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人道至尊 >第一百八十二章神鴉(第二更!)

第一百八十二章神鴉(第二更!)

小說:人道至尊| 作者:宅豬| 類別:玄幻奇幻

任何一個人若是知道鍾岳便是龍岳,都肯定會大吃一驚,從未有人能夠想到,鍾岳能有兩個身份,分別在東荒和大荒取得驚人的名頭!

這一戰過後,鍾岳若是能夠平安回到劍門,他在各荒之間必然名聲大漲,被人傳頌!

若是他龍岳的身份曝光,那就更加恐怖,足以能被人當成傳奇了!

眾人在孝芒神廟住了下來,風瘦竹這幾日扯住幾位山神族的長老祭祀聊東聊西,談天天地,一日三請,讓這幾位山神族長老脫不開身,可謂是舍了老臉。

終於,第四日,水子安長老來到孝芒神廟,拜見大祭司。風瘦竹終於鬆了口氣,那幾位山神族長老祭祀也起身告辭,笑道:「瘦竹兄,我們能幫你的,也只能到這兒了。後面的路怎麼走,還要看你們自己了。」

風瘦竹臉色微紅,知道這幾位長老祭祀早已看出他的本意,是為了留住他們,免得孝芒神族向風瘦竹等人下手,老爺子躬身謝道:「多謝諸位師兄,瘦竹銘記在心。」

那幾位長老祭祀哈哈大笑,告辭離去。

水子安見過長老大祭司,眾人匯合,便立刻向長老大祭司請辭,鍾岳、丘妗兒和田延宗都是鬆了口氣。

留在孝芒神廟中,就像是住在老虎的洞穴門口,不知何時便會葬身虎吻!

而今水子安來到,兩位巨擘,應該足以能夠護送他們活著離開西荒!

樓船前,孝芒神族的諸多長老祭祀相送,眾人登上樓船,緩緩駛離孝芒神廟。

「離開孝芒神族領地之後,才是最為危險的時候。」

樓船上。風瘦竹目光閃動,沉聲道:「這次對我們動殺機的,不僅是孝芒神族,還有鬼神族、山神族也動了殺機。神鴉族原本也打算對我們下手,不過有了左相生左堂主這一層關係在,他們應該不會出手了。」

水子安嚇了一跳。失聲道:「風師兄,孝芒神族也就算了,鬼神族、山神族怎麼也會對我們出手?」

風瘦竹嘆了口氣,看了鍾岳一眼,道:「木秀於林,風必摧之,人秀於眾,眾必毀之。鐘山氏這次出了大風頭,他不死。諸多神族不安。」

水子安連忙問明詳細情況,也不禁倒吸一口冷氣,連連打量鍾岳,贊道:「我劍門又多出一個人才。逆開五大元神秘境,只有我劍門第一代門主才做到這一步!各大神族想要對你下手,也就不足為奇了。」

最讓各大神族忌憚的,便是逆開五大元神秘境,這等資質。天下罕有,古今罕有。豈能不引來各大神族的殺機?

「這下就難辦了……」

水子安沉吟道:「若是沒有這件事,我可以仗著自己的老臉,帶著你們一路走入各大神族的地盤,憑我的臉面,可以換來各大神族一路保護,足以平安回到大荒。而現在。我有些不敢進入那些神族的領地了。」

鍾岳逆開五大元神秘境,干係太大,若是任由他成長下去,將來只怕又是一尊人族的神,這是西荒諸多神族無法容忍的事情。所以必須要趁他現在還很弱小,提前將他剷除!

水子安雖然八面玲瓏,與不少神族中的大族都有交情,但交情是交情,遇到這種事情交情根本不抵用!

「如今看來,唯有兵分三路。一路便是左相生這一撥人馬,肯定可以安全回歸大荒,一路便是風師兄你帶著丘壇氏和田風氏,最後一路便是我和鐘山氏!」

水子安目光閃動,道:「風師兄帶著丘壇氏和田風氏,危險雖然也高,但並非九死一生,一路快行,還可以活著回到大荒。而我和鐘山氏這一路,則最是兇險,必然會引來巨擘級的存在。」

鍾岳心頭一跳:「讓我跟著水子安……」

他對水子安並不放心,還是懷疑他與天象老母一事有關,懷疑他已經背叛人族,與天象老母勾結。

而今水子安提議兵分兩路,他與鍾岳一路,讓鍾岳只覺有些不妙。

風瘦竹皺眉,思索片刻,嘆道:「只能如此了。鍾岳,水長老對西荒極為熟悉,而且交遊廣闊,遍地是友,我若是帶著你必死無疑,而他若是帶著你,則還有一線生機!我們兵分兩路,你便跟著水長老!」

鍾岳張了張嘴,沒有說話。

水子安沉聲道:「事不宜遲,我們即刻動身!鐘山氏,隨我來吧!」

他走出樓船,道:「我們步行!」

鍾岳硬著頭皮跟著他走出樓船,船頭,風瘦竹拱手道:「一路小心!」

水子安拱手還禮,與鍾岳一起降落下來。

丘妗兒揮手道:「師兄,我在劍門等你!」

鍾岳回頭,揮了揮手。

樓船前方,浪花四濺,這艘大船駛入雲層之中,鍾岳和水子安則不斷沉降,沒過多久腳踏實地,水子安大袖飄飄,腳步離地三丈高,御風而行。

鍾岳則跟在他的身後,震動金烏雙翼,默不作聲。

「人族兵分三路了?」

孝芒神廟中,一面巨大的明鏡前,諸位孝芒神族的長老祭祀紛紛看向明鏡,而在這面明鏡的旁邊高塔之上,一位神族力士緩緩移動一面巨大的鏡面,鏡面射出一道光芒,始終照向樓船的方向,跟隨著樓船的移動而移動。

光芒照住樓船,而諸位長老祭祀面前的明鏡中顯露出的也是樓船的景象。

一位白袍祭司喝道:「一面通神鏡不夠,啟動第二面和第三面通神鏡,給我照住水子安和左相生動靜。」

另外兩座神廟高塔之上,有力士轟然應諾,只見高塔上的鏡面漸漸明亮,嗡的一聲一道光芒激射而出,照向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