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人道至尊 >第一百五十四章其心可誅

第一百五十四章其心可誅

小說:人道至尊| 作者:宅豬| 類別:玄幻奇幻

「鷹家兄弟,幹得好!」獴蛇暴喝,四肢曲蹲,猛然發力,縱身躍上半空,向墜落的鐘岳抓去!

「給我下來受死吧!」

他的手掌險些抓到鍾岳,卻見被雷劈的焦黑的鐘岳突然身形橫挪,如同蛟龍翻飛,生生從獴蛇的攻擊下躲過去。⊙,23wx

「龍騰萬里!」

鍾岳身形遊動,向孤霞城狂飆而去。

「你怎麼沒有被劈成重傷?」

獴蛇一掌抓空,心中一驚,突然變掌為拳,一拳轟去,撼山神拳的威能爆發,轟擊空氣,空氣被壓縮成實質,直奔鍾岳後心而去!

鍾岳轉身硬撼,身軀大震,口中噴血,從半空中跌落下去,落地之後立刻彈起,向孤霞城絕塵而去。

獴蛇大吼,試圖踏空飛行追殺鍾岳,怎奈身體太重,還是止不住從空中墜落。在他落下之時,另一邊地上的獴象立刻縱跳如飛,精神力捲起一根根石柱,向鍾岳飛速接近!

「象弟,回來!你不是他的對手!」

獴蛇臉色劇變,連忙叫道:「鷹家兄弟,快快追上龍岳那廝!」

而鷹擊和鷹柏兄弟二人卻如同焦炭一般從高空落下,渾身焦黑,一動不動,口中向外噴出黑煙黑血,遭受的重創比鍾岳還要嚴重數倍!

元神乃是靈魂,屬陰,雷霆屬陽,陰陽交匯,便會引動雷霆來劈,

境界越高,引動的雷霆越強,飛得越高,雷霆之威便越大,可以說,就算是巨擘都無法飛出大氣層。因為巨擘的元神更強,飛入高空之中引動的雷霆強得可怕!

只有修成神靈,將元神煉得純陽,才不會遭雷劈。

鷹擊和鷹柏二人都是元神開啟了五行秘境,境界上比鍾岳高出一籌,引動的雷霆之威也比鍾岳大了許多。一道雷擊,便險些要了他們的性命!

而鍾岳雖然也遭到雷擊,但他早在劍門中時,便已經開始藉助雷霆淬鍊身體和魂魄,雖然劈向他的雷霆也極為恐怖,但給他造成的傷勢卻不像鷹擊和鷹柏二人那麼嚴重。

此刻鷹家兄弟被雷霆劈昏,自身難保,哪裡還能夠飛起去救援獴象。

獴象發足狂奔,速度越來越快。聲音都追不上,自然聽不到身後獴蛇的叫聲,而在此時,就在獴象的前方地面,突然豎起一道道劍絲,共有七道,薄如蟬翼,筆直豎起。

獴象速度極快。奔襲鍾岳,還未來得及發現這七道劍絲便穿了過去。

他快速奔行。跑著跑著身體便被分成八片,猶自向前衝出里許地這才倒地,而他精神力捲起的那一根根石柱頓時失控,一根根石柱從空中墜落下來。

七道劍絲無聲無息飛起,向前方猶自在發力狂奔的鐘岳追去,相繼隱沒在他的體內。消失不見。

「象弟!」

獴蛇大叫,縱跳如飛,向鍾岳趕去,他的速度比獴象更快,實力更強。鍾岳自知自己的劍絲奈何不了他,當即埋頭狂奔,力圖在獴象追上自己之前踏入孤霞城的勢力範圍。

孤霞城與大原荒地的界碑越來越近,獴蛇與鍾岳的距離也越來越近,終於,鍾岳沖入界碑後的孤霞城,回頭看去,只見獴蛇高高躍起,如同小山般向自己砸來,臉色不由微變,立刻觀想金烏雙翼,騰空而起!

「殺我象弟,你還能走?」

獴蛇大吼,一拳轟出,半空中金羽零落,鍾岳悶哼一聲,身後金烏雙翼炸開,身不由己墜落。

他猛地一踏步,空氣被他踩爆,腳踏空中,連續奔行,速度比在地上也絲毫不慢。

「給我下來,撼山神拳!」

獴蛇狂吼不絕,發力狂奔,一拳又一拳向空中的鐘岳轟去,一道道拳風轟爆空氣,讓鍾岳時不時腳下踏空,時不時中了一拳,時不時不得不停下硬撼他的撼山神拳。

「獴蛇,回來!」

土中龍抬起頭顱,高聲叫道:「那裡是孤鴻子城主的地界,孤鴻子實力高絕,你進入他的地盤殺他的領主,須得先向他打聲招呼!」

「打個屁招呼!」

獴蛇雙目血紅,厲聲道:「殺我象弟,我要為我象弟報仇!孤鴻子又能如何,惹惱了我連他一起打殺了!」

「你仇迷心竅了!」土中龍跺腳,想要衝入孤霞城的地界去阻攔獴蛇,又有些擔心,遲疑不決。

半空中,鍾岳快步奔行,身形連連閃動,傷勢越來越重,漸漸的感覺到身體負荷越來越大,武道宗師的空中奔行戰鬥法門固然是好,但是極為消耗體能,不可能一直在空中奔行。

尤其是獴蛇的實力太可怕,撼山神拳霸道,充滿力量,讓他不得不將大半的注意力放在獴蛇的身上,免得一不留神被他一拳轟殺!

而他若是觀想金烏雙翼也是不太可能,撼山神拳極為兇猛,一拳轟來,便可以將他的金烏雙翼震碎!

他與獴蛇的差距太大了,遇到五行輪的高手鍾岳還可以一戰,哪怕是像清荷那樣詭異的妖精,鍾岳都有實力一拼高下,但是遇到獴蛇這等開啟了萬象秘境的傢伙,鍾岳絕對不會是對手!

空中飛行不行,遁地也不行,獴蛇的攻擊力太可怕,撼山神拳轟擊地面,拳力碾壓,如大山砸在身上,根本承受不住。

而在地面上發足狂奔,也是行不通,這廝身體龐大,縱跳如飛,一縱一跳便相當於鍾岳十多步跨出,跑是跑不過他!

現在,鍾岳只能拚命拖延時間,拚命趕往孤霞城,否則極可能會被這個發狂的獴獸擊殺在此!

「這一路來,我大風大浪都經過了,還能栽在一頭獴獸手中不成?」

鍾岳怒喝,身後元神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