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人道至尊 >第一百五十一章魅魅妖音(第九更!

第一百五十一章魅魅妖音(第九更!

小說:人道至尊| 作者:宅豬| 類別:玄幻奇幻

那蓮舟輕輕一頓,停了下來,採蓮女撲哧笑道:「能夠從我的魅魅妖音中醒來,岳弟弟果然有幾分能耐,滕王師弟死在你的手中不冤。岳弟弟,我師尊最喜愛滕王,你殺了他,人家若是不提著你的頭去見師尊,怎麼向師尊交代?不如你自己割下頭顱,幫一幫人家呢!」

鍾岳身後,那兩位妖族鍊氣士越來越近,突然其中一位妖族鍊氣士雙眸混沌,暗淡無光,渾渾噩噩,抬手提刀,將自己的頭顱割下,丟刀,雙手捧著自己的頭顱,邁步向湖中的蓮舟走去。

噗哧——

另一位開輪境的鍊氣士也抬手握劍,割向自己的腦袋!

他的劍只將脖子砍斷一半,突然醒悟過來,急忙大吼一聲,轉身狂奔!

「魅魅妖音,魅魅妖音!」

那位妖族鍊氣士驚恐大吼,猛地在自己雙耳重重一刺,將自己的耳膜刺穿,撒腿狂飆,跑出數十里,突然這位鍊氣士身形一頓,抬手將自己的脖子砍斷,無頭屍體提著腦袋走了回來,向湖中的蓮舟走去!

這幅景象詭異無比,兩具無頭屍身提著自己的腦袋,向那蓮舟中的採蓮女獻上自己的腦袋!

鍾岳雙手顫抖,指尖不覺一道劍氣浮現出來,手掌顫動,忍不住抬起,向自己的脖頸割去!

劍氣觸及皮膚,鍾岳手掌輕輕一頓,沒有割下去。

清荷凄婉道:「岳弟弟,你就忍心看著人家被師尊責罰嗎?割吧,割吧,就當是幫姐姐一個小忙,割下來,一切就都清靜了。再也沒有紛爭,再也沒有恩怨糾纏,人家還會戀著你,念著你的好呢……」

她的魅魅妖音不是從耳膜傳入耳中,而是傳入識海,傳入魂魄。讓肉身、精神和魂魄都遭到魅惑,沒有自己的意識意志,只聽她的擺布!

所以剛才那個開輪境的鍊氣士儘管刺穿耳膜,但也是沒有一絲作用,還是被魅惑住自己割掉腦袋!

鍾岳額頭冷汗滾滾,手掌不斷顫抖,突然展顏一笑,額頭冷汗不再流,將手中的劍放了下來。鬆了口氣道:「魅魅妖音果然厲害。剛才我還擔心要被三位開輪境強者圍攻,必然身遭不測,現在被清姐姐幹掉了兩位,我這才鬆了口氣,忍不住要與清姐姐開個玩笑呢。清姐姐,我剛才裝的像不像?」

清荷瞳孔緊縮,噗通,噗通。那兩具無頭屍身提頭走到她的蓮舟邊,將頭顱往船中一扔。屍體沉入水中。

「你完全破解了我的魅魅妖音?」清荷吸了口氣,胸膛驚心動魄的隆起,那女子清純,但身材卻是極好,煞是誘人。

鍾岳視而不見,搖頭笑道:「清姐姐的魅魅妖音的確厲害。我也是僥倖,才能從昏睡中醒來,你故意說魅惑不了我,卻繼續施展魅魅妖音魅惑我,我也索性將計就計。裝作被你魅惑,讓你繼續施展。否則三位開輪境鍊氣士圍攻,我消受不起。好在姐姐的魅魅妖音的確威力驚人,竟然連開輪境的鍊氣士都被你魅惑,主動赴死,這才讓小弟免於一劫。姐姐,你幫了我一個大忙,小弟無以為報,唯有砍死姐姐來報答了。」

他抽出獠刃,嗤嗤嗤劍氣纏繞獠刃把手,面帶笑意向清荷走去,彷彿說「砍死姐姐」只是一句玩笑話。

清荷瞳孔再次緊縮,突然撲哧笑道:「好個精明的龍族,竟然利用我解去危局,滕王師弟死在你的手中,死得不冤。既然岳弟弟不願自己砍下自己的頭,那麼姐姐唯有親自動手了。」

鍾岳腳下雙龍邁動蛟龍,腳踩湖面,大步如流星向蓮舟逼去,笑道:「我曾與滕王一戰,對術千秋前輩一脈的功法很是佩服,尤其是植物修鍊成精,極難斬殺。想來清荷姐姐也是如此,清荷姐姐,你的弱點在何處,可否告訴小弟?」

「告訴你,你也殺不了我。」

清荷身後,陡然元神出現,她的元神與眾不同,其他人的元神都是神魔形象,而她的元神卻是一株蓮花,帶著莖葉和根須的蓮花。

鍾岳見過滕王的元神,也是一株怪藤,不是神魔,這大概是所有植物出身的妖族的共同點。

這株帶著根須的蓮花出現,只聽嗡的一聲,五行輪從這株蓮花元神體內浮現出來。

清荷笑吟吟道:「岳弟弟,你我之間的修為差距太大,你想過姐姐這一關,有些不太容易呢!你戰勝過幾位五行輪高手,其實五行輪的妙處,他們都未曾來得及向你展現,不過在這裡,姐姐可以讓你見識一二!」

五行輪甫一出現,整個萬畝碧湖頓時平靜下來,風不起,浪平靜,四周鴉雀無聲,聽不到鳥叫蟲鳴。

突然,湖面劇烈震蕩,湖水衝天而起,化作五顏六色瀰漫五色光芒的巨輪,一道巨輪赤紅,水中帶火,一道巨輪雪白,如同白金所鑄,一道巨輪青色,彷彿青色巨龍盤繞成輪,一道巨輪玄黑,由水氣組成,一道巨輪土黃,厚重無比!

五道巨輪轉動,高達十多丈,橫在水面上,讓湖面四周瀰漫五行之力,形成一座萬畝大陣!

鍾岳的確與開輪境的強者交過幾次手,但任何一次也沒有眼前這一幕來得壯觀震撼,可見清荷的實力的確要遠超其他開輪境五行強者!

嗡嗡嗡,一株株水面的清荷輕輕蕩漾,只見片片荷葉之上都浮現出一個小小的五行輪,輕輕轉動!

就在這一刻,萬畝湖泊之上的所有青色荷葉,統統浮現出五行輪,詭異無比!

鍾岳悶哼一聲,體表承受了難以想像的壓力,肉身和魂魄都有分裂,被瓦解成五行之力的趨勢!

他與滕王交過手,深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