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人道至尊 >第一百七十一章月中美人

第一百七十一章月中美人

小說:人道至尊| 作者:宅豬| 類別:玄幻奇幻

「薪火醒了!」

鍾岳心中大喜,顧不得解釋為何丘妗兒會在自己的床上,連忙將自己這段時間的經歷說了一遭,道:「薪火,如今風長老被事情絆住,無法為我護法,你能否幫我護法?」

「逆開道一秘境?這麼簡單的事情,還需要如此謹慎?逆開五大秘境是常有的事情,你自己逆開便是了,又不太麻煩。∈↗,23wx」

薪火大咧咧道:「你開你的,讓我感興趣的是這姑娘怎麼在你的床上,你一邊開,一邊跟我講講!」

鍾岳無語,耐心解釋了一番,薪火義憤填膺道:「天狗們在偷窺,所以你沒有得手?這些狗日的居然敢耽擱伏羲神族的繁衍大計,真是喪盡天良!少年,將來你得勢之後,讓他們這一族改去吃屎!」

鍾岳忍俊不禁,搖頭道:「堂堂的孝芒神族,盤獒血脈,怎麼可能去吃……薪火,不說這事,你剛才說逆開五大元神秘境是常有的事,不過門主卻說逆開極為兇險,難道這裡面有什麼訣竅?」

「逆開五大秘境只有逆開道一秘境時有些兇險,往往因為鍊氣士準備不充足,沒有足夠的力量轟開腦中混沌,混沌閉合爆發能量,或者力量過頭而將元神的腦袋轟爆,其他的沒有什麼兇險之處。」

薪火納悶道:「逆開道一秘境,只要找對了點,便不算特別麻煩,至於要這般小心翼翼?」

「找對點?」

鍾岳怔了怔,失聲道:「不是聚集雷池所有力量直接轟擊嗎?」

「那就極為兇險了。」

薪火笑道:「這樣轟擊的話,估計十個會有九個被轟傻,變成廢人。找清腦中混沌的開闢原點,然後開闢混沌便是開啟道一秘境,如果這麼兇險的話。只怕遠古時的神族就要死傷大半了。伏羲神族有著獨到的尋找原點辦法,是以星辰定位,名叫周天定位術。所謂周天定位術是將日月星辰連線,對應元神各處的星穴,把元神當成宇宙周天,內藏日月星辰。一穴一星辰,星穴連線,最終所有連線聚集在一起的那個點,便是原點了。」

鍾岳大喜,薪火繼續道:「這個原點,叫做盤古點,以此開闢腦中混沌打開道一秘境,生出的神便叫做盤古,是元神腦中之神。盤古開混沌。誕生日月星辰,日月星辰都是從盤古點中爆發而出,尋到盤古點便可以開闢道一秘境。尋常鍊氣士修鍊,五行、萬象、神才、陰陽四個元神秘境開啟,然後沖開道一秘境,從這些秘境開啟過程中便可以逆推盤古點的方位,只是計算起來更加複雜。伏羲時代,其他神族用的都是這種笨方法。不如伏羲神族的周天定位術容易。」

鍾岳腦中轟然,盤古點。混沌,腦中神,這些概念他聞所未聞,但是聽一聽都覺得玄妙萬分!

「我劍門的第一代門主逆開道一秘境,估計沒有這麼複雜的計算,而是蒙對了盤古點。所以才平安開啟了道一秘境。」他心中暗道。

「我傳授你周天定位術,你敞開心神,感應天地間的星光,我來幫你確定星穴的位置!」

薪火將周天定位術傳授於他,鍾岳細細參悟。過了片刻,立刻觀想周天星辰的運轉軌跡,從天空中感應天地間散落的星光。

他每感應到一顆星辰,元神體內便有一處星穴突然亮起,極為奇妙!

薪火鑽入他的元神體內,四下遊走,確定一個個元神星穴的位置,每一處星穴亮起,便在那裡留下一朵小火苗。

過了良久,周天星穴大部分都被標記出來。

突然,薪火停頓下來,皺眉道:「壞了,太陰星穴的穴位有些不太好找……」

「怎麼了?」鍾岳心中一緊,連忙問道。

「元神的太陰星穴無法與天上的月亮對應,天上的明月被天狗盜走了月核和月靈,軌跡失常,擾亂了日月星辰的排列。」

薪火走來走去,喃喃道:「錯一線,統統都會錯。月亮無法對應太陰星穴,想要算出盤古點的位置便困難萬分了,須得找出月靈所在。難怪周天定位術會失傳,少了太陰星穴,無法成功定位,貿然逆開元神秘境必死無疑……」

鍾岳心中微動:「月靈所在?孝芒神族將月核月靈盜走,應該藏在孝芒神廟附近,我的元神中便有月靈,說不定可以感應到月核的準確方位!若是能夠感應到月核月靈的方位,能否確定元神太陰穴的方位?」

薪火思索道:「這樣或許可以……」

鍾岳心念一動,催動元神月瞳中的月靈,化作六目三足神人,感應月靈所在的方位。

沒過多久,他便感應到孝芒神廟的深處,隱隱傳來一股熟悉的波動,這股波動與他的月靈相互感應,相應相和。

突然,他的思維意識彷彿被鎮壓在孝芒神廟深處的月靈引動,鍾岳眼前一晃,只覺自己的意識被一股力量牽引著走出房間,沿著長長的走廊不斷向前走去。

走廊上一隻只木質大眼睛飛來飛去,監視四周動靜,但對他卻視而不見。

他的意識被那股奇妙的力量牽引,「走過」一座座神廟,登上高山,穿過一座座金壁輝煌的神殿,見到了一個個形形色色的人物,多是孝芒神族的強者,甚至從這些強者體內穿過去,毫無滯礙,極為奇妙。

那股神奇的力量牽引著他的思維意識不斷前行,來到至高的神廟之中,突然折向,沖入一塊華麗的石壁,石壁上布滿了各種封印和圖騰紋理,但對他的思維意識卻沒有任何阻攔。

石壁後是一條通道,通道四周也布滿了封印,他的思維意識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