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人道至尊 >第一百一十二章元神斬元神(第七更

第一百一十二章元神斬元神(第七更

小說:人道至尊| 作者:宅豬| 類別:玄幻奇幻

大日金烏元神與雲靈鷙鳥元神一個只有一尺高,一個卻有四五丈高,簡直不成比例。

但是這兩種靈卻有著天壤之別,鷙鳥只能稱得上靈異,是雲中之靈,而大日金烏卻是太陽的元靈,靈中的神鳥,儘管不成比例,但是羽靈碰到了日靈,利爪碰撞,鷙鳥元神那粗壯如柱,鋒利如鋼鐵所鑄的利爪立刻崩斷!

大日金烏振翅飛行,猛地探爪,抓向鷙鳥首腦!

與此同時,無數劍羽翻飛,激射而來,斬向鍾岳,密集無比的劍羽也立刻讓鍾岳陷入險境之中!

狐七妹和魚玄機驚呼,這絕對是兩敗俱傷之局!

只怕這兩大高手都會因此慘死,一個元神被殺,一個肉身被斬!

突然,鍾岳喉嚨中發出一聲低沉龍吟,只見他身體頓時開始變化,頃刻間龍鱗遍布周身,每一片龍鱗之上皆布滿玄武圖騰紋,瑰麗的圖騰紋將周身數不清的龍鱗煉成盾牌。

他還是人形龍首,並未化作龍驤,只是催動識海中的獸神內丹釋放出更多的獸神精氣,刺激肉身長出龍鱗,再觀想玄武圖騰紋烙印在龍鱗之上,施展鱗盾防禦。

叮叮噹噹的暴擊聲不斷傳來,一道道劍羽打在龍鱗之上,爆出一串又一串火光,而閻立三的鷙鳥元神四翅震動而飛,翱翔天際,躲避大日金烏的攻擊,不敢一戰。

錚錚錚的脆響傳來,閻立三雙翼一收,漫天劍羽紛紛落回翅膀之上,雙翼震動便要騰空而起,卻在此時身後的龍驤劍氣化作的龍驤巨獸一口咬住他的腿,將他從空中拖在地面上。無法飛起!

他的雙足已經被地面的木劍氣切得鮮血淋漓,鳥足的鱗片都被切碎,露出森森白骨,閻立三怒吼,身軀一搖顯出原形,乃是一頭雄壯無比體高七丈的鐵雁。羽翼展開,劍光繞體翻飛,雪亮的劍光連連向前斬去!

一人一雁在地面上橫衝直撞,如同兩頭巨獸相爭,只見沿河的一座座石頭房子轟隆隆崩塌,諸多妖族連忙從房屋中奪路而逃。

孤霞城乃是妖族聚集之地,妖族之間經常一言不合便大打出手,但是像鍾岳與閻立三這麼強橫的鍊氣士交手卻很少見。

兩個鍊氣士都是以力量和肉身見長,不過鍾岳力量爆發更勝一籌。以力量碾壓對手,儘管閻立三的體魄更加龐大,卻是節節敗退,周身的劍光也只是給鍾岳製造一些麻煩而已。

不僅如此,龍驤劍氣還在他身後攻擊,讓他首尾難顧。

鍾岳放開防禦,狂攻猛打,金劍氣、珊瑚劍氣圍繞閻立三團團飛舞。尋找其破綻。他沒有動用劍六十四式,因為劍六十四式實在太出名。水子安長老靠這門絕學縱橫馳騁,殺了不知多少鍊氣士,因此名揚天下。

若是施展出劍四式,恐怕會被人認出,因此他動用的只是普通的控劍之法。即便如此,他的大日元神運劍成風。來去詭異,也是令人防不勝防,閻立三大半精力都是在提防四道劍氣之上,陷入被動。

轟隆!

閻立三被鍾岳一拳崩飛,狠狠撞在一座樓宇之上。那樓宇搖搖晃晃,轟然崩塌,一個個妖族縱跳如飛,連忙逃竄而去。

來不及逃走的妖族則被樓宇壓在下面,不知死活。

鍾岳探手一招,金劍氣出現在手,猛地一抖,劍氣如絲,變得筆直,刺向坍塌的樓宇!

「住手!」

一聲暴喝傳來,鍾岳充耳不聞,劍氣直奔被壓在樓下的閻立三而去。

突然一道人影從天而降,橫身擋在閻立三和鍾岳的金劍氣之間,喝道:「龍先生住手!孤鴻子城主到了!」

金劍氣險險頓在那人的鼻翼前,突然劍氣一收,縮入鍾岳指間。

那人正是孤霞府的管事,此刻額頭布滿冷汗,心道:「這位龍先生的實力怎麼進步如此神速,上次見到他時,他連鍊氣士也不是,而如今在孤霞城便已經能夠稱得上是高手了。」

鍾岳收了劍氣,歉然道:「師兄來晚一步,閻立三已經死了。」

「死了?」

那管事心頭一震,急忙回頭看去,只見被壓在樓下的閻立三已然氣絕!

「怎麼會?」

他急忙向高空看去,只見鍾岳的大日金烏元神飛回,而閻立三的雲靈鷙鳥元神已經被金烏開顱,腦漿燒成灰燼!

元神一死,魂魄不存,主人自然也會隨之斃命!

那鷙鳥元神中的魂魄已經消散,只剩下雲靈鷙鳥,被陽光一照,也開始冰雪般消融。

「我剛才攔下鍾岳的劍氣,卻沒有來得及攔下兩人拚鬥的元神。」

那管事壓下心頭震驚,深深的看了鍾岳一眼,搖頭道:「龍先生,你要立威自然是應該的,只是下手太狠了一些,閻立三夫妻三口都被你斬了。」

鍾岳搖頭道:「我若是實力稍差一籌,此刻我也被他斬了。勝負生死,由實力而定,實力不濟被殺,也怨不得對手。」

「可嘆,閻立三原本有足夠的底蘊修鍊到開輪境,開啟五行輪,只可惜聽聞陷空城主要收關門弟子,所以壓制修為,沒有突破到開輪境免得喪失資格。」

孤鴻子腳踩河面邁步走來,看了看閻立三的屍體,搖頭嘆道:「他是要代表我孤霞城出戰的,如今卻被你幹掉,死得冤枉。」

鍾岳收了大日元神,見禮道:「東海龍岳,見過孤鴻城主。城主,依我之見閻立三死得一點都不冤。」

「哦。」

孤鴻子饒有趣味的看著他,道:「你若是能說出理由,我不罰你。」

鍾岳微笑道:「他得罪我,我殺他便師出有名。我比他強,所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