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人道至尊 >第五十一章十凶兵,劍繭

第五十一章十凶兵,劍繭

小說:人道至尊| 作者:宅豬| 類別:玄幻奇幻

ps:看《人道至尊》背後的獨家故事,聽你們對小說的更多建議,關注公眾號,悄悄告訴我吧!

「水清河被淘汰了,無緣十強!」

海面上空,一位鍊氣士心念一動,只見昏迷中的水清河緩緩飛起,被送出這片精神海域。△,23wx那鍊氣士看向鍾岳奔行而去的身影,沉聲道:「這個鐘山氏,無論是身體還是精神,亦或是魂魄,都極為強橫,爆發力更是驚人,恐怕是上院弟子中,隱藏最深的人物,這次在無禁忌對決中暴起,為的便是一鳴驚人,奪得第一!」

「這種人物,是與左相生、田延宗等人一樣的人傑,當年左相生、田延宗等人尚未感應到靈,便將自己的實力錘鍊到直追鍊氣士的地步,而這個鐘山氏也是一樣!」

另一位鍊氣士正是跟隨鍾岳之人,在空中邁步緊隨鍾岳之後,低聲道:「當然,還是比不上方劍閣、風無忌這等天生靈體,但也非同小可了。不過他隱藏至今才爆發實力,恐怕便會苦了我了,我須得緊跟著他,免得他收不住力將對手幹掉。」

當初左相生和田延宗也是隱藏實力,直到無禁忌對決時才突然爆發,一舉擊敗所有對手奪得上院弟子第一的稱號,獲得靈空殿最強的靈,從而為自己奠定下無比夯實的根基。

這兩人都是風采過人之輩,雖然比不上方劍閣、風無忌這等天生靈體,但因為他們得到的靈空殿最強的靈,修為也是進步神速,不比方劍閣等人弱多少。

只是當時,左相生在無禁忌對決中收不住手,將對手斬殺,引起一場不小的風波,讓當時負責他和對手安危的鍊氣士也被連累,受了責罰。

後來左相生被派到外門協助田風氏管理碧空堂,也與此事有關,原本他可以被委以重任,成為劍門的堂主,現在便只能負責外門,調教外門外院的弟子。

鍾岳也注意到在上空緊隨自己的那位鍊氣士,心念一動,在海面上連續變換身法,有如龍行大海,興風作浪,但始終無法將那位鍊氣士甩脫。

「若是這位鍊氣士看住我,再加上看守天象老母的鍊氣士,還有那頭蜃龍,我真的能夠在他們的眼皮底下得手,將天象老母斬殺嗎?」

而那位鍊氣士心中也是頗為震驚,鍾岳雖然還不是鍊氣士,沒有修成靈,也沒有修鍊鍊氣士級別的絕學,但是身法變換起來,連他在空中追趕都頗有些吃力!

「有蛟潛伏深淵,埋伏伺機,逢雷霆而動,逢風雲而化龍!這個鐘山氏,有了化龍之勢,欠缺的是感應到靈!」

那鍊氣士心中暗道:「這個鐘山氏積累太雄渾了,只待這次百強戰後,便會化龍了!」

此刻,海面上不少人遭遇,兩兩出手,戰鬥此起彼落,修為低的人,在前往海上城池的途中便被淘汰,無緣十強。

能夠踏足這片大海的,都是對自己的修為實力有著十足的自信之人,但是能夠走入大海中央,踏足海上城池的,最低也需要精神力化虛為實的修為!

僅僅做到精神力化虛為實還不夠,還需要有強大的絕學做支撐,上等的圖騰柱、魂兵也必不可少,如此才能在海面和城池中立足!

鍾岳腳踏蛟龍,跟在天象老母身後急沖而去,而天象老母則將她的對手淘汰,順利登上那座海上城池。

鍾岳衝上城池,只見一座座神廟林立,大廈千萬間,有如密林,街道縱橫交錯,天象老母不翼而飛。

這座海上城池方圓十多里,是由蜃龍的精神力所化,一切都有如實質一般,想要在這裡搜尋到一個人的下落,很是困難。

「鍊氣士跟隨我們,可以從鍊氣士的方位,尋到其他人的下落,然後偷襲!」

鍾岳心中微動,抬頭看去,只見半空中的鍊氣士站在城池邊緣,各自鎮守住一方,沒有跟著上院弟子入城。

「這個辦法也不成……」

鍾岳目光閃動,看了看城池上空,突然只見一人施展出飛行神通,精神力化作一頭翼展數丈的飛鳥,載著自己飛上半空,在空中搜尋對手。

「這個人有些莽撞了。」

他剛剛想到這裡,突然只見城池中一股股精神力涌動,化作一種種觀想神通,魚龍飛舞,雷霆交加,水紋瀰漫,各種圖騰神通轟來,將那位上院弟子直接重創,被城邊的鍊氣士出手救走,否則此人絕對會被直接轟殺。

鍾岳眼中精芒一閃,看到水系圖騰神通,立刻如同大雁般從城頭飄起,落入城中,直奔那水系圖騰神通發出之地而去。

「天象老母佔據水師妹的身體,她為了掩人耳目,施展的也必然是水系圖騰神通,水清河又被我淘汰,所以剛才那空中瀰漫的水紋,必然是她發出!」

他快步奔行在街道之間,而在此時,城內其他人也在移動,卻是看到剛才的那些圖騰神通發出的方位,去尋找對手。

街道兩旁是高達數十丈的廣宇高樓,氣勢恢宏,鍾岳正在快速奔行,突然只聽一個聲音道:「你是在找我嗎?」

鍾岳停下腳步,抬頭看去,只見一位少女站在兩座大廈之間,腳下一根銀亮的細線,貫穿兩座廣宇高樓。

這少女正是「水清妍」,赤足站在那細線上,目光清澈,低頭好奇的打量鍾岳。

兩人目光相碰,鍾岳心中不覺生出一絲希望,露出胳膊上因為救水清妍而被猛獸咬出的傷口,笑道:「水師妹,你不認得我了?」

「水清妍」側頭,饒有趣味的打量他,目光有些迷惑:「你屢次三番對我露出殺機,我很想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