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人道至尊 >第一百三十一章妖異

第一百三十一章妖異

小說:人道至尊| 作者:宅豬| 類別:玄幻奇幻

「龍岳兄好像對這門戶中的東西很是上心?」

滕王目光銳利,緊緊盯住他的面孔,留意他任何錶情變化,道:「這個封印缺失了一環,而缺失的那一環便是門戶的鑰匙。封印是離開此地的那個大傢伙所留,其實力已經是巨擘級別,而且身懷神血,又吃了妖神明王的一身血肉,連骨骼都被其吃掉。他留下的封印,恐怕只有巨擘到來才有希望解開。而龍岳兄剛才的目光中卻露出一絲欣喜,而且我還察覺到你的心跳放快了一拍,莫非龍岳兄有開啟這門戶的手段?」

鍾岳微微一笑,取出那塊從祝仙兒身上得來的令牌,笑道:「不錯。鑰匙在此,我斬殺祝仙兒得到這塊鑰匙,恰巧可以開啟門戶。實不相瞞,祝仙兒是昆族,也是大傢伙的弟子,她奉大傢伙之命來到黑山秘境,估計是想查看一下聖城主的布置,以及大傢伙封印中的那個寶物。」

滕王的呼吸頓時急促起來,緊緊地盯住他手中的令牌,過了片刻,滕王突然笑道:「龍岳兄取出這塊鑰匙,看來是對我心動殺機了。你知道你只要拿出鑰匙,我便一定會向你痛下殺手,不會留你的性命,你這是在逼我殺你,也是逼你殺我。」

鑰匙的干係太大,萬萬不能走漏風聲,否則消息傳出去,「大傢伙」會找上門來,妖族的聖城主會找上門來,更會引來諸多莫名的危險。

因為黑山地底鎮壓的是魔魂禁區,魔魂禁區中有寶物深藏,而妖神明王正是奉命鎮守寶物的妖神。

這件寶物會引起什麼層次的存在的覬覦,可想而知!

可以說,只要得到鑰匙的消息走漏出去,絕對是自尋死路!

鑰匙的背後。代表著妖神明王奉命鎮守的寶物,因此無論是滕王還是鍾岳,都絕對不能讓對方活著離開此地!

因此鍾岳當著滕王的面拿出這塊鑰匙,就是要捨棄一切希望,在此地與滕王一決生死!

「你我之間,本來便只有一個能夠活著離開此地。我取出鑰匙,也只是確認這一點而已。」

鍾岳收起鑰匙,身軀微微晃動,顯出明王八臂之身,淡然道:「滕王號稱不死之身,沒有任何弱點,連開啟五行輪的強者都無法奈何你,一路上我也見到了滕王的實力,令人欽佩。」

他腳下突然重重一頓。如同離弦之箭般激射而出,下一刻便已經到了滕王身前!

滕王身軀晃動,也顯出明王八臂之身,兩個身影陡然碰撞!

轟隆——

滕王倒飛而出,狠狠撞在明王宮的一根巨柱之上,失聲道:「這麼強大的體魄?不愧是龍族!」

他與鍾岳甫一碰撞,立刻感覺到鍾岳體內那恐怖的力量從一塊塊肌肉之中爆發,通過皮膚下肌肉中骨骼表面的大筋肉膜。將層層力量傳遞到手中,然後在瞬間爆發出去!

強大的爆發力如同爆炸一般。將他擊飛,讓他在力量上無法與鍾岳抗衡!

「滕王,聖城主在為妖族脫胎境的鍊氣士排名時,將你排在第二位,位列天妖黎君之後,說明你的不死之身並非真正的不死之身!」

鍾岳腳步交錯。忽東忽西,讓人難以斷定他的下一步落在何處,八臂震動,頓時刀、劍、錘、鞭、雙盾、雙鉤出現在手中,旋風般向滕王撲去。冷冷道:「不是真正的不死之身,便可以被打死!」

滕王身軀一晃,手中也自出現刀、劍、錘、鞭、盾、鉤,刀光劍光閃爍,攻向對方,盾面交錯,雙鉤鎖拿,兩人腳步移動,兵器翻飛,劇烈碰撞,滕王腳步踉蹌,感覺到鍾岳體內那恐怖的爆發力,將他震得刀劍紊亂!

同樣是妖神明王訣,他們修鍊得都相差無幾,但是鍾岳佔據力大體強的優勢,頓時將他壓著打!

「八極殺陣!」

滕王大喝,突然八件兵器交錯,化作八極殺陣,咆哮道:「八極盾殺!」

一口口兵器的威力相連,猛地灌入兩口盾牌之中,兩盾連壁,向鍾岳猛推而來,正是八極殺陣中的一個變化,集合所有力量盾擊!

「八極錘擊!」

鍾岳暴喝,八臂筋肉塊塊隆起,施展出八極殺陣中的錘擊,大錘與大盾猛地碰撞,滕王悶哼一聲,身形踉蹌後退。

「八極刀斬!」

雪亮的刀光從大錘後方躍出,唰唰唰向滕王斬下,只見一道道刀光如同扇面般分開,從左、右、上三個方向向滕王的頭顱斬下!

滕王手臂震動,雙盾翻飛化作一片盾面:「連盾壁壘!」

鏗鏗鏗的爆響不絕,連盾壁壘頓時被刀光砍破,而在此時一道道劍光從破開的盾面刺下!

「八極劍壁!」

唰——

劍光爆發,侵入滕王身遭,嗤嗤嗤的破空聲傳來,滕王遭遇劍斬,周身一片片碎藤翻飛,腦後元神陡然躍出,也觀想八臂明王,手持八兵擋下鍾岳的攻勢。

「盾擊!」

鍾岳暴喝,雙盾發力,滕王連同元神一起被大盾重重撞在身上,轟隆一聲撞在牆壁之上。

「呵呵呵……有點意思啊……」

滕王貼在牆壁上,並未滑下,突然低笑,笑聲越來越大,哈哈笑道:「龍岳兄的確有點本事,值得我認真了。」

就在這短短一瞬間的交鋒,他身上已經出現大大小小的傷口數十處,但是沒有一處傷口流血,他的一條手臂被鍾岳砍斷,另一隻手的手指斷了三根,鼻子被鍾岳消掉,身上血肉被切下十幾塊,但是卻彷彿沒事一般。

鍾岳正欲殺去,突然停下腳步,倒翻而出,只見地面突然裂開,一條條粗大的藤條藤蔓咄咄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