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人道至尊 >第一百七十四章神境

第一百七十四章神境

小說:人道至尊| 作者:宅豬| 類別:玄幻奇幻

鍾岳三人與戚風、雷騰等人匯合,左相生、南明山等堂主也聚齊,左相生環視一周,沉聲道:「今日便是對決之日,劍門選拔出我們,到時候無論誰人出戰,都是為了我劍門,為了我大荒的子民!記住,無論選中誰,無論對手是誰,是強是弱,都必須全力以赴,捨命相搏!」

眾人紛紛點頭。…≦,23wx

田延宗加重語氣:「不能給劍門丟人!」

接待他們的那位白袍祭祀帶領幾位孝芒神族弟子走來,目光從眾人臉上掃過,最終落在鍾岳的臉上,鍾岳微笑示意,那白袍祭祀冷哼一聲,臉別到一處,不再看他,免得忍不住將這小子擊殺。

「隨我來吧。」

那白袍祭祀邁步向前走去,淡淡道:「這次劍門不自量力,要與我孝芒神族對決,我神族開恩,開啟了一座神境,讓你們在那裡對決。劍門的人族,應該還沒有見過神境是什麼吧?在神境中,你們就算是被打死了,也可以死而無憾了。」

「神境?」

雷騰嘿嘿笑道:「孝芒神族果然大方,連神靈體內的秘境都捨得開啟,在孝芒神族的神靈留下的秘境中,打死孝芒神族,可謂是一件賞心悅目的事情。」

白袍祭祀身後幾位神族弟子冷哼一聲,正欲動怒,白袍祭祀抬手道:「不必與死人計較。他現在還能說話,逞口舌之利,等到他死後,他就再也說不出了,還是讓他多說幾句。他現在說的話,都是遺言。」

雷騰哈哈大笑,眼珠子轉動,向那幾位神族弟子道:「這幾位兄台吃狗肉么?」

其中一位神族弟子冷哼一聲。淡然道:「雷師兄吃人肉么?你喜歡吃生的還是吃熟的?我請你!我神族別的不多,就是人族的奴隸多!」

雷騰臉色不變,嘿嘿笑道:「待會對決中,你便會知道我是吃生的還是吃熟的了,我會燒一鍋狗肉鱉汁來大快朵頤。」

那鍊氣士冷笑道:「待會你會被孝瑾師姐生吞活剝,活生生吃掉!」

雷騰眼睛一亮。笑道:「開輪境出戰的是條母狗嗎?叫做孝瑾?好得很,我準備好了一口鍋,等著她到我鍋里來!」

兩人鬥嘴,而左相生等人卻是沉默不語,一路跟隨那白袍祭祀經過一座座神廟,一座座殿堂,登上這座聖山的顛覆,來到至高神廟前。神廟前,巨大的神族雕塑聳立。高入蒼雲,給人以極大的壓迫感。

此時神廟前早已人山人海,孝芒神族的鍊氣士最多,聚集在一起,氣勢相連,同仇敵愾,給鍾岳等人極大的壓力。

而除了孝芒神族的鍊氣士之外,還有其他神族。鍾岳細細打量,看到不少來自神鴉族、山神族和鬼神族的鍊氣士。

鬼神族是獨眼巨人。神鴉族鳥首人身,山神族四臂四目,很是容易辨認。

這三大神族的鍊氣士應該被各族的祭祀帶來,一是見證,二是看一看孝芒神族和人族的高手,相互印證。提升眼界見識。

能夠被入選前來觀戰的,都是資質出類拔萃,戰力遠超同儕的強者,諸多高手雲集,給人的壓力也是不小。

鍾岳等人剛一出現。便感覺到無數目光落在他們身上,千目所視無疾而終,沒有強大的精神、意志和體魄,根本無法承受這麼多鍊氣士中的強者的注目。

鍾岳見慣了大場面,對此不以為意,而戚風等幾位修為實力稍弱的鍊氣士臉色有些蒼白,只覺腦中一片空白,大腦缺氧。

「不必害怕。」

鍾岳瞥見這幾人的臉色,低聲道:「所謂心膽怯,是心怯和膽怯,還沒有戰便要敗了。鍊氣士,先煉心膽,臨危而不懼,臨淵而不驚。」

三人感激的看了他一眼,定下神來。

這次劍門與孝芒神族對決,場面太大,他們三人雖然參與過不少次同門對決,但這種大場面還是沒有見過。

至於鍾岳,很早之前便見過比這還要宏大的場面,比如魔魂陰霾,魔魂禁區,孤霞城火山,黑山秘境,因此眼前的場面對他來說,根本無法撼動他的心志心靈。

「西荒里肯定有大秘密……」

薪火借著他的目光四下打量,思索道:「否則神皇不可能在這裡建立神庭,而且留下了這麼多的神族。」

鍾岳心頭微震,他的確沒有想過這個問題,如今被薪火點醒,才覺得有些古怪。

西荒的神族實在太多了,數以千計的種族聚集在西荒之中,本身便不是一件正常的事情。相比東荒大荒,西荒的實力絕對極為可怕,這些神族如果想遷徙出西荒,一定很是容易,但是長久以來諸多神族卻一直窩在西荒里,這裡面肯定有原因!

而這個原因,多半就是薪火所說的大秘密!

「岳小子,可惜你太弱了,否則若是強一些,咱們便可以四處看看,到底是什麼將西荒的神族留在這裡。」

鍾岳眨眨眼睛,開輪境的人族鍊氣士在西荒四處亂跑?絕對會被這些神族卓起來,當成奴隸販賣!

他四下看去,只見孝芒神廟的儀仗極為氣派,一尊尊力士站在廟宇的城牆上,長長的號角從上方垂掛下來,號角不知是什麼動物的長角,金黃色,有兩丈多長短。一個個孝芒神族的力士吹動號角,嗚嗚的聲音在山中回蕩,驚人無比。

半空中漂浮著各朵祥雲,化作華蓋和神幢,飄飄蕩蕩,遮住陽光,而在祥雲下則是一座小城,來自各大神族的長老祭祀坐在其中,還有一些有頭有臉的人物也坐在那裡。

風瘦竹也位列其中,如針芒在背,坐立不安,額頭上已經有些許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