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人道至尊 >第一百零四章師妹出馬

第一百零四章師妹出馬

小說:人道至尊| 作者:宅豬| 類別:玄幻奇幻

「劍四式?」

鍾岳怔了怔,笑道:「薪火,劍二十式的威力要比劍四式的威力強大不知多少,為何劍二十式殺不了她,劍四式反而能夠殺她?」

「你二十道劍氣,其中只有龍驤劍氣和木劍氣能夠破開孝芒神族小母牛的防禦,能夠威脅到其性命的,唯有龍驤劍氣。△↗,23wx」

薪火斷然道:「至於其他十八道珊瑚劍氣,都是廢物,根本傷不到她分毫!孝初晴的修為本身就比你高出許多,實力要強過你,再加上月靈也非常強大,劍二十式只能當作奇兵突襲,不過十八道廢物劍氣輕易便會被她破去,你的劍二十式劍陣便會被破,根本鎖不住她!」

鍾岳心頭微震,薪火說得沒錯,珊瑚劍氣的威力太弱,如果強行動用劍二十式,反而會出現以一個巨大的破綻,威力反倒不如劍二式!

「所以,我才說劍四式有可能殺他。」

薪火笑道:「你將十八道珊瑚劍氣煉成一道,這道珊瑚劍氣的威力便會不遜於龍驤劍氣,對那神族小母牛有了威脅力。」

鍾岳點頭道:「這是第三道劍氣。第四道劍氣何來?」

「你體內用以觀想玄武金靈盾的金氣,便是第四道劍氣。這道劍氣鋒利無匹,反而是對那神族小母牛威脅力最大的一道。」

鍾岳恍然,長長吸了口氣,道:「好,我便用劍四式,砍了這頭神族……嗯,小母牛!」

劍門門主傳授他雕琢之道,其中內藏煉寶之術,圖靈之法,再加上大自在劍氣的劍紋,他重煉紅珊瑚樹中的十八道劍氣並不困難。

鍾岳當即動手,將這十八道珊瑚劍氣從紅珊瑚樹中抽出,以劍紋圖騰來重構珊瑚劍氣,將十八道劍氣凝練起來,用了數天時間才煉為一道珊瑚劍氣。

而用來化作玄武金靈盾的金劍氣,他也再次重煉,煉成金劍氣。

鍾岳試驗幾次,只見這道金劍氣化作玄武金靈盾又還原成金劍氣極為順暢,沒有絲毫滯澀,反而在化作玄武金靈盾之後,防禦力變得比從前更強,心中不由嘖嘖稱奇。

「大自在劍氣果然不愧有大自在之名,居然還可以這樣變化?」

鍾岳心中微動,大自在劍氣的劍紋是一種極為複雜多變又極為細小的圖騰,這種圖騰紋可以作為構成其他圖騰紋的基礎,比如他將金氣煉成了劍氣,組成劍氣的便是最為細小的劍紋,而化作玄武金靈盾時,劍氣組成了玄武四十六道圖騰紋,反而使得玄武金靈盾擁有更強的防禦力!

「若是用在龍紋圖騰,大日圖騰上,是否還可以讓這兩種圖騰也威力大增?」

他想到便做,不過很快他便發現,劍紋固然可以使龍紋圖騰的攻擊防禦甚至力量都得到很大的提升,但是卻無法改變大日圖騰的威力。

「難怪門主說我的大日寶照訣是一等一的煉體妙訣,看來這門大日寶照訣是可以與大自在劍氣媲美的功法絕學,所以大自在劍氣才無法組成大日寶照訣的圖騰。」

鍾岳細細盤算,心道:「三足金烏圖騰也必須要學會,只有將飛行戰鬥法門學到手,勝算才會更高,而且不用擔心被孝初晴走脫!」

他隨手一道劍氣射出,從洞府的崖壁上切下一塊山石,劍氣細細雕琢,參研三足金烏圖騰中的玄妙。

半月之後,鍾岳走出洞府,只見內門中很是熱鬧,打聽之下,他這才得知最近一段時間潭真挑戰龍虎榜上的高手,引起不小的轟動,從龍虎榜上的第三十二位,一直打到第二十七位,正在向第二十六位挑戰。

「能夠位列龍虎榜的,都是變態,早年在上院都是數一數二的人物,進入內院的時間較長,修為深厚。潭真師兄進入內院才兩年多時間,居然還能連續將五人挑落龍虎榜,實力提升簡直神速!」

「不少傢伙看到潭師兄居然如此厲害,也紛紛挑戰,企圖上榜。」

「可惜鐘山氏沒有來,以他的實力,恐怕想要上榜也是不難吧?」

鍾岳心中微動,以他目前的實力上榜不難,但不動用劍四式的情況下,估計還比不上潭真,若是動用劍四式便會打草驚蛇,讓孝初晴對劍四式有了防備。

「這次龍虎榜風雲變幻,最亮眼的反而不是潭真師兄,而是水清妍師妹和孝初晴師妹。聽聞水師妹的劍繭一出,連龍虎榜榜上排名前二十的師兄都不願意與她交手!孝初晴師妹則是實打實的本事,不是靠十凶兵,龍虎榜榜上的排名直逼潭真師兄。」

「快去星空殿!孝初晴師妹準備挑戰位列龍虎榜第二十八位的田相宗!田相宗是田延宗的弟弟,前不久敗在潭真師兄手下,這次估計又要敗一次,被擠到二十九位了!」

內院熱鬧非凡,諸多內門鍊氣士紛紛趕往星空殿,星空殿是內門弟子較技之地,平日里內門弟子很少較量,根本沒有鍊氣士前往那裡較技。

自從鍾岳與潭真一戰,打壞了迎賓殿,但也帶來一股挑戰的熱潮,星空殿開啟,隔三差五便有內門弟子在那裡約戰,很是熱鬧。

鍾岳心中微動,也徑自趕往星空殿:「知己知彼百戰不殆,孝初晴對我的本事已經有所了解,但是我卻不知道她都有什麼神通和魂兵。我需要見一見她的真本事!」

「鍾師兄!」

尚未來到星空殿,鍾岳突然聽到一個欣喜的聲音,循聲看去,只見一個好像誰都欠她錢老嫗推著一輛輪椅走來,輪椅上的少女露出喜色,催促老嫗向他這邊趕來。

「妗兒師妹?」

鍾岳驚訝道:「師妹,你的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