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人道至尊 >第一百六十二章吸食月華

第一百六十二章吸食月華

小說:人道至尊| 作者:宅豬| 類別:玄幻奇幻

劍絲飛舞,無聲無息襲向鍾岳背後,鍾岳擰腰,以「水清妍」去擋劍絲,那劍絲倏忽鑽入地下,準備從地下偷襲,鍾岳腰部發力,將這女子壓在地面上,用其身軀去當劍絲。¤,23wx

「水清妍」有力而有彈性的雙腿依舊扣在他的腰間,讓他無法脫身,豎起蔥指戳向他的眼睛。

「千龍墜!」

鍾岳冷哼一聲,體內一條條蛟龍鑽出,這些蛟龍身軀的一半隱沒在他的身軀之中,另一半則齊齊扣住地面,猛地重重一壓,只聽轟隆一聲巨響,鍾岳的身軀壓著那女子,兩人壓入地底數十丈深,壓得她雙腿發軟,從他腰間脫落。

鍾岳腳下升龍,從地上的大洞中飛出,雙手重重合在一起,他手掌一動,地面也隨之移動,剛才撞出的那個大坑頓時山石扭曲,重重撞在一起!

「水龍吟——」

地底動蕩,一條條水龍呼嘯衝出,破開泥土山石,向鍾岳絞殺而去,鍾岳閃身躲過,五指一扣,便見一道道劍絲飛舞,將漫天的水龍統統切成兩半!

水清妍烏髮飛舞,從地下飛起,腳踩浪花,冷冷的看向鍾岳。

「這麼多人?」

鍾岳看向四周越來越多的鍊氣士,按耐住殺機,「水清妍」落在地上,見到這麼多鍊氣士,也是收手,劍絲無聲無息飛回,藏在她的髮絲間。

兩人連忙整理衣衫,將身體遮住。

「鐘山氏的大種牛果然兇猛,不愧是敢於夜闖女院的傢伙!」

四下里都是內門的鍊氣士,打量四周,心中恍然。憤憤道:「他闖入水師妹的洞府,水師妹一定是不從他,於是他便用強!」

「還好水師妹防守嚴密,這頭大種牛沒有得手,否則便是一朵鮮花又插在牛糞了上了……」

「潭真這堆大牛糞上面便插了好幾朵鮮花!」

……

不少弟子正準備替「水清妍」出頭,「水清妍」突然一笑。走上前來:「鍾師兄的本事果然厲害,小妹佩服。師兄,這裡人太多,不如去你的洞府中詳談,如何?我的洞府也被你毀了,人家只能去你那裡過夜了。」

四周諸多內門鍊氣士聞言,幾乎吐血,只覺無法相信自己的耳朵,水塗氏最為耀眼的明珠。居然在眾目睽睽之下,主動邀請去鍾岳那裡過夜!

「不行。」

鍾岳搖頭,臉色冷漠:「不必去我的洞府了,我說過不答應便不會更改,就算你口綻蓮花也不行。」

「水清妍」眼中精芒閃過,咯咯笑道:「你不怕……」

「你更怕!」

鍾岳轉身離開,精神力波動,傳入「水清妍」腦海。惡狠狠道:「別忘了,你揭穿我。我也可以揭穿你。神使想要你死的話,便大可以將我幹掉孝初晴一事傳揚出去,然後你便會跟我一起陪葬!你我的身份,都不能暴露,否則要死一起!」

「水清妍」咬牙,跺了跺腳。在他背後喊道:「你不再考慮一下?我去你的洞府,咱們相談!」

鍾岳神情冷淡,大步離開,將那少女丟在身後。

「水清妍」跺腳道:「你就這麼鐵石心腸?」

諸多鍊氣士瞪圓了眼睛,眼珠子險些迸出眼眶。一個個瞠目結舌。

他們本來以為鍾岳用強,強迫「水清妍」,但是誰能想到「水清妍」反而嫌這裡人多,主動要求去鍾岳的洞府詳談。至於孤男寡女詳談什麼,用腳趾頭想都知道了。

然而,鍾岳竟然拒絕了!

他竟然拒絕了一位少女深夜去他洞府中過夜的邀請!

有人猜測道:「難道剛才不是鐘山氏的大種牛用強,而是水塗氏的水師妹用強,打算逼鐘山氏就範?鐘山氏不肯就範,所以兩人就打了起來?」

有人喃喃道:「多半是這個樣子……老天,我怎麼沒有遇到這種好事?若是水師妹也這樣對我,我便絕對不會反抗,而是乖乖的從了她……」

「你想得倒美!不過鐘山氏的確是條好漢,水師妹這麼俊俏的人兒,求愛於他,他竟能抵抗住美色誘惑而拒絕。水師妹強迫他他也不肯,奮力反抗!」

「水清妍」皺眉不已,四周的鍊氣士紛紛散去,還有幾位女鍊氣士上前,邀請她去自己的洞府過夜,被她拒絕。

沒過多久,這女子以自身的精神力觀想玄冰,重建了一座洞府,棲息其中。

「他拒絕了。」

「水清妍」正在默坐,突然道:「他說,若是你泄露他殺了孝初晴的消息,他便將我是天象老母的事情捅出去。」

「是這樣嗎?」

她的身後,一個陰影漸漸向外生長,聲音低沉道:「他竟敢威脅我?老母,你有沒有探出他的底細?」

「水清妍」咯咯笑道:「其實你我不是早已有了猜測了嗎?你設計讓他墜入斷崖下的魔魂禁區之中,他卻從魔魂禁區里活著走了出來,那時你我便猜測,鐘山氏早已經不是鐘山氏,而是被一個古老存在的靈魂侵佔了肉身。剛才我問過他,他也說他遠比我想像得還要古老!不過,我與他交手雖然不曾逼出他的真身,但是也可以看得出來他在吹牛,他就算動用真身也是與我差不多!」

陰影中傳來詭異的聲音,喃喃道:「果然神魔之靈佔領了鐘山氏的肉身!可惜,這尊神魔之靈好像不太合作。好在他還很弱小,殺他並不困難……」

「水清妍」心中一凜,連忙道:「你不要將我也搭了進去!你若是泄露他的事,我也會跟著遭殃!」

「你放心,我不會泄露他殺了孝初晴一事,他自然不會泄露你的秘密。這一次,我要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