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人道至尊 >第一百章鐵荊棘壁壘陣

第一百章鐵荊棘壁壘陣

小說:人道至尊| 作者:宅豬| 類別:玄幻奇幻

半空中,八位堂主看到這一幕,心中都是一驚:「這麼強的肉身?」

風瘦竹笑道:「看到了沒?不讓蘊靈境的小傢伙出場是為了保護他們,剛才這小子若是出全力,那個脫胎境的小傢伙也會被打死,更何況蘊靈境的小傢伙?好在他出拳時沒有使出全力,僅僅憑藉肉身的力量,這才沒有把他轟爆。」

「轟爆?」

八位堂主臉色微變,劍氣堂主道:「風長老的意思是,他是武道宗師?」

其他幾位堂主連連點頭,他們也有這個猜測,武道宗師在肉身上有著無以倫比的優勢,力量剛猛霸道,近戰兇狠無比,如同猛獸一般。

鍾岳一拳便將那個同樣是修鍊到脫胎境的少年鍊氣士擊敗,唯有武道宗師這等體能蠻橫的傢伙才能辦到!

風瘦竹搖頭道:「武道宗師因為身體太強,封閉了身體的每一個角落,導致魂魄不能出竅,無法祭起魂兵,也無法動用元神,這小子不是武道宗師。你們這八個小鬼,蹲在劍門中蹲得太久了,居然連這些也不知道,缺乏歷練!若是出去遇到強者,鐵定被打死。」

八位堂主唯唯諾諾,心中有些不以為然:「武道宗師走的是邪魔歪道,連魂魄也無法離體,無法用上元神戰鬥法門,成長有限,根本不值得推崇。與武道宗師爭鬥,只要防備住對方的近身偷襲,輕而易舉便可以擊殺對方,風長老至於這麼誇大武道宗師的本事么?」

風瘦竹看到他們的神色,心中不禁一嘆:「這些傢伙安逸太久了,自認為自己才是正宗,看不到武道宗師的長處,早晚會吃虧。」

靈芝台上,黃洛施邁步走出,冷冷道:「鍾師弟靠偷襲取勝,算什麼本事?我來領教!」

鍾岳身形移動,有如龍出淵,虎下山,快速奔行,閃電般撲向黃洛施:「真正的戰鬥,誰會給你準備的時間?」

黃洛施見到那少年鍊氣士敗的如此之快,心中早已生出警覺,因此在自己走出的那一刻,周身便已經形成陣紋和盾紋,提前防備,不給鍾岳偷襲的機會。

不過她周身的陣紋和盾紋還未形成,鍾岳便已經奔襲而來,只見這少年行動之時,周身群龍亂舞,一條條長達二三十丈的蛟龍上下奔騰,洶湧向自己撲至!

黃洛施急忙後退,腳下生出長長的藤蔓,藤蔓越來越高,越來越粗,試圖將她與鍾岳的距離拉開。

與此同時,她周身的陣紋和盾紋越來越多,隨時可能結出陣勢和盾壁防禦。

「這麼快?」

黃洛施驚叫,只聽一聲巨響,鍾岳在短短百丈距離竟然突破音障,踏空而行,頃刻間便來到她的身前,雙掌向前推出,頓時空氣都被壓平,變成一堵牆,他這兩掌推得身後的空氣坍塌,幾乎形成一片真空地帶!

黃洛施來不及組成陣紋,全力觀想盾壁,只見一面面大盾騰空,接二連三向鍾岳的雙掌迎去,與此同時藤蔓翻飛,托著她的身軀繼續向後退去。

嘭嘭嘭,一面面盾壁還未觸碰到鍾岳的手掌便徑自爆碎,颶風撲面而來,將黃洛施秀髮吹得筆直,臉上如同被刀削一般,皮膚都被颶風吹得繃緊,隱隱有撕裂的趨勢,甚至潔白的臉頰上出現一道道血絲!

「靈魂出竅!」

黃洛施硬著頭皮靈魂出竅,只聽咚的一聲巨響,一株高達四丈左右的樹人,周身樹節嶙峋,樹身上長滿厚重樹鱗,頭上長著方圓五丈左右的樹冠,明明是一株樹人,但卻給人一種生猛兇惡的感覺,如同面對兇惡巨獸一般!

黃洛施的精神力悉數湧向樹人,樹人元神抬起雙掌,向鍾岳推來的雙掌迎去!

靈芝台上,一千八百多位鍊氣士抬頭看向半空中的兩人,鍾岳在那樹人元神面前,簡直就是一個微不足道的小不點兒,但是他的氣勢卻比樹人元神還要強大,還要恐怖,彷彿黃洛施的樹人元神不是神魔之靈,而他才是神魔!

四掌相碰,沉悶無比的空氣波動四下湧出,宛如兩尊巨人碰撞在一起!

黃洛施嬌軀震顫,精神力和元神都遭到無法想像的重壓,嗤嗤嗤衣衫被颶風撕得破裂,只聽轟隆轟隆的腳步聲不斷傳來,那樹人元神被鍾岳雙掌壓得兩條腿邁開不斷後退,後退速度越來越快,大腳踩得靈芝台不斷顫抖!

咚——

樹人元神連同黃洛施撞在大殿的牆壁上,背靠牆壁,總算站穩身形,黃洛施吸了口氣,正欲奮起反擊,鍾岳在半空中大腳重重一頓,雙掌猛然發力,只聽轟隆一聲巨響,大殿牆壁坍塌,樹人元神和黃洛施跌入大殿之中,嘭嘭嘭的撞擊聲傳來,

大殿內傳來黃洛施的驚呼聲,她的傷勢倒不重,倒是衣衫崩裂,碎得一乾二淨,讓她不敢衝出來再與鍾岳拚命。

鍾岳身形落下,突然心生警覺,腳步連連錯動,只見靈芝台前的地面上轟隆隆爆響不絕,一根根巨大的木樁破開山石,呼呼呼衝天而起,接二連三向他撞去!

「鍾師弟,你既然說真正的戰鬥不會給你準備的時間,那麼我便不給你準備的時間!」

木樁呼呼騰空,每一根木樁都長達七丈,重達萬斤,壓得空氣嗡嗡作響!

鍾岳腳步連踩空氣,將空氣踩爆,步步高升,抬眼看去,只見潭真身後浮現出一尊魚龍神人,周身龍鱗,龍首魚身,是他的魚龍之靈和魂魄結合所化的魚龍元神!

而在潭真指間,一道道劍氣嗤嗤射入地面,接著便見更多的木樁從地底騰空而起,向他射來!

「木樁?木劍氣?」

鍾岳心念微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