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人道至尊 >第一百八十八章保命令牌(第四更!

第一百八十八章保命令牌(第四更!

小說:人道至尊| 作者:宅豬| 類別:玄幻奇幻

兩條青蛇越來越大,沒過多久便從兩三丈變成五六丈,盤繞在樑上的身軀越來越多,兩對眼睛血紅,緊緊地盯住鍾岳的一舉一動。

而且,青蛇的氣息越來越恐怖,給人的感覺彷彿這不是兩條蛇,而是兩條惡龍!

鍾岳寒毛豎起,感覺到這兩條蛇的實力在瘋狂飆升,很快超越他,堪比靈體境的強者,而且實力還在不斷提升之中,直逼丹元境!

接著,悉悉索索的聲音傳來,一條條柳樹根須從棺材的縫隙中鑽了進來,爬到牆壁上,四下蔓延,如同赤紅色的怪蛇!

呼嚕,呼嚕。

白骨床上的巨型「美人」打著呼嚕,聲音漸響,呼出的氣變成腥風,腥臭逼人,吹得輕紗不斷捲動。

「美人」的嬌軀漸漸變得猙獰,龐大,恐怖,將紗帳撐得高高鼓起,下方的白骨床都被壓得咯咯吱吱作響。

她的氣息也越發恐怖,實力直線飆升!

這應該是太陽將落,黑夜將臨,這個奢比屍族也發生了奇妙的變化,原本雪嬌的皮膚漸漸變黑,嫩手變得漆黑而細長!

「奢比屍族要醒了!」

鍾岳顧不得繼續煉化魂兵,急忙站起身來,快步走到門戶邊,用力推去,門戶紋絲不動。

「糟了,這棺材蓋上面壓著東西……」

鍾岳額頭冒出冷汗,身後呼哧呼哧的喘氣聲傳來,那是兩條青色大蟒的喘息聲,這兩條青蛇已經變化作十丈余長的大蟒,從白骨床附近一直攀到他的身後!

腥臭的氣流從兩條大蟒的鼻孔中噴出,落在鍾岳的脖子上,鍾岳冷汗控制不住的流下。只聽身後的呼嚕聲漸漸小了,那白骨床上的「美少女」即將醒來。

鍾岳繼續發力,用力推那棺材蓋門戶,過了片刻,蛇頭幾乎長到他的後腦勺,鍾岳甚至感覺到兩條舌頭信子在舔自己的脖頸!

「萬象輪。萬象巨力,給我開啊!」

鍾岳暴喝,用力推去,這個巨大的棺材輕輕震動一下,開啟了一線,一絲月光灑下,不知不覺間這棺材竟然從地底升起,已經有一部分來到地表。

鍾岳大喜,繼續發力。突然只聽後面傳來一聲女子的嬌笑:「人族的少年,你進入人家的閨房,人家寂寞了幾十年了,上一次進入人家閨房的是水子安,可惜是個老頭子,吃起來沒趣兒,玩起來也是沒趣兒。還是你好,你很精壯……」

「開!」

鍾岳暴喝。猛地發力,元神背後。道一輪猛地震動,帶動五行輪、萬象輪、神才輪和陰陽輪,統合五大秘境的力量,將自己的潛能全面激發,與元神一起向棺材蓋推去。

咯吱,咯吱!

這座屍王廟終於開啟。露出尺長的縫隙,鍾岳縱身而起,向外衝去,卻在此時,突然一條柳根唰的一聲纏住他的腳踝。

鍾岳上半身已經衝到棺材外。但是這柳根纏住他的腳踝,向下拉去,竟然將他再次扯入棺材中!

「糟了,奢比屍族已經完全醒了……」

鍾岳心頭一沉,突然只見棺材外一隻手掌探來,抓住他的手,同時一道細微如毫髮的劍氣擦著他的臉頰飛過,嗤的一聲將他腳踝處的柳根斬斷。

那隻枯瘦的手掌輕輕一提,將鍾岳提出這座山神廟。

鍾岳落地,急忙看去,只見水子安站在他的身邊,不由鬆了口氣,徹底放下心來。說來奇怪,他原本懷疑水子安是人族的叛徒,背叛了劍門,但是這幾日的相處,他卻覺得水子安這個人族老者,讓人說不出的放心,毫無理由的放心!

只要把事情交給他,你便無需再擔憂,無需再去煩擾,他絕對會將事情辦得妥妥噹噹漂漂亮亮!

這就是水子安,也是老頭子和風瘦竹說他絕不可能背叛人族的原因。

「奢青娘,你是多少歲了,還與小孩子開這種玩笑?」水子安向從地底冉冉升起的黑黝黝神廟笑道。

「哼,水子安,當年你闖入我的屍王廟,與我一起度過了三天三夜,有仇家尋上門來,我白天時虛弱,全靠你幫我擋住他們,我才保住性命。」

屍王廟中,那奢比屍族的女子冷笑道:「我感激你,所以將三柳令給你,不管是誰只要手持三柳令,便可以在我的柳樹下得到我的庇護,可是我並沒說,他進入我的屍王廟中我不可以吃掉他。」

水子安點頭,笑道:「青娘自然是沒說。所以我留個心眼,告訴他不可以進入你的廟,只能站在廟外的柳樹下。當然,白天時,你虛弱無比需要沉睡,那時才可以進入你的屍王廟中躲一躲。奢比屍族雖然窮凶極惡,但是也講信用,這點我是清楚的。」

「算你心思縝密!」

奢比屍族的女子突然嬌笑道:「你傷勢很重?我能夠感應到你的身體和元神都受了重傷,水子安,你的恩情我已經還了,不欠你什麼了。你傷勢這麼重居然還敢在夜晚來見我,搶走我的糧食,難道就不怕我連你也一起殺了?」

「青娘不要開玩笑。」

鍾岳心中一緊,水子安卻淡然道:「我的傷勢是與孝魔神和孝缺爭鬥所留,雖然傷勢重,但是你也沒有本錢留下我。你們奢比屍族的神靈常年沒有祭祀,已經餓死了,我若是想走的話,你留不住。你的確可以殺了我身邊的這小子,但是你若是殺了他,我便會在白天尋到你,將你從棺材裡揪出來,送到高空之上讓太陽暴晒,曝屍,讓你哀嚎百天,慘不忍睹,然後再殺了你。」

棺材中的奢比屍族的女子沉默下來,過了片刻道:「算你狠。你們走吧!」

水子安微微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