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仙俠武俠小說 >九煉歸仙 >第二零二一章 夢醒時分(二)繼續

第二零二一章 夢醒時分(二)繼續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仙俠武俠

當小火搖身一變,化為王瓊的樣子時。

好吧,鍾罡鍾蕊明白過來,這還真是自家二娘。

而且,他們也就知道了,別看小火小巧玲瓏,可能也真正就是絕世大妖。

老爹也真是厲害啊!老鼠都不放過。

鍾罡感覺,自己需要學習的地方真是太多太多。

孫豪的本尊帶著淡淡的笑容,化為一陣風,從高空飛快穿越了萬水千山,來到了一個樹木蔥鬱,環境優雅的海港。

古遼國大連港。

靜靜地漂浮在半空,孫豪心中淡淡地說道:「醒來吧,朱雀。」

下方,一個溫馨的大院里,一個渾身紅衣,正在悠閑曬太陽,老掉牙的老太太,突然全身一震。

轟的一聲,海港的上空,突然升騰起熊熊大火,溫度突然提高了許多,海港中的樹木,突然無火自燃,整個海港,頓時如同籠罩在火爐子中一般。

不知道發生了什麼,海港之中,頓時一片慌亂。

孫豪空中微微搖頭,單手往下一按,無形的風兒吹過,大火熄滅,溫度正常,海港內好似什麼都沒有發生過。

無論是修士還是凡人,頓時感到莫名其妙,這是怎麼了?剛剛難道是自己的錯覺?

仰望天空,還是發現了絲絲不同,一大片一大片的火燒雲出現在天空之上,整個海港籠罩在火燒雲之下,好似要點著了一樣,顯得十分的絢麗。

難道是這火燒雲給了大家錯覺不成?

還有,好美麗的雲彩,古遼國大連港有史以來,第一次看到如此美妙的景色。

鎮守大連港的人族分神修士飛身而起,飄立空中,正待探查,突然雙眼一縮,心道一聲糟糕,全身上下,居然瞬間陷入泥潭一般,絲毫動彈不得。

而遠處,一個青衫修士有意無意向自己這邊,淡淡地掃了一眼。

心中湧起無邊驚恐,這是誰?居然強大如斯?

自己雖然不是特彆強的分神,但至少也算比較厲害的了,在這位青衫修士面前居然沒有絲毫反抗之力!

事情怎麼會是如此離譜?

這麼厲害的人,怎麼從沒有任何資料記載?

接下來,分神修士又看到了自己一生難忘的一幕。

火燒雲之上,一隻鮮艷而漂亮,但龐大的鋪天蓋地的巨大朱雀,冉冉升起,輕輕地扇動著自己的雙翅。

層層火焰烘托之下,朱雀顯得優雅而高貴。

傳說居然是真的,中虛居然真有神獸朱雀!

而對面的修士,居然能夠跟朱雀直接對話,自己今日怕是真正遇見了絕世大能。

朱雀輕輕扇動著自己的翅膀,飄在了孫豪的前方。

孫豪輕笑著說道:「長腿玲,需要我帶他們一起走嗎?」

朱雀雙眼悠悠地看向下方,嘴裡輕輕說道:「悠悠百年,一晃而過,如今,哪怕是兒子輩都已經成了老人,卻是沒有打擾他們安寧生活的必要了。」

孫豪微笑點頭:「那好,我們走吧。」

朱雀扇動翅膀,沖入須彌凝空塔之內,消失在了空中。

地面上,一個孩子突然大聲喊道:「老奶奶,老奶奶,你怎麼了?老奶奶」

紅衣老奶奶安詳地躺在椅子上,沐浴在火燒雲之中,靜靜地走了,享年百歲整。

孫豪又淡淡地掃了一眼分神修士,身軀微微一晃,化為一道流光,如飛而去。

天空之上,火燒雲迅速淡去,分神修士大聲說道:「稍安勿躁,這是本座在修行法術,你們該幹嘛幹嘛。」

不到半日,孫豪來到了一座巨大的城市上空,神識一掃,看到了雪白鬚髮,如同彌勒,被幾個小盆友圍在了中間,正在滿足跑馬車,給孩子們講故事的二毛。

臉上浮現出淡淡笑容,孫豪輕聲說道:「青龍,百年時間已到,應該歸位了。」

地面上,二毛胖乎乎的身軀微微一抖,渾濁的雙眼閃過一絲精光,臉上嘻嘻一笑,嘴裡突然說道:「小盆友們,我突然想起一件很重要的事需要我去做」

一個小孩子奶聲奶氣地問道:「太爺爺,森馬事啊,帶上寶兒一起去吧。」

另外一個稍大的孩子嘻嘻笑了起來:「太爺爺,你又想去怡紅院了吧,爹爹說你為老不尊,嘻嘻。」

孫豪

二毛摸摸自己雪白的鬍子,臉上浮現出絲絲尷尬,大義凜然地說道:「不是跟你們說了嗎?太爺爺我可是青龍之軀,怎麼會去怡紅院,這次,我要出去拯救世界了,誰要跟我一起去完成這麼偉大的歷史使命?」

幾個孩子齊齊嘻嘻笑了起來。

獨獨小寶舉起胖乎乎,奶聲奶氣地說道:「我,我,寶兒跟太爺爺一起去拯救四界,不過,久不久啊,我森馬時候能回來看到爹娘啊?」

二毛臉上有著絲絲嚴肅,嘴裡說道:「拯救世界的重任,就交給寶兒了,不過此去路途遙遠,非一日之功,看到爹娘的時候,那就得很久很久以後了,寶兒確信要去拯救世界嗎?」

寶兒猶豫了一下,重重地點點頭,發音不準地說:「拯救四界的重任,就交給寶兒咯」

二毛略微不舍地掃了周圍一眼,嘴裡哈哈大笑:「事不宜遲,寶兒,隨我去也。」

天空好似飄過一道微風,小孩子眼前一花,胖爺爺和小寶同時消失不見。

孩子們齊齊一呆,有個說:「太爺爺帶寶兒去怡紅院了,太爺爺帶寶兒去怡紅院了,回去告訴寶爹寶娘,打寶兒屁股」

高空之上,王遠雙手托著寶兒,魁梧的身軀穿越了雲層,向青冥之中如飛而來,隨著飛行,身上的白髮白須煥然一青,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