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人道至尊 >第八十六章狼狽與鬣狗

第八十六章狼狽與鬣狗

小說:人道至尊| 作者:宅豬| 類別:玄幻奇幻

「咦,這個狽石松和他手下的狼妖鬣狗妖居然恰恰站在我伏下的琴弦兩側,無一站在琴弦上。》,23wx」

鍾岳心中凜然,琴弦在地底悄悄移動,向狽石松座下的狼妖移去,而在此時,狽石松座下的狼妖看似無意的移動兩步,恰恰又躲開琴弦。

「難道被他發現了?」

鍾岳皺眉,這個狽石松不像其他妖族鍊氣士一上來便喊打喊殺,搶奪君思邪,反而是一副關心他的樣子,應該是極為難纏的人物!

狽石松見他猶疑,連忙真切的笑道:「師弟放心,君思邪的價值雖然不菲,但我也是孤霞城成名已久的鍊氣士,還不至於為了區區的錢財向師弟下手。君思邪殺我妖族的數位強者,兩位島主都幾乎死在她的手中,對我妖族的威脅甚大,我以妖族的利益為利益,是真心實意想幫助師弟,護送師弟回到孤霞城,為的就是能夠看到這女人伏法!」

鍾岳沉默不語,突然笑道:「狽師兄的好意我心領了,不過……」

狽石松目光閃動,道:「師弟還是不放心我?我對妖族的衷心日月可鑒,不會像其他鍊氣士那樣為了錢財和美色向師弟下手。有我在你身邊,那些妖族鍊氣士必然不敢輕舉妄動!」

鍾岳微笑道:「狽師兄知道有其他鍊氣士對我下手過?」

狽石松臉上笑容僵硬,鍾岳繼續道:「這麼說來,狽師兄見過他們的屍體了?不知道你見到的是牛的屍體還是狼的屍體?」

狽石松嘿嘿笑道:「他們見到師弟俘虜了君思邪,想要搶走君思邪邀功請賞,師弟殺他們也是無可厚非。我卻絕對沒有此意,我對妖族的衷心……」

嗤——

琴弦如劍,從地下升騰而起,閃電般向狽石松與那一眾狼妖平平切去,卻在此時,只見妖雲瀰漫,一頭頭獵犬妖和狼妖精神力涌動,背生雙翅,振翅而起,飛上半空,險之又險的避開琴弦的絞殺。

狽石松依舊站在那狼妖頭頂,五短身材,與狼頭差不多大,笑道:「嘿嘿,還是被你察覺了,小東西,疑心這麼重當心死的早!你是怎麼發覺的?」

「我倒退前進,又是駕馭蛟龍,腳不沾地,不會留下任何氣味,但是我還是一時不察,留下了破綻。」

鍾岳雙足站在雙龍之上,琴弦飛來,飛速縮短,圍繞周身翻飛,倏忽來去,道:「我應該將那幾具屍體處理掉才對,不過狽師兄帶著這麼多狗妖和狼妖,鼻子靈敏,就算將他們的屍體埋在百丈地下,只怕也瞞不過你。你尋到了那些屍體,從屍體的位置便可以知道,其實我並非是走向孤霞城,而是走向人族的大荒,所以你知道我是人族的鍊氣士。」

「原來如此。」

一隻只鬣狗妖與狼妖收了羽翼,紛紛降落,只剩下狽石松站在半空,笑道:「我的確聽說過我孤霞城來了個龍族,聽到這個消息時我還在想,我妖族當興,連龍族也來輔佐我們。但是看到師弟時,我卻心寒了,師弟究竟是如何變化做龍族,甚至能瞞過管事探查的?」

鍾岳沒有回答,道:「你發現了我的真面目,剛才想將計就計,引我回孤霞城,其實無需到孤霞城,只需遇到其他妖族鍊氣士,便可以讓你揭露我的真面目,集合其他鍊氣士之力順利將我擒下。」

狽石松嘆道:「我原本打算無需自己動手,便可以立下這個大功的。現在看來,你也不蠢,如今唯有我親自動手了。」

鍾岳點頭,道:「我身份被你識破,自然不能讓你活著回去,我在孤霞城的身份若是敗露,我領地里的幾萬人族都會因我而死。讓我好奇的是,你是如何知道我將琴弦藏在地下的?」

狽石松哈哈大笑,站在半空中,居高臨下俯視鍾岳,笑道:「我研究牛金、狼嘯林和柴多的屍體,觀察戰鬥痕迹,從中發現你都有哪些魂兵,修鍊了什麼劍氣,也好早做防備。你斬殺牛金時,在地下埋伏了一道劍絲切開地面,應該便是君思邪的琴弦。剛才我看到你的蛟龍背上縛著的那口琴,見到上面沒有琴弦時,便印證了我的猜測。我既然知道你擁有此寶,豈會輕易中伏?琴弦雖細,但是只要細細感應,便可以發現其方位。」

錚錚錚!

一聲聲脆響傳來,狼妖和鬣狗妖各自向後探爪,從背後抽出一口口妖兵,赫然都是數丈長短的斬馬刀。

這些狼妖和鬣狗妖背生雙翅,都是精神力所化,一個個身高數丈,筋肉猙獰,手持雪亮的斬馬刀,給人以極大的威懾感!

「你暗算狼嘯林,用的是一道帶著獸性龍威的劍氣,地上還留著神牙留下的痕迹,應該是你主動交出神牙,神牙中內藏那道劍氣。狼嘯林握住你的那口神牙,便被你藏在神牙中的劍氣暗算。」

狽石松繼續道:「你還有一道劍氣,善於遁地,應該是木劍氣。這道木劍氣殺柴多時,從地下鑽出,將柴多切碎。牛金也吃了木劍氣的虧,地上這株小樹苗,應該便是你的木劍氣。還有,你斬殺隼梟成為我孤霞城的領主,隼梟的魂兵珊瑚樹也落入你的手中。」

鍾岳面色微沉,龍驤劍氣和木劍氣飛起,漂浮在半空,手掌輕輕一翻,珊瑚樹從袖筒里滑落,出現在手中。

狽石松微微一笑,身後突然浮現出自己的靈魂,卻是一尊狽首人身的元神,高達二十餘丈,腳踩地面,高度驚人,頭顱與他腳下的狼妖齊平,繼續道:「你剛到孤霞城時還不是鍊氣士,我觀你斬殺他們幾個,雖說都有偷襲的成分,但與牛金對拼時卻是一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