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人道至尊 >第四十四章鐘山氏大種牛

第四十四章鐘山氏大種牛

小說:人道至尊| 作者:宅豬| 類別:玄幻奇幻

大荒獸神嶺的三座神級大陣爆發,撼動了整座大荒,甚至連大荒外都可以感受到那令人震撼的波動。

劍門幾乎所有的鍊氣士此刻都忘記了自己手頭的事情,紛紛向獸神嶺看去,只見那龍驤、黑龍和劍氣依舊在八百里獸神嶺內肆虐,過了良久,終於三座大陣平息,龍驤和黑龍、劍氣這才散去,獸神嶺恢復平靜。

但是這三座大陣,帶給劍門鍊氣士的衝擊,卻不是那麼容易散去。

而且,三座大陣啟動,埋葬妖族陷空城上千鍊氣士,重創陷空城兩位島主,讓陷空城元氣大傷,這件事造成的影響,也不是那麼容易散去。

陷空城硫磺島、錦繡島的圖騰圖靈,都葬身在獸神嶺中,損失不可謂不慘重,尤其是死在那裡的妖族鍊氣士,都是陷空城的精英,短時間內陷空城這座妖族聖地休想恢復元氣!

劍門高層之中,更是掀起一場風暴,諸多劍門長老立刻反應過來,爭論要不要趁著這個時機,將硫磺島主煙雲生和錦繡島主秀天辰斬殺。

這是一個難得的時機,秀天辰和煙雲生乃是陷空城的三大巨擘之二,若是能留下他們的性命,妖族便不足為慮!

但也有長老擔心,若是無法除掉這兩位妖族巨擘,便會徹底得罪妖族,而且妖族中還有另一位巨擘陷空城主,肯定不會坐視兩位島主被斬。

而且,這兩位島主雖然遭到重創,但畢竟是叱吒多年的霸主,想要斬殺他們並不容易。

諸多長老爭辯熱烈,吵得不可開交,難有定論。

「負山,我們走。」

白衣飄動,巨龜如山,走出劍門,方劍閣凌空而行,巨龜負山跟隨在後,向秀天辰和煙雲生奔逃的方向趕去。

「方劍閣,留步!」

一位長老追出劍門,高聲喝道:「我們長老議事尚未定論,你不可擅自行動!是否追殺妖族兩大島主,關係劍門與陷空城的將來,不是你一人能夠決定的事情!」

方劍閣頭也不回,淡然道:「我去殺他們,待你們做出決定,再派人去通知我。」

那位長老勃然動怒,正欲發話,突然又見一位年輕男子橫空而去,離開劍門,笑道:「方師兄說得有道理,機會稍縱即逝,長老們可以慢慢商量會議,但是機會卻必須要抓住。方師兄,我與你一起去!」

「算上我一個。」

一位女子也飛出劍門,笑道:「追殺門主級的存在,而且還是兩位門主級的存在,這種事情怎麼能少了我?」

「哈哈哈哈,三位師兄師姐,等等我!」

雷光如潮湧動,一人馭雷而行,大笑道:「硫磺島主、錦繡島主的頭顱,須得由我親手摘下!」

那位長老臉色鐵青,手足無措的看著四人遠去,前往大荒邊陲追殺妖族兩大島主,顫聲道:「無法無天,無法無天……」

「由他們去吧。我劍門四大年輕高手需要一場歷練,爭逐下任門主之位。想要成為我劍門門主,便須得擁有一劍平八荒的實力。」

有虞氏大長老來到他的身邊,低聲道:「而且,這也是門主的意思。走吧,咱們繼續會議。」

這一日,劍門四大年輕高手齊出,追殺硫磺島主煙雲生、錦繡島主秀天辰,在大荒與硫磺島之間有著數萬里緩衝地帶,那裡註定會有一場波瀾壯闊的追殺與反擊!

兩大妖族巨擘,與劍門四大年輕高手之間,必定有一場精彩絕倫的戰鬥!

不過,這一切已經與始作俑者鍾岳無關。

鍾岳加速向劍門趕去,過了小半日時間這才回到劍門上院,顧不得去見虞飛燕、黎秀娘等人報聲平安,鍾岳便在自己的房間里沉沉睡去。

這十幾日時間簡直就是非人般的磨礪,讓他身心俱疲,進入劍門才放鬆下來。

獸神嶺遭遇妖族弟子,獸神封印遭遇妖族鍊氣士,陣殺鍊氣士,得到獸神內丹,妖化龍驤,補全三座神級大陣,又遭到水塗氏鍊氣士的追擊、圍剿,橫跨渭水爭渡大江,這些事根本就不是區區上院弟子所能經歷的事情,但他卻偏偏經歷了,幾番死裡逃生帶給他的壓力也是前所未有。

只有到了守護大荒的劍門,他才算放下一切壓力,得以喘息。

一覺過後,鍾岳醒來打個哈欠,口中卻發出一聲龍吟,不由嚇了一跳,急忙低頭打量,只見自己又化作一頭龍驤睡卧在床榻之上!

「糟糕,我睡得太沉,在睡夢中忘記觀想燧皇,又被獸神精氣壓倒我自己的血脈!奇怪,薪火怎麼沒有及時喚醒我,督促我繼續觀想?」

鍾岳定了定神,只見識海中他的魂魄肩頭,一朵小火苗靜靜燃燒,薪火也在呼呼大睡。

「原來薪火也睡著了。」

鍾岳沒有喚醒他,心道:「這些日子薪火為了幫我擺脫一場場殺機也是勞心費力,若是沒有他,我早就死了,還是讓他多休息休息。好在我的修為進步不小,一個晚上時間獸神內丹溢出的精氣,休想讓我徹底化作龍驤。」

他如今的修為比前往獸神嶺時要深厚許多,識海廣闊三千畝,煉化獸神精氣更快,雖然變成龍驤,但對他來說只要不間斷觀想,變回人身並非難事。

過了不久,鍾岳終於將龍驤之身壓下,恢復正常面貌。

「鍾師弟,鍾師弟!」

外面傳來少女的呼喚聲,而且不止一人,鍾岳心中納悶,開門看去,只見自己門外又聚集了數十位女孩兒,見到他都是又驚又喜,紛紛圍上來,七嘴八舌道:「鍾師弟果然還活著呢!」

「我就說他死不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