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人道至尊 >第九十二章爭芳鬥豔

第九十二章爭芳鬥豔

小說:人道至尊| 作者:宅豬| 類別:玄幻奇幻

庭藍月率先醒悟過來:「鍾師弟,你把他們統統打了?這件事恐怕要鬧大了,與這麼多人結仇,恐怕他們醒來後會找你拚命……還有那位師姐,你把人家眼珠子都打得翻白了,怎麼把人打得扭曲成這個樣子?」

鍾岳含笑道:「師姐,剛才拓師兄說了,不會傷了和氣。》,23wx」

庭藍月納悶道:「被打成這樣還能不傷和氣?拓師兄的肚量,不是一般的大!」

黎秀娘長長吸了口氣,胸脯挺起,看了鍾岳一眼,道:「鍾師弟,這些師兄師姐都是你打倒的?」

桃晏然美眸眨動,也落在他的身上,她是桃黛兒的姐姐,桃林氏的核心弟子,只是在無禁忌對決中並未與鍾岳遇上。

虞飛燕也是驚疑不定的看著他,心中既是吃驚又是駭然。

實在太驚人了,鍾岳與他們一樣都是在上院無禁忌對決中鵲起,與水清妍一戰而名動上院,被破格提拔,與水清妍一起位列上院第一。

不過那是外門上院!

而內門不同!

內門的每一位弟子都是鍊氣士,有人上年剛剛進入內門,而有人卻已經在內門呆了十多年之久,修為深厚,比剛剛進入內門的弟子強橫不知多少!

這些師兄師姐,怎麼可能被鍾岳這位進入內門才三個月的小小鍊氣士擊敗?而且被打倒這麼多?

鍾岳率先一步向自己的洞府走去,笑道:「這幾位師兄雖然修行時間較長,但是缺乏實戰磨練,不曾經歷過生死之斗,有實力,發揮不出,與我交手,如雨打嬌花風吹秋柳,自然是殘花敗柳落了一地。」

桃晏然暗暗吐舌頭,倒在地上昏迷不醒的這些鍊氣士,都可以說是她們的師兄,早幾年進入內門,修為也要比她們深厚許多。

但是在鍾岳口中,這些人居然是禁不起風吹雨打的嬌花和秋柳,與他交手就會變成殘花敗柳。

「吹牛。」虞飛燕撇撇嘴,跟著鍾岳走入洞府。

鍾岳回頭笑道:「並非是吹牛。而且,他們的修為不如我,實力也不如我,我打他們其實是在欺負他們。」

其他三位女孩連忙跟上,桃晏然好奇道:「他們修為不如你?這些師兄師姐,比我們早幾年進入內門,我估計有不少人恐怕都已經修鍊到脫胎境了!」

「我也是脫胎境。」鍾岳笑道。

虞飛燕、黎秀娘等女孩心頭巨震,有些無法相信自己聽到的話,鍾岳竟然已經是脫胎境的鍊氣士了!

他感悟靈,成為鍊氣士才幾天,就算他進入靈空殿的那一刻就成為鍊氣士,滿打滿算也不過才兩個月,兩個月居然就可以進入脫胎境,煉成靈魂一體了?

要知道,大多數鍊氣士都需要花費十多年的努力,才能讓魂魄脫胎,煉成靈魂一體,甚至有些鍊氣士花費大半輩子的時間也不過才能修鍊到脫胎境,而鍾岳居然只用了兩個月時間便修鍊到這一境界,實在駭人聽聞!

鍾岳還是頭一次進入自己的洞府,打量四周,頗為新鮮。這裡雖然名叫洞府,但並非真的是冷冰冰的山洞,相反這裡反而富麗奢華,金碧輝煌,有花園魚池,亭台樓榭,瀑布飛虹,內部空間極大。

他與四位少女走到一面崖壁前,只見崖壁上竟然有著各種繪刻,應該是從前居住在此的鍊氣士所留。

「劍門的內門有數以百計的小山頭,每座山頭都有一座洞府,這些洞府萬年之中換了不知多少主人。歷代的鍊氣士在洞府中參悟,往往會把自己的心得留下來。」

黎秀娘道:「觀看他們的心得,對我們修行有很大的益處。」

鍾岳點頭,觀覽崖壁上的石刻,只見其中有不少關於圖騰紋的精妙見解,也有關於運劍控劍的技巧,還有一些是對陣法的研究,以及煉製魂兵、圖騰柱的心得。

「鍾師弟修成鍊氣士倒也罷了,為何修為實力會提升如此之快,短短三個月便達到脫胎境?」

諸女采來瀑布的凈水,燒了壺茶,坐在瀑布邊的亭子中飲茶,虞飛燕忍不住道:「我得到的是劍門十大靈之一,不過即便是名列前十的靈,想要煉成靈魂一體也需要兩三年的時間,你怎麼可能這麼短的時間便修成靈魂一體,煉就元神?難道名列第一的劍靈,真的這麼強?」

鍾岳笑而不答,他之所以強大,並非是因為劍靈強大,而是大日金烏強大。

他並未去感悟劍門劍靈,而是去了太陽感應大日金烏,不過那件事牽扯太大,傳出去的話恐怕會給他帶來許多危險,可能會讓他在妖族中的身份敗露。

他煉成大日金烏元神,大日金烏元神操控駕馭一道道劍氣,如臂使指,面對十多位鍊氣士的圍攻,劍氣招數變化也是有條不紊,沒有半分的錯亂,盾法的變化也是迅捷無比,足以擋下任何一道突然而來的攻擊。

這若是換做由鍾岳的思維來駕馭操控,在變化上便不那麼如意,恐怕早就中招了。

靈魂一體而成元神,對於鍊氣士來說,的確是一個飛躍,尤其是在開發出靈的玄機之後,更是會給修為實力帶來一次驚人的提升!

「真是想不到,以後我們都要稱你為鍾師兄了。」庭藍月面色複雜道。

「的確想不到。」

虞飛燕也是嘆了口氣,想到當初自己與鍾岳相爭,而現在,鍾岳已經走到了她的前頭,超過她一個境界,成為了她的師兄。

黎秀娘也是感慨不已,以前她還曾與鍾岳交手過,那時只是因為一絲不查而落敗,當時她還有些不服氣。

「而現在,恐怕我在他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