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仙俠武俠小說 >九煉歸仙 >第一四三八章 神奇弟子(四加)

第一四三八章 神奇弟子(四加)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仙俠武俠

曾經,凌天劍派有過爭論。

那就是什麼時期能領悟劍意的爭論。

不少修士覺得,要領悟劍意,最低修為應該就是金丹以上,學習了劍術之後。

但有的修士卻覺得,劍意應該在任何時期都能領悟,跟修為沒多大關係,而且,也不需要學習劍術,只要學習劍招,機緣巧合之下,也有可能領悟得到。

兩派理論爭執不下,最終還是第一種理論佔了上。

一個最基本的事實就是,劍派領悟劍意的修士,還都是金丹以上的,學習了劍術的修士。

低階煉劍者不少,但是領悟劍意的卻是千萬年來沒有先例。

但是今日,凌天劍派三個劍祖一致認為,劍意這玩意兒真的跟修為沒多大關係。

只要你足夠妖孽,不如鍊氣期也能領悟。

只要你足夠妖孽,只要一套劍招就能悟。

這就是基本事實,因為一個活生生的例子就擺在了他們的面前。

三個劍祖沒有打擾孫豪,反而是幫助孫豪趕走了前來窺伺的所有神識,讓孫豪安然煉劍。

而此時此刻,孫豪完全沒想那麼多,全心全意沉入自己的練習之中。

第一劍,明月千里成。

第二劍,流星趕月,這一招強調的乃是速度,因此劍招十分之快,孫豪自然而然,一招而過,沒有太多感受,自己的整個心情依然沉在了明月千里的意境之中。

第三劍,皓月當空。

飛劍一引,孫豪身軀後仰,做了一個鐵板橋的樣子,再次抬頭,看向空中皓月。

這一刻,孫豪的心情又有了不同。

思念深深,情誼綿綿。

往事不可追。

此情可回憶,但心卻需空靈。

月亮聖潔而神聖,乳白色的光輝灑遍紅塵的每一個角落,清幽而淡雅,恬靜而縹緲,如同潔白的乳汁,滋潤著,涵養著人的心靈。

修道之路,漫漫而悠長,艱苦來攀登,淡淡的憂傷,濃濃的思念,綿綿的情誼,皓月之下,化為美好的回憶。

可體悟,可追憶,但需美好。

皓月當空的意境,本來就是孫豪領悟最深的意境之一。

此一刻,明月千里之後,帶著濃濃的感情,再度仰望明月之時。

孫豪多年的修鍊見到了成果。

孫豪好似整個融入了月色之中,心思純凈空靈,而身軀好似是悠遠的山嵐,若隱若現。

遠遠看去,給人一種若有若無的通透感覺。

手中長劍,再度搖搖地指向了明月。

明月之中,好似有一道身軀的力量,拉扯著孫豪,讓孫豪保持著鐵板橋後仰的姿勢,緩緩飛空,在月光之下,輕輕飛舞。

道道劍光,如同層層波紋,在孫豪的手中蕩漾,蕩漾。

劍意!

又見劍意!

劍王們又愣了。

心說老祖今天怎麼了,老是拿劍意來刺激大家嗎?

還有,以老祖的修為和控制,完全沒必要如此顯擺自己的劍意吧。

三個劍祖,已經吵得不可開交。

兩種劍意!

居然有兩種劍意。

雖然兩種劍意都離不開月色的大範疇,也可歸納為一種,月色劍意,但是,這裡邊卻有著巨大的區別。

區別之大,已經大到三位劍祖可以大打出手,開始反悔的地步。

劍意也有三六九等之分,劍意也有程度的區別。

總體來說,領悟劍意的天候越強,等級就越厲害。

比如說,下雨是種天候,刮也是一種天候,之劍意,雨之劍意都是劍意,但是,無論如何,這兩樣劍意都是比不過月色劍意的,因為月和陽,乃是天候之中,最強的兩方面之一。

比月和陽還大的天候已經不多了。

這弟子,能在三個月內領悟到月劍,已經讓三大劍祖刮目相看。

但沒想到更大的驚喜在後面。

小子不僅僅是領悟了月,居然還領悟了「第二月」。

對同樣天候的領悟,領悟其中一個點,稱之為「一悟」,一悟之後,代表了劍意小成。

也就是劍意入門。

凌天劍派的弟子之中,包括那些劍王們,實際上大多都是一悟狀態。

這種狀態已經十分難得了。

但是沒想到,今日幾個劍祖親眼看到了一個怪胎。

一個剛剛一悟,馬上就「二悟」的怪胎外門弟子。

二悟,就是領悟同樣天候的第二個點,代表了天候劍意的大成。

比如雨之劍意,領悟了小雨劍意,再領悟到大雨劍意,就屬於二悟。

姬小山這小子,居然剛剛領悟出明月千里,馬上又領悟到了「皓月當空」,直接將自己的月之劍意推到了大成。

什麼樣的怪胎!

這是什麼樣的速度!

傳說之中,劍心通明十分有利於練劍。

但沒想到會強悍到如此地步。

看來,劍心之中,毫無疑問,當屬劍心通明排位第一!

本來對大劍祖耍手段收走了姬小山就不是很樂意的二劍祖,這下更是眼紅,挑唆了三劍祖,開始鬧騰不休。

當然,他們鬧騰歸鬧騰,但是始終控制在一定範圍之內,並沒有打擾孫豪煉劍。

月色之中,他們就這樣看著孫豪一遍又一遍地修鍊那套他們看來簡單至極的「拿追月」劍訣,並親眼目睹了孫豪一次又一次催動了明月千里和皓月當空的劍意。

毫無疑問,這弟子,神奇的弟子,已經真正地悟出並掌握了兩種月色劍意。

不僅僅如此,到了下半夜,他們還發現,下邊的孫豪,對劍意的控制越來越強,舞劍的過程之中,越來越是內斂,劍意的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