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人道至尊 >第七十三章神的寶物

第七十三章神的寶物

小說:人道至尊| 作者:宅豬| 類別:玄幻奇幻

「第七重陣勢是在不久前才被破掉,乃是陷空城主親自出手,破去第七重。○」

那管事引領著鍾岳等人走到火山第七重,露出敬佩之色,道:「這一代陷空城主,乃是歷代之中最強的一位,才智通天,手段通天,實力也是通天!他老人家破去這第七重陣勢之後,也遭到重創,不得不閉關修養。若非他閉關不出,硫磺島主和錦繡島主也不會遭到重創,更不會被劍門的四個年輕小輩追殺了。」

鍾岳心中凜然:「陷空城主獨自將第七重陣勢破去?」

「倒不是獨自,也死了不知多少強者。」

那管事道:「陷空城主破陣之前,第七重陣勢其實已經被我妖族的歷代強者破去了大半,所以陷空城主才能如此順利便破解了陣勢。要知道,從前就算有人破解了陣勢,也很難全身而退,往往都是死在解陣的途中,或者死在下一座陣法下。而陷空城主全身而退,這就是莫大的成就!最為關鍵的是,陷空城主正值壯年,修為實力還在突飛猛進,將來成為妖神恐怕都不在話下!」

鍾岳面色有些凝重,劍門當代門主已老,而陷空城主正值壯年,形式對劍門和大荒很是不利。

「我劍門內憂外患,局勢已經糟糕透頂,劍門四大年輕高手尚未達到獨當一面的程度,而劍門內部還有強者與天象老母勾結,圖謀不軌。再加上妖族有一位了不得的雄主,這是天要滅我大荒人族嗎?」

「第八重陣勢依舊未破,與劍門四大年輕強者的戰場,便在此地!」

那管事引領著鍾岳等人走入火山第八重,鍾岳頓時感覺到一股股強者的波動傳來,火山內部的第八重陣勢中,竟然有著上百位氣息極為強大的妖族強者在此!

這裡極為寬廣,的確是一個適合對決之地,無論是劍門的四大年輕高手,抑或是妖族的年輕強者,實力都極為強大,若是在外面交手肯定會對這座孤霞妖城造成極大的破壞,甚至說不定會讓妖族死傷無數。

而在這裡交手,即便破壞,也是破壞火山地底的陣法,對妖族非但沒有損失,反而還會助他們更快的破解第八重陣勢!

「這個孤霞城主孤鴻子,是個老謀深算之輩,雖然年輕,但已經有梟雄之相。」

鍾岳很快便了解孤鴻子的想法,心中暗道:「他邀請我劍門四大年輕高手在此對決,不僅僅是要除掉他們四人,還要借他們四人之力,試探第八重陣勢的威力。」

雖然與孤鴻子尚未謀面,但鍾岳已經可以想像此人的難纏程度,此人若是繼續成長下去,恐怕絕對會成為一個非常可怕的人物。

而聽虎文生、白秀士等人說,這個孤鴻子是妖族年輕一輩中的天才人物,年紀輕輕便被封為孤霞城主,可見陷空城對他的重視程度!

鍾岳又微微皺眉,心道:「那麼方劍閣、風無忌等人明知是險境,是陷阱,為何他們還會進入這裡?」

別人鍾岳並不了解,但他見過方劍閣,方劍閣那驚鴻一劍展露的實力是他見過的高手之中最為霸氣的一位。

孤身入魔墟,趁著天象老母的靈尚未完全復甦,一劍斬天象,有勇有謀,不像是如此莽撞之人。

「難道他們有把握全身而退?」鍾岳心道。

火山第八重空間比上面幾重還要廣闊,一朵朵大蘑菇狀的山崖,下方是熔岩柱子,鍾岳等人走到這裡,站在一座山崖上,但見四周空中時不時有火光迸發,火焰在半空中形成一個個巨大而絢麗,卻又複雜無比的圖騰紋。

那是神紋,繁複精妙,剛一浮現出來,便見一條炎龍自圖騰神紋中浮現,兇惡無比,過了良久才徐徐散去。

每一條炎龍給人的壓迫感都如同一頭真正的炎龍出現在這片空間中,龍威浩浩蕩蕩,幾乎是巨擘級的強者才能散發出的氣勢!

而浩大的空間中,火光時隱時現,空中一條條長達里許的炎龍遊動來去,驚人無比,而妖族的鍊氣士在這些炎龍面前,顯得無比細小。

呼——

一條炎龍在鍾岳等人所在的山崖前徐徐出現,巨大的身軀擦著山崖緩緩遊動,摩擦得山崖浮現出滋滋啦啦的火光,甚至山岩都被燒成岩漿。

鍾岳、虎文生和那管事等人站在山崖上,只見這條炎龍的一塊鱗片比他們加在一起還要龐大,光潔的龍鱗映照出他們的身影。

白秀士等人腿腳已軟,被龍威壓得坐在地上,身為妖族,龍威天生的血統壓制對他們更強。

鍾岳對龍威不以為意,四下看去,只見有的山崖與山崖之間已經有索道相連,應該是陷空城主也試圖破解此地的封禁和殺陣,一百零八座殺陣,一百零八座蘑菇狀山崖,共有五座相連,應該是破解了五座殺陣。

第四座山崖上有一頭巨型玄龜,小山般龐大的身軀佔據那裡,那是方劍閣的坐騎,其他三座山崖上,則是妖族的強者,前來圍觀此戰。

而第五座山崖上,鍾岳看到了劍門的四大年輕強者和妖族的年輕高手。

出人意料的是,那裡並沒有出現驚天動地的戰鬥,相反方劍閣等人與妖族的年輕高手談笑風生,絲毫沒有生死大敵的樣子。

第五座山崖上,絢麗的光芒閃動,在半空中結出雲彩,遠遠看去如同慶雲,金光燦燦,如同一座涼亭,而這幾位人族和妖族的年輕強者在雲朵形成的涼亭下或坐或站。

鍾岳最為熟悉的便是方劍閣,腰佩長劍,玉樹臨風,面容平靜。

亭中還有一位年輕男子,手持一口白雨傘,撐在肩頭,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