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人道至尊 >第五十五章劍心殿十凶兵

第五十五章劍心殿十凶兵

小說:人道至尊| 作者:宅豬| 類別:玄幻奇幻

又過了四五日時間,鍾岳從病榻上起身,走動一下,只覺肋骨已經長合,肋部傷疤也開始自動脫落,只留下一道疤痕,就是呼吸時還有些隱隱作疼。◇↓,23wx

普通人傷筋動骨要修養半年,而他體魄強橫,比普通人要強了不知多少,又有劍門上乘的傷葯,所以才會復原得如此之快。

「以後出門歷練的話,這種傷葯一定要多備一些。」

鍾岳活動筋骨,門外的鍊氣士見狀,走進來笑道:「師弟的傷勢好了?師弟不愧是煉體之人,體格壯實,比其他人好得快一些。若換做是我,恐怕還要趴上幾天才能癒合。」

「師弟?」

鍾岳怔了證,笑道:「這位師叔……」

那鍊氣士連忙道:「師弟稱我為谷師兄即可,萬萬不能稱師叔,如今師弟在無禁忌對決中得了第一,註定要成為鍊氣士,論輩分,上院弟子都要稱你為師叔了。不過在此進入靈空殿之前,幾位長老還想見一見你。師弟請隨我來。」

「長老要見我?」

鍾岳心中微動,起身跟上他,心知自己在無禁忌對決中與天象老母一戰,表現出的實力讓劍門長老起了疑心。

一個資質普普通通,外門修行了五六年才進入上院的弟子,僅僅幾個月便成長到奪得上院第一的程度,這種修行速度,快得可怕,不能不引起劍門長老的懷疑。

「谷師兄,我這次負傷用的傷葯,是否可以用功勞換取?」鍾岳問道。

那位谷師兄引領他向前走去,漸漸走出上院,向劍門的內門走去,笑道:「這種傷藥名叫靈玉膏,是鍊氣士採集各種靈藥煉製而成,用功勞換取也是可以,師弟在外門或者內門的葯谷都可以換到。如果是普通的刀劍之傷,就算被砍斷筋肉肌腱,抹一些半日就可以生肌,連好斷筋。若是大傷口比如師弟這次的傷,修養十天左右也會痊癒。師弟的體魄遠勝他人,所以才會好得這麼快。」

說到這裡,谷師兄不由搖頭道:「與你交手的那個水塗氏女弟子就沒有這麼幸運了,脖子都幾乎被師弟砍斷,聽聞長老為她敷藥時把脖子掀開一半,一盆葯倒下去,這才將半邊脖子接好。」

鍾岳淡然道:「她的本事不遜於我,想來修養得也差不多了。」

谷師兄點頭:「水塗氏的師妹聽聞恢復能力也快得很,應該也痊癒了,這次長老召見你,同樣也召見了她。」

鍾岳心中微動,這次長老召見他也召見「水清妍」,難道對「水清妍」也起了疑心?

沒過多久,他們走到一處斷崖旁,鍾岳看去,只見斷崖寬達數里,峽谷深邃,瀰漫著黑光,谷中似乎有一種詭異的魔性在醞釀,鍾岳低頭眺望,頓時只覺頭暈眼花,彷彿魂魄都要被吸到下方的黑光之中!

黑光涌動不休,每每要向上湧出,隨即便見兩旁的崖壁之上一片又一片的圖騰紋顯現出來,那是複雜無比的圖騰紋,宏大,壯觀,讓空中出現一股股詭異而驚人的波動,生生將黑光鎮壓下去。

「這氣息,很熟悉的感覺……」

鍾岳心頭一震,立刻知道這感覺從何而來:「是魔魂陰瘴的氣息!這峽谷中的黑光,與魔魂陰瘴的氣息相同!」

就在黑光被鎮壓下去的一瞬,他隱約看到山崖峭壁上有成片的血肉在蠕動,只有血肉,沒有皮膚,那些血肉似乎在從崖底向上生長,彷彿要生長到崖頂,爬出這片斷崖。

「這崖下,到底是什麼東西?」

鍾岳壓下心頭的悸動,識海中懶洋洋的薪火小童立刻精神起來,透過他的雙眸打量崖底,嘖嘖稱奇:「那些魔魂,果然被鎮壓在這裡。嘻嘻,果然是諸神的封印,劍門建立在一個隨時可能噴發的大火山上,稍不留神就會被炸得灰飛煙滅……」

「這些封印不是劍門的鍊氣士設下的?」鍾岳剛剛平復的心境又是一震,連忙問道。

「僅憑劍門的鍊氣士,應該還無法鎮壓這地底的魔魂。」

薪火搖頭道:「下方的圖騰紋,是諸神的封印,諸神將自己的精氣和形象圖騰化,這才能鎮得住地底的東西。僅憑劍門的鍊氣士,還無法辦到。魔魂陰瘴之所以爆發,我估計應該是地底的封印出現了一絲破綻,好在破綻不是在劍門之中,否則劍門便樂子大了。」

那位谷師兄笑道:「師弟,這山崖下是我劍門的禁地,斷崖上空有著一股奇異的力量,能夠抹去一切神通,到了這裡,任何觀想神通都無法動用,想要過去,進入內門,唯有讓鱷龍前來才行。」

「鱷龍?」

鍾岳疑惑,斷崖的兩岸有兩座劍門遙相對立,雲霧在兩座斷崖之間繚繞,谷師兄帶著他來到其中一座劍門下,敲動劍門下懸掛的銅鑼,銅鑼噹噹作響,過了片刻只見雲霧涌動,從山崖的雲霧中游出一頭巨鱷,那頭巨鱷竟然長著翅膀,在雲中漂浮,聽到鑼聲向這邊飛來。

巨鱷如同一座飄在空中的浮島,鍾岳看去,只見這頭巨鱷竟然有四隻眼睛,背上生長出許多對翅膀,很是詭異。

這裡不能觀想,而這頭巨鱷的翅膀不是觀想而出,而是實實在在的血肉羽毛,能夠飛行,所以不懼這裡的鎮壓。

兩人跳上巨鱷的背部,谷師兄笑道:「鱷龍,還請帶我們上山。」

那頭巨鱷點頭,翅膀震動,掉頭飛向對面的劍門,瓮聲瓮氣道:「谷小哥,這位小哥很是面生,難道是新晉的鍊氣士?」

谷師兄笑道:「這位是鐘山氏鍾師弟,此次無禁忌對決的第一。」

「原來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