,死後化作八百里山巒,這位獸神真是強大到不可思議的境地。秀天兄,劍門門主還活著,估計也沒有多長時間的活頭了。這次我前去劍門,除了要立威,以氣勢鎮壓劍門一切人物,還有一個目的,便是要探一探這老鬼的死活。這老鬼雖然破去我的氣勢,但卻沒有露面,而是讓水塗氏與我談。若是以他這個號稱劍神的男人從前的脾氣,哪裡會與我談,早就動手殺我了!可見,他的確要死了。」

秀天辰背負雙手,悠然道:「風老鬼不死,無人敢動劍門,風老鬼一死,劍門勢必被滅。他之所以殘喘續命,也是看出了這一點,想要多活幾年,為劍門培養出下任門主。可惜,劍門的老一輩都凋零了,年輕一輩四大高手,風、方、雷、君,都是最近幾年才聲名鵲起,雖然可以與老一輩爭鋒,但是距離成為巨擘級的存在,還有不小的差距。劍門風老鬼,不知能否撐到這四人成長為巨擘的那一天。」

「風、方、雷、君四人,都是先天靈體,天生便擁有靈,天生便是鍊氣士,不可小覷,可惜修鍊時間太短。」

煙雲生笑道:「大荒,我妖族勢在必得!大荒,就是我妖族的牧場,這些人族,都是我妖族的口糧,又知道自己繁衍,自己捕食。只需把人族放養在此,每隔一段時間收割一批,我妖族的食物便永不匱乏!」

秀天辰也親自動手,用兩大圖騰圖靈的血來封印一座座石碑,道:「這獸神寶藏定然藏有上古獸神的重寶,可惜陷空城主不願前來,否則有他在,我們破除封印的速度便會大大提升!」

一座座石碑上的獸神圖騰被壓制,諸多妖族鍊氣士和煙雲生、秀天辰也漸漸深入封印。

「這條河……」

秀天辰突然停下腳步,怔怔的看著腳下不遠處涓涓流淌的河流,露出思索之色,突然間他的面孔變得扭曲、猙獰,提起一口氣,厲聲喝道:「停下,統統停下!」

這聲音震耳欲聾,震得一位位妖族鍊氣士頭暈眼花,不覺停止手中的動作。

煙雲生皺了皺眉頭,道:「秀天兄,出了什麼事?」

秀天辰臉色蠟黃,緩緩向後退去,聲音有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