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人道至尊 >第九十六章武道防禦

第九十六章武道防禦

小說:人道至尊| 作者:宅豬| 類別:玄幻奇幻

老頭子散去玄武圖騰,只見手臂上的圖騰紋又隨之一變,化作庚金劍氣的劍紋依附在手掌上,輕輕一切,玉石如同豆腐般被切下一大塊,笑道:「還可以這樣。你看明白了嗎?」

鍾岳長長吸了口氣,道:「弟子看明白了!多謝前輩指點!」

老頭子起身離去,笑道:「無需謝我,指點你不過是信手為之,你我畢竟是有些緣分……」

「這個老頭,非常厲害。」

鍾岳目送他遠去,突然識海中響起薪火的聲音,鍾岳心中一喜:「薪火,你終於醒了!」

薪火從他眉心中跳出來,道:「剛才便已經醒了,不過我感應到這個老頭,唯恐被他察覺我在你的識海中,這才沒有出聲。這個老頭,是劍門山中最為強大的人物,我曾屢次感應到他的氣息,就在劍門的金頂!」

「劍門金頂,最為強大的人物?」

鍾岳心頭大震,失聲道:「你是說,他是劍門的當代門主?劍門門主,在這裡教我雕刻?」

他心中震驚萬分,這個其貌不揚自稱老頭子的老者,竟然會是劍門最為強大,有著劍神美譽的劍門門主!

過了片刻,鍾岳才定住心神,恍然道:「難怪拓無憂他們會找我麻煩,原來那劍牌是我劍門門主雕琢,我說怎麼長老會見到劍牌兒,臉色會變得如此古怪。嗯,我好像聽人說過,劍門門主的功法,叫做大自在劍氣,劍牌中不會就是大自在劍氣的圖騰吧?」

他在大原荒地中與君思邪一起逃亡的時候,聽過君思邪提及劍門內有一套絕學,只傳下任門主,名叫大自在劍氣。

薪火糾正他道:「是自在大劍氣!」

鍾岳臉色凝重,喃喃道:「難道門主看中了我,想栽培我成為劍門下任門主?不對,我得到劍牌也是機緣巧合,是丘妗兒師妹交給我的。是了,門主將劍牌給妗兒師妹,是讓她治療木疾。而我只是機緣巧合,學到了劍牌中蘊藏的劍紋。」

他鬆了口氣:「而且,那面劍牌中只有功法。法門法門,分為功法和門戶,功法是修鍊的,門戶是戰鬥的,那面劍牌只船功法,沒傳門戶。我只是學到大自在劍氣的一半而已。」

薪火思索道:「剛才那個老頭的確是風氏,他體內的伏羲血脈濃度,比你要高出三倍,與風無忌的血統彷彿。這個風氏的血脈也這麼低,看來大荒中沒有一個純正的伏羲神族……」

「薪火,以我現在的修為,是否能夠提純伏羲血脈了?」鍾岳醒起一事,問道。

薪火搖頭道:「其實你早已經開始提純了,在你煉化獸神精氣時,無形之中你的血脈之力便已經開始提升,只是提純的度太慢,你覺察不到而已。原本你的伏羲血脈很弱,比那個老頭低了十多倍,現在那老頭比你高出三倍,可見你進步不少。繼續提純下去,只需幾個月時間,你便可以追上他,甚至越他。待你越他時,我便可以教你如何利用伏羲血脈,開啟伏羲神眼!」

「伏羲神眼?」鍾岳心中一喜。

「伏羲神眼,能夠看破一切虛妄,從虛妄中覺真實,定睛一看,便可以從圖騰紋中看出玄妙玄機,洞徹圖騰一切變化,尋找出破綻。」

薪火笑道:「若是能夠開啟神眼,何須費心費力的雕琢領悟?你現在的血脈還不夠純,將你體內的伏羲血脈提純出來,恐怕連一滴都煉不出來,還不足以開啟神眼。」

鍾岳長長吸了口氣,喃喃道:「只需幾個月時間,便可以開啟伏羲神眼……」

「除了伏羲神眼之外,藉助伏羲之血你還可以開啟伏羲戰鬥之身,能讓你的戰力得到不下於三倍的提升。不過開啟伏羲戰鬥身對身體負擔極大,以你現在的狀態,剛剛開啟伏羲戰鬥身,便會被體內的力量將自己震碎。」

薪火重重握拳,鼓勁道:「伏羲神族的少年,抓緊修鍊吧!」

劍門金頂,蒲老先生出現在老頭子身後,笑道:「門主,鐘山氏如何?」

「很好的苗子。」

老頭子臉上露出笑意,顯得有些頑皮,道:「看到他把我當成隱藏在劍門中的世外高人,很有趣兒。若是他知道我的身份,表情一定更有趣兒……」

蒲老先生無語,道:「門主,你越老越是孩子氣了,不過你說得對,我也想看看鐘山氏知道你身份時的表情。」

兩個老者對視一眼,一臉壞笑,渾然沒有想到鍾岳已經猜出他的身份。

「門主,君思邪回來了,雖然受了點傷,但是傷勢已經痊癒。」

蒲老先生道:「他們四人,門主有沒有決定哪位成為下任門主?」

老頭子沉吟,道:「這四人都是不錯的苗子,天生靈體,再加上丘壇氏的小丫頭,五個人對應五曜,是我劍門大興之兆。但是其中有野心勃勃圖謀不軌之輩,君思邪在大原荒地遇伏,已經說明有人出賣了我大荒。五曜齊聚劍門,可能是好事,也可能是滅頂之災,不能不察。」

「或許有可能是六曜。」

蒲老先生笑道:「鐘山氏會不會是天生的日曜靈體?你看他沒有得到我劍門的靈,而是擁有大日金烏之靈,而大日金烏之靈則是只在日曜靈體的身上出現過。」

老頭子點頭,道:「鐘山氏很像是日曜靈體。若是他是日曜靈體,恐怕還會有與之對應的月曜靈體出現。五行並生,陰陽平衡,有日曜必有月曜!不管鐘山氏是否是日曜靈體,他也無緣下任門主,他修行時間太短,而我命不久矣,若是早現他幾年,還有這個可能。現在……」

他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