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人道至尊 >第一百三十七章脫身

第一百三十七章脫身

小說:人道至尊| 作者:宅豬| 類別:玄幻奇幻

「這株聖靈,的確沒有破開空間的能力。↑,23wx」

薪火鑽入他的識海,飛速道:「它是隔著空間向你出手!強大,實在太強大了!擁有這麼強的威能,看來這株聖靈距離成熟也不遠了!」

鍾岳閃電般逃出妖神明王宮,出宮便是一百零八道台階,他腳踏台階,狂奔而下,腳步落處,無數圖騰紋自動衍生,恰恰克制住台階上的圖騰紋封禁,沒有讓封禁威力爆發。

與此同時,他一口氣吸來的靈漿,靈性開始爆發,狂暴的能量向他的靈魂涌去,鍾岳頓時感覺到自己的魂魄和靈都在飛速增長!

靈魂又叫元神,極難修鍊,鍾岳擁有獸神內丹才可以修鍊的如此迅猛,但前後半年多的時間,他的魂魄也不過是煉到丈二之高,距離其他脫胎境的鍊氣士動輒十多丈二十丈的元神,還有不小的距離!

靈魂修鍊,越到後面越難,並非是修鍊速度變慢,而是靈魂增長一寸,需要的能量都是從前的許多倍!

尤其是二十丈元神,想要提升一分,需要的能量都達到從前數百倍,因此花費的時間也是從前的數百倍之多!

而靈漿中的靈性湧來,鍾岳的靈魂暴漲,一個呼吸的時間不到,便成長為丈六之高!

他從祭壇沖向傳送陣,破壞傳送陣衝到明王宮,衝出宮外,這麼短的時間,靈魂便已經提升到兩丈有餘的地步!

而且,他的靈魂還在不斷增長!

這不僅僅是魂魄的增長提升,也是靈的增長提升,他的雙眸之中,日靈和月靈得到靈漿的滋潤,蘊藏的能量更加恐怖。變得更加強悍!

甚至,鍾岳還感覺到日靈之中在孕生一道純陽靈氣,而月靈在孕生一道純陰靈氣!

陰陽二氣!

想要煉成陰陽二氣極為困難,薪火讓他煉就雙靈,主要目的還是為了陰陽二氣,這本來是鍾岳在開輪境之後才能辦到的事情。而現在居然提前不知多久,便可以煉出陰陽二氣!

「觀想燧皇,快觀想燧皇!」

薪火催促道:「靈漿是數千種靈所提煉出的妙藥,靈無法暴露在外太長時間,靈漿的效力也不能保存太長時間,再過不久,能量便會流失。趁現在,一鼓作氣將靈漿所有的能量都煉入你的靈魂之中!」

鍾岳腳踏石階,向下衝去。識海中靈魂化作燧皇形態,觀想燧皇,同時識海劇變,轟隆有聲,只見一座宏偉壯觀壯闊的宮殿緩緩從識海中冉冉升起,溢火流金,無數圖騰紋浮現在宮殿的表面,赫然是火紀宮!

鍾岳自知機會難得。僅僅觀想燧皇,恐怕無法煉化更多的靈性。所以索性連火紀宮一起觀想出來。

燧皇坐鎮火紀宮,煉化靈漿靈性,只見鍾岳魂魄所化的燧皇越發高大,神威瀰漫,真如一尊遠古的天帝坐鎮!

靈漿中的靈性更加瘋狂的被他魂魄吸收,而鍾岳魂魄雙眸中的日靈月靈也變得更加強悍強大。日瞳之中,三足金烏長長一吸,鯨吞熊熊太陽之火,月瞳之中,星蟾張口吞噬月亮精華。絲絲縷縷的陰陽二氣也從金烏和星蟾體內誕生,越來越多!

此刻,魚玄機和狐七妹相互扶持,已經走到第八十多道台階上,只見鍾岳衝來,來到兩人身邊,探手一抓,將兩人抓在手中,狂風般向下奔去。

兩人心中不解,突然只聽轟隆一聲巨響,急忙回頭看去,只見浩大的妖神明王宮轟然坍塌,煙塵瀰漫,看得兩人瞠目結舌,不明所以。

鍾岳抓起兩人快速奔下石階,身後巨響不絕,台階也在崩潰瓦解,被空間內部傳遞而來的力量震碎!

什麼所謂的妖神明王封禁,根本不頂用,那蓮花聖靈的根須雖然無法突破空間而來,但隔著空間一擊也不是明王所設的封禁所能抵擋!

終於,一百零八道石階走過,鍾岳身形頓時加快,狂飆而去,轟隆一聲突破音障,雙足連連邁動,踏空絕塵!

魚玄機和狐七妹心頭的震撼未消,只見妖神明王宮所在的那座大山在坍塌,在瓦解,在粉碎,一座千丈地底大山,就這樣憑空消失!

空間劇烈震蕩,如同一個無形的魔怪在肆虐,久久方才平息!

鍾岳停下腳步,將兩人放下,呼呼喘著粗氣,身後沒有那古怪的觸手繼續追殺,應該空間太遠,那株聖靈的力量無法穿過這麼遙遠的空間。

兩人驚魂未定,過了片刻才向鍾岳躬身稱謝。

「龍岳兄連續兩次救我們性命,玄機無以為報,今後龍岳兄但有事情,儘管吩咐!」魚玄機鬆了口氣道。

狐七妹遲疑一下,貝齒輕咬紅唇:「龍岳兄有沒有妻室?要不然人家給你做妾室報答你好了……」

鍾岳連忙搖手,道:「七妹不必如此,我當你們是交心的朋友,朋友有難,自然要鼎力相助!我若是有難,你們也會全力救我對不對?」

狐七妹和魚玄機對視一眼,露出慚愧之色,他們原本與鍾岳同行是為了截擊其他妖族高手,其實內心中都視彼此為強勁的競爭對手。

到了黑山秘境中,魚玄機和狐七妹更是知道,若是遇到鍾岳必定要全力出手,爭奪這聖城主關門弟子的名頭。

只是讓他們沒有想到的是,鍾岳居然連續救了他們兩次,讓他們想起自己從前的心態都慚愧不已。

「龍岳兄這個朋友,我是交定了!」魚玄機哈哈大笑,抬手與鍾岳的手掌重重一握,道。

「我也交定了!」狐七妹同樣與鍾岳重重擊掌而握,笑道。

「這座妖神明王宮怎麼會崩塌?難道下面鎮壓著一個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