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人道至尊 >第五十章不長記性

第五十章不長記性

小說:人道至尊| 作者:宅豬| 類別:玄幻奇幻

ps:看《人道至尊》背後的獨家故事,聽你們對小說的更多建議,關注公眾號,悄悄告訴我吧!

「短短兩個月時間,這個人便已經強悍到這種程度?」

山腳下,水清河渾身衣衫破破爛爛,被雷霆劍氣所化的蛟龍攪得遍體鱗傷,而從空中墜落,也將他摔得身上一塊青一塊紫,休息了片刻,這才艱難得爬起來。

「鐘山氏鍾岳!若是論修為,我不是你的對手。但是一個人的實力高低,可不僅僅是看修為!」

水清河遙望山頂,衣衫抖動,只聽叮鈴鈴的響聲傳來,只見一口口細細的銀針大小的銀劍出現!

這些銀劍只有四寸長短,有劍刃劍柄,極為細小,在空中閃爍只能看到一道道細細的銀光,極難察覺。

銀劍共有八口,是他的魂兵,剛才他措手不及,被鍾岳抬手打下高台,甚至還沒有來得及動用自己的魂兵。

這八口魂兵得之不易,是水塗氏的長老水子安,用數月時間才煉成的一套魂兵,烙印八種圖騰,極為珍貴,名叫八珍劍。

當初,水塗氏弟子拜入劍門,水子安命這些弟子比試,最強的人才可以得到這套八珍劍,水清河戰勝其他弟子,所以得到這套魂兵。

八珍劍極為柔軟,可以貼著皮膚藏在衣服下,也可以藏在袖筒處,甚至可以掛在其他魂兵的劍穗上,外表看起來就是裝飾之物。

但是這八口銀劍危險無比,祭起之後,不易察覺,而且還可以布成水劍陣,與水塗氏的觀想絕學配合使用,藏在冰魄劍氣和水劍氣,以及精神力所化渭水大河中,令人防不勝防。

原本水清河根本沒有將鍾岳和其他弟子放在眼中,因此沒有動用這套魂兵,卻不料被鍾岳抬手便轟下高台,心中動怒,所以立刻打算動用這套八珍劍奪回高台!

水清河遠遠看向山頂的高台,只見那裡一片平靜,其他山頭上都有不少上院弟子在交手,唯獨這座山頭,鍾岳一擊徹底鎮住其他上院弟子,無人敢動。

一位位弟子突然從山上奔下,向其他山頭奔去,卻是認為自己絕對無法從鍾岳手中奪取高台,因此捨棄這座山頭,去奔襲其他山頭奪取高台。

水清河遲疑一下,咬了咬牙,轉頭離去,走向另一座山頭,心道:「鐘山氏極為強橫,就算我能藉助八珍劍勝過他,只怕也是慘勝,兩敗俱傷。倘若我與他相爭受傷太重,在後面的百強爭奪中便會大大吃虧。我要爭奪的是上院第一,得到靈空殿最好的傳承,不可因小失大!」

過了兩個時辰,始終無人挑戰鍾岳,突然他腳下高台輕輕一震,從山頭上飛出,載著他向五松峰飛去,降落到五松峰上。

這次無禁忌對決,只要守住高台兩個時辰,便算是取勝。

「還有人比我更快一步,得到百強稱號。」

鍾岳四下看去,只見高台上已經有五座高台飛回,每一座高台上都站著一位上院弟子。

那些上院弟子也在向他看來,紛紛點頭報以微笑,眼中卻都露出警惕之色,顯然是看到他一擊將水清河擊敗的情形,認為他是自己的勁敵。

鍾岳一一點頭,回報以微笑,心道:「有虞氏的虞正龍,桃林氏桃晏然,南麓氏南鎮,田風氏田延風,君山氏君清月,原來是他們。他們是十大氏族的核心弟子,成名已久,其他上院弟子知道他們厲害,攻之不下便去其他山頭爭奪高台,所以他們才會這麼快取勝。不過,黎秀娘黎師姐是黎山氏的核心弟子,為何她沒有前來?」

他剛剛想到這裡,只見一座高台飛來,黎秀娘站在台上,衣衫有好幾處破洞,儀容有些散亂,秀髮披散在身後,臉上也有幾道血印,應該是遇到了高手,經歷一番苦戰才獲勝。

「虞飛燕那個瘋丫頭,一定要與我斗,哼哼,還不是被我打敗了?鍾師弟,看來你我要在百強戰中遭遇了!」

黎秀娘看到鍾岳,卻沒有絲毫驚訝,反而認為理所當然,笑道:「上次我敗在你手中,待到了百強戰,你我再一決勝負!」

鍾岳點頭,笑道:「到時還請黎師姐手下留情。」

虞正龍、桃晏然等人心頭一震,目光又落在他的身上,心中越發警惕:「黎秀娘也曾敗在他的手中?這個鐘山氏名不見經傳,居然連續擊敗了兩位十大氏族的核心子弟……」

「鍾師弟,我為你準備了殺手鐧,到時一定不會留情!」

黎秀娘戰意高昂,笑道:「對你留情,就是自討其辱,輸得無比利索!」

過了不久,又有高台飛來,正是虞飛燕,衣衫也是破破爛爛,身上有著許多傷痕,顯然與黎秀娘一戰,她也並不好過,吃了不少虧。

兩位少女站在各自的高台上,猶自惡狠狠的看向對方,似乎還想再斗一場。

漸漸的,越來越的高台飛來,除了鍾岳以及十大氏族的核心弟子之外,其他上院弟子的修為實力相差不大,因此戰鬥倍加辛苦,高台也幾經易手,很難決出勝負。勝出的弟子身上傷痕極多,多數都是慘勝。

鍾岳四下看去,水清妍站在一座高台上飛回,這個少女身上卻沒有多少傷痕。

這場對決,從上午持續到下午,又從下午持續到夜間,還有人在戰鬥,剩下的高台也越來越少,戰鬥也越來越激烈。

直到第二天日出時分,百強無禁忌對決這才結束。

庭藍月也得到百強稱號,只是桃黛兒落敗,沒有入選,少女沮喪不堪,身邊有不少女子圍著安慰。

水清河也再次奪得一座高台,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