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人道至尊 >第一百四十七章孤身出聖城(第五更

第一百四十七章孤身出聖城(第五更

小說:人道至尊| 作者:宅豬| 類別:玄幻奇幻

「龍岳動身了,沉寂了兩日,你終於還是忍不住,動身前往孤霞城了嗎?」

聖城主府,聖城主師不易感應魂燈,喃喃道:「你是信不過我吧?懷疑我會因為你得到妖神明王訣的傳承而不容你,對不對?所以,你要避開我,儘早離開聖城,回到你經營的老巢。我的弟子,你很快便會知道,姜,還是老的辣……」

「浪青雲,狼子野心,體內一般血統是妖族,一半血統是孝芒神族,他懷疑你,其實也是擔心你取代他的地位。若是這盞魂燈被他無意中偷去,他一定很樂意將你的行蹤告訴你的仇家。」

師不易微笑道:「我怎麼會親自殺了我的弟子呢?借刀殺你,豈不是更好?你放心,浪青雲一定可以偷走這盞魂燈……我要對付的,是魚玄機的師尊青龍關主,狐七妹的師尊落英城主,這兩個老東西,也想染指我的妖神明王訣!」

陷空聖城青龍關據點,魚玄機、狐七妹、黑虎、狐青青畢恭畢敬站在堂下只見堂上一位老者和一位中年美婦人對坐,兩人都是面色凝重,氣氛也有些壓抑。

「妖神明王訣事關重大,師不易絕對不會容許這門功法外傳,玄機和七妹,絕對會遭到他的抹殺!」

那老者正是魚玄機的師尊,青龍關主,沉聲道:「現在的難題就是,我們如何才能護送他們平安回去。若論本事,師不易想要滅掉我們中的任何一個都不困難,他的實力,能將我們吊起來打!落英城主,你有何計謀?」

那美婦人微笑道:「分頭走。」

青龍關主搖頭道:「分頭走,便會被師不易逐個擊破。更為不堪!」

「不,我的意思是,分成幾十路,一起離開!」

落英城主輕輕拍手,只見一位位落英城的女鍊氣士從堂後走出,各自懷抱一面琵琶。與狐七妹站在一起,衣衫頭飾也與狐七妹一模一樣,貿然一看,幾乎無法分辨出哪個才是真正的狐七妹。

「戴面具。」落英城主道。

一個個女鍊氣士抬手,戴上一模一樣的面具,其中一個女子將一塊面具塞到狐七妹手中,這樣一來就更無法分辨出誰才是真正的狐七妹了。

落英城主巡視一眼,目光中有些不忍:「你們都是我狐族的鍊氣士,今日為了七妹。需要你們代七妹去死,我不知道會有幾個能夠活著回到落英城……」

一位位女鍊氣士異口同聲道:「城主不必說了,為了狐族,我們甘願代七妹而死!」

狐七妹踏前一步,轉身向這些女子跪下,哭拜道:「七妹多謝諸位師姐……」

諸女紛紛道:「快快起來,妖神明王訣事關我狐族的振興,萬萬不能有失。我們並非為了七妹,而是為了我們狐族!」

落英城主看向青龍關主。道:「關主,這就是我的計謀,故布疑陣之計!讓師不易顧此失彼,找不出哪個才是七妹的真身。而且我還將親自帶著一個女子,吸引師不易的注意力,讓七妹更容易逃脫。」

青龍關主沉吟一下。猛然道:「好!我青龍關也只能這麼做才能保全玄機!黑虎,你立刻為我挑選死士,讓玄機能夠平安回到青龍關!再挑選出一個最像的,我親自帶領,迷惑師不易!」

黑虎立刻躬身。轉身離去,魚玄機顫聲道:「師尊……」

青龍關主哈哈大笑,道:「不必放在心上,只要你能活著,一切都是值得。你放心,為師不會死的,為師還要看你成長為下一代的青龍關主!」

魚玄機重重叩首:「弟子若是活著,必不敢忘諸位師兄和師尊今日之舉!」

青龍關主攙他起來,道:「提點你們的是師不易的關門弟子龍岳?他倒是值得結交,可惜時間緊迫,無暇去與他碰頭了。以我之見他也面對更加可怕的兇險,師不易也不會放過他。不過想來他這麼聰明,一定會看出自己也是身處險境,必然會早點離開聖城!」

深夜子時,陷空聖城一片肅殺,雖然路邊圖騰柱光芒大方,將這裡照耀得如同白晝,但除了這座聖山,四下里都是一片漆黑。

風波府中,各路勢力送來的賀禮之中棺材很多,鍾岳自然一口都沒帶,魂兵也有不少,他也沒有帶一件,唯恐這些魂兵之中被人設下烙印,若是帶著魂兵便可以藉機感應其蹤跡。

他這兩日,將使者送的所有魂兵統統吸收金氣木氣,滋養自己的五行劍氣,不過各路勢力送來的靈丹妙藥,鍾岳則統統帶在身上。

這些靈丹妙藥中不乏有上好的丹藥,若是受傷,這些丹藥便是救命之物!

「現在,可以離開聖城這個是非之地了,回到孤霞城,雖然還會有危險,但孤霞城乃是孤鴻子的地盤,孤鴻子野心勃勃,志向高遠,不會容忍其他妖族染指他的勢力範圍!尤其是我雖然成為聖城主的關門弟子,但也是他麾下的一個領主,他斷然不會坐視我被其他勢力幹掉!」

鍾岳目光閃動,趁著夜色走出風波府,直奔城門而去。

就在他前腳剛剛離開,風波府中一個個丫鬟侍女紛紛動身,尋到一位位隱藏在風波府四周的妖族回報鍾岳動靜。

那些與鍾岳有仇的大勢力,想要買通風波府上的丫鬟侍女實在太簡單了。

聖城風雲暗涌,一路路大勢力的鍊氣士紛紛動身,在通向孤霞城的路上埋伏。

而在此時,浪青雲也順順利利的「偷走」鍾岳的魂燈,心道:「果然,師不易的確想要龍岳死,所以故意給我機會偷走魂燈!」

鍾岳站在陷空聖城的城門前,回頭看了這座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