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人道至尊 >第五十三章同歸於盡

第五十三章同歸於盡

小說:人道至尊| 作者:宅豬| 類別:玄幻奇幻

城邊空中那位鍊氣士驚叫,忍不住便要出手。¥℉,23wx

剛才鍾岳被兩千道水蓮劍氣射中,他便已經忍不住要出手救走鍾岳,此刻鐘岳的龍鱗劍來到「水清妍」眉心,又讓他忍不住要出手救走「水清妍」。

雙方的攻守之勢變換得太快,即便他是鍊氣士也不禁有些手忙腳亂,一顆心咚咚亂跳。

「鐘山氏的魂兵速度太快,我來不及阻擋。」那鍊氣士額頭冒出細密冷汗。

龍鱗劍即將要刺入水清妍眉心的一剎那,突然只見水清妍鬢角髮絲上掛著的劍繭嗤嗤轉動,劍絲終於抽出,這口細如蠶絲的寶劍舒展開來,豎劍便向下切去。

叮。

龍鱗劍的劍尖斷去,短了一寸,那劍絲唰唰唰纏繞,向龍鱗劍上纏去。

城邊空中的那位鍊氣士又一次驚叫,準備去救鍾岳,因為鍾岳這一擊,將自己的魂魄祭魂在魂兵之中,如果龍鱗劍被毀,他的魂魄也同樣被毀掉。

他還未來得及出手,便見鍾岳雙臂一振,龍血劍匣飛起,龍鱗劍瞬間止住前刺之勢,化作一道流光,在劍絲將這口魂兵攪碎之前,刷的一聲落入劍匣之內。

「反應這麼快?」那鍊氣士嚇了一跳,心臟幾乎從嗓子眼裡跳出來。

龍血劍匣閉合,那劍絲也跟隨著龍鱗劍向前刺去,如同長線一抖,抖得筆直,直刺鍾岳眉心,要將他一劍刺穿,只要將他刺穿,向下一剖,鍾岳勢必被切成兩片!

鍾岳身軀猛地下墜,向地面墜去,而「水清妍」的身軀也在同時墜落,劍絲在空中閃爍不定,向鍾岳追殺而去。

兩人一前一後落地,而在此時,那座廣宇高樓這才徹底坍塌得一乾二淨。

「水清妍」步步緊逼,沒有手持劍絲,劍絲在她身遭縱橫辟闔,來去如電,任何人也休想輕易間抓到如此之纖細的劍絲,她是以魂魄祭魂劍絲之中,精神力催動劍絲,可以讓劍絲去任何地方,變化成任何形態。

鍾岳很早就意識到,劍氣以細小多變為威力,並非是越大威力越強,因此他煉成的龍驤劍氣便務求小巧多變,因此他深知這劍絲的厲害之處。

越細小,越危險,但同時對精神力的要求也就越高!

這劍繭劍絲如此之細,對精神力的要求也高得變態,不過對手是佔據水清妍身體的天象老母,她的精神力絕對是變態級別!

面對這等無堅不摧的劍絲,鍾岳只能後退避讓,邊退讓邊爆發自己的精神力,化作雷霆劍氣,空中蛟龍飛騰,不斷向「水清妍」殺去,尋找機會。

與此同時,他如同一尊蠻神,足踏雙龍,臂繞雙龍,腿纏雙龍,將自己的體力爆發到極致。

嘭——

一座神廟厚重的牆壁被他的後背撞出一個人形大洞,鍾岳退入神廟之中,只見一道道雷霆劍氣如同細小的蛟龍從人形大洞中飛出,向緊隨在後的「水清妍」殺去!

嗤——

微不可查的劍光在空中閃過,只見神廟牆壁被削飛一大片,呼的一聲飛到神廟中,撞在黃銅柱子上,半空中鍾岳精神力所化的雷霆劍氣也一道道被切開。

劍繭劍絲的鋒利程度,可見一斑!

「水清妍」邁步走入神廟,鍾岳已然神廟銅柱連根拔起,掄起銅柱揮舞如風,狠狠掃來。

劍絲嗤嗤作響,瞬息間纏繞在銅柱上,銅柱尚未掃到水清妍,前面一半銅柱便被切成無數快。

劍絲猛然抖得筆直,刷的一聲從銅柱中心穿過,鍾岳眉心閃過一道血絲,在劍絲即將切入他的頭骨的一瞬,向後躍去,精神力捲起一尊高達十多丈的巨型神像,向水清妍砸下。

「水龍絞!」

一頭頭水龍浮現,將神像生生攪碎。

「水清妍」步步緊逼,兩人在這神廟中大大出手,劍光縱橫,突然只聽轟隆一聲巨響,這座巍峨的神廟崩塌,只見兩道人影縱橫如飛,從塵土和飛揚的亂石中殺出,沖入另一座高樓之中。

轟隆——

巨響傳來,沒過多久那座高樓也是轟然崩塌。

終於那城邊空中的鍊氣士忍耐不住,飛入城池之中,向下看去,只見下方一座座神廟一座座高樓轟然崩塌,如同兩隻大怪物在大打出手一般,著實驚人。

「還在打,還沒有分出勝負?」

那鍊氣士面孔有些扭曲,這幅場面讓他心驚肉跳,但是卻偏偏看不清實況,嘀咕道:「隨時都可能死人,只是不知道死的是哪個……這兩個變態!」

突然,他臉色微變,只見廣宇高樓轟隆隆崩塌,而在不遠處卻有虞正龍與南鎮大打出手,這兩位上院弟子一個是有虞氏培養的核心弟子,一個是南麓氏培養的核心弟子,實力都極為強大。

兩人圍繞一座樓宇團團飛行,精神力化虛為實,化作魚龍,化作山巒,殺得難分難解。

「閃開!」

那鍊氣士用力揮手,高聲道:「快閃開!」

虞正龍和南鎮戰鬥正酣,聞言都是微微一怔,不解其意:「怎麼回事?」

兩人剛剛想到這裡,突然下方傳來劇烈的震動,彷彿有兩頭巨獸撞到這座樓宇之上,讓樓宇晃動不休,兩人匆忙間看去,只見一道道劍氣如同毒龍大蟒攪動,密集無比,霎時間便將這座樓宇的底層掃塌大半!

而在此時,又有一道微不可查的劍光閃動,長達二十丈的劍光攻擊速度快得無法想像,頃刻間樓宇二十丈範圍之內便被切碎成渣!

而虞正龍與南鎮,正是在這二十丈之內。

兩人頭皮發麻,劍光閃動,讓他們甚至感覺到死亡的氣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