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人道至尊 >第一百零七章孝初晴,死!(第二更

第一百零七章孝初晴,死!(第二更

小說:人道至尊| 作者:宅豬| 類別:玄幻奇幻

純文字在線閱讀本站域名手機同步閱讀請訪問m.

鍾岳腳下,金劍氣飛出,貼著地面飛行而去,與前面三道劍絲組合在一起,化作了劍四式。

頓時血光飛濺,孝初晴尚未完全生出的頭顱立刻被斬斷一顆,血灑長空!

「天狗食月!」

孝初晴另一顆頭顱完全生長出來,竟然是一顆盤獒之首!

所謂盤,其實是指龍盤,龍盤繞在一起,因此盤這個字中有龍的意思。傳說上古有神名曰盤古,盤古開天闢地,是燧皇的祖先,這個「盤」字意味深長,指的是盤古是一尊龍神。

而盤獒則是擁有龍血的獒犬,孝初晴的這顆腦袋,便長著龍牙,龍准,龍角,但卻是狗形,顯得異常兇惡!

盤獒張開血盆大口,竟然將星月玉蟾蜍一口吞下,與孝初晴的腦袋一起怒吼道:「你砍掉我的頭,你竟然敢砍掉我的頭!」

那聲音一個粗獷如野獸,一個卻是動聽的女聲,聲音重疊在一起,詭異無比。盤獒將星月玉蟾蜍吞下,氣息竟然瘋狂暴漲,變得無比恐怖。

「妗兒師妹說孝初晴與她交手時,體內有詭異的能量波動,指的便是這個吧?」鍾岳心道。

「天狗食月,原來是這個神族!」

鍾岳識海中,薪火的聲音傳來,訝異道:「我還在奇怪,孝芒神族是個什麼種族,原來就是天狗!難怪月亮中的月核和月靈都不見了,天狗本身便喜食月核!岳小子,你要小心,這女子的靈根本不是月靈,而是天狗,她的靈魂合一,又吞噬月靈,實力變得更加強大!」

「那也要她有命發揮出實力才行!」

鍾岳叱吒,聲音滾滾如雷,飛速接近,而在此時劍四式的劍陣威力全開,四道劍絲來回穿梭,血光飛濺,頃刻間孝初晴周身便鮮血淋漓!

劍四式的威力比劍三式又大了倍余,四道劍氣都是經過鍾岳千錘百鍊,尤其以龍驤劍氣的威力最強,能夠得到獸神內丹中的獸神精氣源源不斷的補充,是四道劍氣之中威力最大的一個!

不過龍驤劍氣變成劍絲,會折損一部分威力,龍驤劍氣原本便不是以鋒利見長,在鋒利程度上反而不如金劍氣。這道劍氣更大的威力在於可以化作龍驤參與到戰鬥之中,運用到劍繭劍絲陣法之中則有些束縛。

鍾岳的金劍氣乃是將幾十口魂兵煉化,汲取的金氣煉製而成,劍六十四式劍陣的威力,主要靠的便是劍氣的鋒利,金劍氣反而是最為適合的劍氣。

但是即便如此,鍾岳還是感覺到劍四式遇到了極大的阻礙,孝初晴顯出另一顆盤獒腦袋,兩顆頭顱同時觀想,觀想神通的速度大增,一道道神通不斷與劍四式的四道劍氣碰撞,破壞劍陣的運轉,抵消劍陣威力。

不僅如此,孝初晴的那顆盤獒腦袋吞下了星月玉蟾蜍這個月靈之後,實力大增,而且實力還在不斷提升之中!

「天星沉淪!」

孝初晴咆哮,一道道圖騰紋在半空中組成陣勢,頓時大地陡然震動,轟隆隆不斷沉降,壓得一根根劍絲也變得無比凝重,劍絲速度大減。

孝初晴怒吼,縱身一躍跳出劍絲包圍圈,身體上又多出幾道血淋漓的劍痕,傷及骨頭。

就在她剛剛跳出劍陣的一瞬,只見一道雪亮的刀光閃過,孝初晴痛呼,一顆盤獒之首衝天而起。

「一步先機,步步先機,這個鐘山氏厲害,我被他佔了先機,便無法翻盤了!」

孝初晴伏地,四肢著地,猛地發力,縱身躍上半空,只見半空中,她修長的四肢頓時生長出濃密的獸毛,四肢變得細長而又精壯,足下生出祥雲,踏空狂奔而去。

她顯然也修鍊到非想非非想的境地,蹄子抬起落下,便自動有祥雲在足下誕生,恰恰托起她的身形,讓她的速度快速絕倫,幾步之間便突破音障!

想要在半空中飛行,只有四大類,其一便是觀想羽翼之類的翅膀,振翅而飛,其二便是武道宗師的飛縱之術,踏空而形,其三便是藉助樓船、雲氣、飛劍之類的魂兵或者觀想神通,站在魂兵上飛行,再次便是飛行坐騎。

孝初晴的飛行法門介於第二類和第三類之間,足下祥雲是觀想神通,而踏空而行則是武道宗師的飛縱之術。

她本身便是神族,肉身天生強橫,要比其他鍊氣士強大許多倍,化作孝芒神族的原形之後,肉身提升更多,動用武道宗師的法門也是輕而易舉。

鍾岳的劍四式不敢說能夠挑戰開輪境的鍊氣士,但放在脫胎境之中,只怕沒有那個鍊氣士能夠堅持多少時間。而孝初晴便可以堅持這麼久,可見她的孝芒神族的肉身,是何等的強悍驚人。

轟隆——

幾步之間,孝初晴身後便傳來驚天動地的一聲巨響,赫然是突破了音速,空氣被震動發出雷鳴。

她的奔行速度極快,在七十丈內破開音障,不愧是神族!

如今,她的戰意已消,心中再也不敢與鍾岳一戰,在她低頭查看鐘岳的膠印時便已經失去了先機,被鍾岳的木劍氣偷襲得手,之後便陷入挨打的境地,連一招都無法遞出去。

一招之失,全盤皆輸!

真正的戰鬥就是這樣殘酷,她錯了一招,不該去看鐘岳的腳印,導致被腳印中的劍氣偷襲,落入下風,連變身成孝芒神族都沒有什麼用處,連續兩顆腦袋被砍更是讓她必敗無疑。

鍾岳這次的戰鬥,與在劍門中和潭真等人一戰截然不同,與潭真等人一戰是同門較技,雖然其他劍門弟子都說他下手狠,但其實他還是收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