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人道至尊 >第四十七章殺意太重

第四十七章殺意太重

小說:人道至尊| 作者:宅豬| 類別:玄幻奇幻

ps:看《人道至尊》背後的獨家故事,聽你們對小說的更多建議,關注公眾號,悄悄告訴我吧!

「好吧,便依你,叫做自在大劍氣好了。…,23wx」

鍾岳執拗不過薪火,只得讓薪火將「庚金劍氣」改了名字,心道:「我煉成的這道龍驤劍氣,還可以煉得更小一些。越小,力量越是穩固,越是容易駕馭,越是難防。追求大,力量則空,反應則慢,而且不易駕馭,缺少了劍氣應有的千變萬化。」

在這一點,他與薪火有著不同的見解,面對漫山遍野的低等對手,大劍氣固然凌厲霸道,摧枯拉朽般將對手絞殺,但面對強大的對手,反而是更細小的劍氣威力更大!

當然對於薪火這種輕易便可以補全獸神封印的存在來說,當然還是山大的劍氣砍下來更爽。

而對於鍾岳來說,他距離那種境界還早,還需要精雕細琢的打磨,才能在將來做到山大的劍氣。

「龍驤劍氣,有形無質,可以無堅不摧,也可以化作繞指柔。年終將至,無禁忌對決前,我一定要將這道龍驤劍氣煉小,煉得更細小!」

鍾岳祭魂高空,藉助雷霆淬魂,同樣也淬鍊自己的龍驤劍氣,低聲道:「因為這次無禁忌對決中,可能會遇到她……天象老母!」

「水師妹你放心,無禁忌對決中,我會斬了這尊魔神,為你報仇!」

隨著時間推移,他在「自在大劍氣」上花費的心思增多,他對這門功法的感悟也越來越多,而距離年終也是越來越近。

嗤。

一聲清響傳來,鍾岳指間一道劍氣騰空,劍光赤紅,長度只有五寸六寸的樣子,在他一根手指的指尖跳躍不定。

劍光如同游魚,突然一動,在他五指間穿梭,忽而化作一頭五六寸長短的龍驤,圍繞他上下奔跑跳躍,歡快無比。

過了片刻,龍驤又變成一道細細的劍氣藏入他的烏髮之間,如同萬千黑色髮絲中的一根紅髮,絲毫也不起眼。

與其他人不同,若是別人修鍊劍氣,肯定越煉劍氣越粗,越煉越是輝煌大氣,而他則是越煉越細,越煉越小。

原本這道劍氣長達五六尺,而現在只有五六寸,雷霆淬劍,煉去劍氣中的雜質,這道龍驤劍氣也愈發如意,如臂使指。

叮。

龍驤劍氣與龍鱗劍輕輕碰撞,發出一聲脆響,只見這口蒲老先生親自打磨二十天的龍鱗劍,劍刃竟然出現一個豆大的豁口!

龍鱗劍乃是上等的魂兵,與龍驤劍氣輕輕的一次碰撞,便被切出一個小小的豁口,可見龍驤劍氣的銳利程度是何等可怕!

蒲老先生這位老鍊氣士用二十天煉劍,集合玄金玄鐵用蛟龍圖騰和雷霆圖騰打造龍鱗劍,而鍾岳修鍊「自在大劍氣」煉就龍驤劍氣,花費了一個多月時間,便超越了龍鱗劍,可見這「自在大劍氣」的確高深莫測!

鍾岳收了龍驤劍氣,魂魄回歸入體,龍驤劍氣落入劍匣之中,心道:「這次無禁忌對決,所有上院弟子都可參與,天象老母也會參加,而這道龍驤劍氣便是我的殺手鐧!以她的實力,必定輕易進入最終的決賽,而我,便在決賽中與她對決,將她斬殺!」

一年一度的無禁忌對決,終於要來了。

上院之中一片沸騰,所有上院弟子都在摩拳擦掌,躍躍欲試。

這次對決,要選出進入靈空殿之人,而只有得到進入靈空殿的資格,才有機會感應到靈,成為鍊氣士!

這次對決的重要程度,可想而知!

「岳小子,這次無禁忌對決也是考驗你有沒有達到我要求的機會。」

薪火笑道:「若是你能做到脆、猛、剛這三個字,我便答應你,帶你去月亮和太陽邊緣,讓你得到純正無比的月靈和日靈!現在,考驗你這段時間修鍊成果的時候到了,給我橫掃上院一切人物!」

「橫掃上院一切人物?」

鍾岳面色古井無波,有著與他年紀不相符的沉穩,但是卻給人一種極為危險的感覺,彷彿含而未放的雷霆,孕育爆發的火山,心道:「我的目的不是這個,而是你……天象老母!不過,為了能夠與天象老母最後對決,橫掃上院一切人物又有何妨?」

這日,年終無禁忌對決終於到來,劍門山金頂大放光明,一道道金光照耀,如同一道道明晃晃的劍光,從金頂處斜斜垂下,照耀群山。

一位位劍門長老從金頂走下,來到劍門上院,主持這場無禁忌對決,召集上院弟子前往五松峰參加對決。

而劍門中在內院修行的上院弟子也紛紛返回上院,上院多出不少陌生的面孔,多是十大氏族重點培養的弟子,有鍊氣士專門教導。

五松峰上,鍾岳四下看去,只見一座座高台聳立,高台上空,諸位長老坐在空中,祭起大傘、蘆蓬等物遮住陽光,而高台下劍門上院弟子越來越多,雲集於此。

「鍾師弟,這次終於可以與你堂堂正正的較量一場了!」

虞飛燕走來,英姿勃發,輕聲道:「你屢次推脫,如今無禁忌對決之上,你總推脫不掉了吧?」

鍾岳微微一笑,道:「師姐,上院弟子數千人,咱們能否碰面還很難說。」

虞飛燕英氣逼人,自負道:「我是要註定走到最後,至於你能否堅持到最後,那就看你這段期間的修行了!」

「虞師妹這段期間修為進步不小呢,難怪有這麼大的口氣。」

黎秀娘走了過來,笑吟吟道:「不過你這段時間的進步雖然不小,但是比我還差了那麼一丁點兒,當然,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