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人道至尊 >第一百七十五章種劍

第一百七十五章種劍

小說:人道至尊| 作者:宅豬| 類別:玄幻奇幻

此言一出,頓時孝芒神廟一片嘩然,眾人交頭接耳,議論紛紜。△↗,23wx

戚風等三位蘊靈境的鍊氣士更是驚愕不定,戚風心中失落,失聲道:「風長老,不試一試嗎?弟子願意出戰,未必便比對手弱了!」

孝芒神廟的長老大祭司笑道:「瘦竹兄,這位小友的話沒有說錯,不比試一番,誰知道勝負?說不定你們劍門的鍊氣士,能夠在蘊靈境勝過我孝芒神族呢。」

風瘦竹搖頭,輕聲道:「人貴有自知之明,戚風他們三人在我劍門中,資質悟性屬於上流,對付普通的蘊靈境鍊氣士足夠了,對付神族的鍊氣士便沒有這個可能了。動手難免有所死傷,不如主動放棄。」

此次前來觀戰的各大神族鍊氣士不少,聞言都有些鄙夷,笑道:「還沒比便主動認輸了,難怪人族是最卑賤的種族。」

戚風三人臉色漲紅,握緊拳頭。田延宗看了他們一眼,道:「你們無需介懷。勝敗乃常事,刻苦修行,將來超過孝芒神族便是。」

左相生點頭,道:「第一戰乃是爭奪士氣之戰,斷然不容有失,因此只要打,便一定要勝!孝芒神族對這第一戰也極為看重,所以派出的蘊靈境鍊氣士,一定是極為強大的傢伙,將蘊靈境煉到極致的神族!風長老第一場主動認輸,為的便是必勝的第一戰!這一戰,關係士氣,只能勝不能敗,只有鍾岳才能做到必勝!所以第一戰只能留到第二局!」

戚風等三人點頭,只是心裡還是有些不太舒坦。

那白袍祭祀微微一怔,召回孝山,沉聲道:「第二局,山林地形。脫胎境鍊氣士對決。請雙方鍊氣士進入秘境,各自有一刻鐘時間熟悉地理。」

「孝初溫,有把握勝過鐘山氏鍾岳嗎?」長老大祭司看向孝初溫,問道。

孝初溫躬身,眼中精光閃動,道:「弟子研究他的所學。不求勝,只求不敗,弟子有不敗的信心!」

「好!」

長老大祭司露出讚許之色,道:「不愧是我的弟子,你去吧。」

孝初溫起身,身形飛起,如同飛鳥投林,飛入秘境之中。

風瘦竹遲疑一下,目光向鍾岳和丘妗兒看來。他現在有些猶豫不決,鍾岳沒有他的護法,自然是無法逆開道一境,不曾進入開輪境,如果選他出戰,必勝無疑。

但是選他出戰,則第三局必敗,五局三敗。劍門便要割地陪人!

但是如果不選鍾岳出戰,丘妗兒未必能夠有十足的把握戰勝孝初溫。畢竟孝初溫乃是長老大祭司的親傳弟子!

若是丘妗兒也輸了,便只有左相生才能勝過對手,五局四敗,輸得極慘!

「丘妗兒是門主弟子,孝初溫是長老大祭司弟子,是兩強相爭之局。勝負難以預料……」

他猛地咬牙:「左右都是輸,不管了,搏一把!」

「丘妗兒,第二局你出戰!」風瘦竹起身喝道。

此言一出,四周頓時又是一片嘩然。諸多神族高層紛紛向風瘦竹看去,露出難以置信之色。他們早就聽聞鍾岳在剛到神廟時,便連連痛下殺手,兩招擊殺兩位神族弟子,是公認的劍門脫胎境出戰之人!

不僅如此,鍾岳的名頭最近也傳出神廟,在神族之間流傳,被譽為脫胎境修鍊到極致的天才,因為名字中都有個「岳」字,所以與東荒龍岳並成為「脫胎境雙岳」!

意思是,鍾岳和龍岳,是脫胎境這個境界上的兩座高不可攀的大山!

沒想奧,風瘦竹居然不是選擇他出戰,而是讓另一位坐在輪椅上的女弟子出戰,實在是出人意料。

丘妗兒雖然是木曜靈體,極為強大,但坐在輪椅上行動不便,在戰鬥中很是吃虧。讓她出戰,原本十拿九穩的勝利,便會多出了許多變數。

「瘦竹兄居然沒有選擇鍾岳,而是讓木曜靈體出戰,讓我很是驚訝。」

長老大祭司詫異,疑惑道:「鍾岳出戰,勝率極高,木曜靈體出戰,勝率便不那麼大了,為何瘦竹兄會做出這種決斷?你到底有什麼打算?可否為我解惑?」

風瘦竹眼角跳動一下,心中患得患失,又想將丘妗兒叫回來換成鍾岳出場,猶疑不定,沒有回話。

丘妗兒也有些忐忑,她與人交手的次數不多,遇到這樣聲勢隆重的戰鬥還是頭一次,而且是只能勝不能敗的一戰!

鍾岳微笑道:「師妹,別怕,我傳授你的日月寶照,你最近修鍊了嗎?」

丘妗兒輕輕點頭,鍾岳目光閃動,低聲道:「孝初溫研究過我的戰鬥,但卻沒有研究過你的戰鬥,這一戰,你的勝算很高!師妹,讓他們震驚一次!」

「好,就讓他們震驚一次!」

丘妗兒心境稍稍有些放鬆,長長吸了口氣,木輪椅緩緩飛起,向秘境中飛去。

鍾岳等人站在高處,很輕易便可以看出秘境中的景象,秘境內部要比外部大了許多倍,廣闊百餘里,足以能夠讓鍊氣士在其中展開一場酣暢淋漓的大戰!

此刻秘境已經從荒漠變化為山林地勢,群山起伏,有陡峭如刀削斧劈,有綿延如龍長卧,有孤峰如柱,也有斷壁如印,森林遍布,如同真實存在一般。

這便是萬象秘境的妙處,萬象秘境可以隨意轉變形態,很是奇妙。

丘妗兒坐在輪椅上徐徐飛行,觀看地勢,在空中飛行,留意風向,有降落在地面上,用力抓了一把泥土,然後飛到山前,檢查岩石硬度。

而她的對手孝初溫見狀,心頭不由一凜:「這個少女看似年紀不大,也就是十三四歲,怎麼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