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仙俠武俠小說 >九煉歸仙 >第二零五四章 邊牧導師

第二零五四章 邊牧導師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仙俠武俠

孫豪想到了鍾罡,瞬間理解了軒轅紅的想法,輕聲說道:「讓她平淡點也好,那樣就能陪在你身邊了,不過小紅,如今你有孕在身,我可怎麼辦?」

軒轅紅手指在孫豪鼻子上一點:「你還怕沒辦法嗎?去你自己主卧,自然有人排隊等著你。」

孫豪感覺自己抱著軒轅紅的肉身又在蠢蠢欲動,隧不再停留,身軀一晃,出現在了自己的卧室之內。

小紅說得不錯,基本上,只要自己回來,小竹都會在給自己收拾房間,小竹對自己全心全意,從來沒有過多追求,但是適合解決目前的問題,就是不知她承受得住不?

悠忽出現在卧室之中,孫豪雙眼看去,不由微微一愣,嘴裡說道:「怎麼是你?小竹呢?」

圓臉女修正在擦拭桌椅,看到孫豪回來,雙眼不由一亮,嘴裡說道:「老爺,你回來了。」

孫豪眉頭微微一皺,嘴裡說道:「小竹呢?讓她來伺候我。」

圓臉女修愣愣,臉上浮現出不愉表情,嘴裡低沉而飛快地說道:「孫豪,怎麼地?老娘我服侍你不行嗎?跟你說,老娘我雖然有過道侶,但那是多少年前的事了,幫你解決體內陽氣過剩的時候,老娘就幾百年沒耕田了。」

孫豪看著氣呼呼的圓臉女修,微微有點發愣,嘴裡不由說道:「我不是這個意思。」

圓臉女修走上兩步,站在孫豪面前,撕拉一聲,撕開自己的衣衫,嘴裡說道:「那你倒是說說,老娘什麼地方比小竹差了,前凸後傲,肌膚白嫩,你晾了我這麼些年真的好嗎?你就不怕老娘耐不住寂寞,跑出去找人耕田?啊……」

一邊說,傲人的高峰一邊向孫豪身上碰。

本來就被幾個神女勾動了天雷地火的孫豪頓時忍受不住了,臉色露出絲絲苦笑:「行了行了,今天就你伺候我吧,不過先說明,今兒個我猶如箭在弦上,不得不發,到時候你受不住可別叫苦……」

圓臉女修臉上頓時浮現出驚喜莫名的表情,張開玉臂抱了過來:「夫君,妾身受不住會叫幫手的……」

此時,神秘的巫神宮深處,已經傳出陣陣讓人血脈僨張,聽了就讓人想入非非的聲音。

嘿咻嘿咻之中,神王劉波猛地一聲怒吼:「誰?找死,本王辦事,也敢偷窺……」

巫神宮內,一股氣流猛地沖了出來,閃電般連續擊打在窗外虛空之處。

空中傳來噗噗噗,連續撞擊聲。

可是並沒能擊中任何東西,好似那兒就完全是虛空一樣。

神王劉波飛身而出,身上自動浮現出一副血色盔甲,飄然站立自己的寢宮之前,神識放出去,四處掃視,片刻之後,臉上浮現出驚疑不定的表情。

居然還是沒有任何發現!

此時,牆角傳來了懶洋洋的聲音:「你是在找本座嗎?」

劉波雙眼一眯,身軀微微轉向,看了過去。

居然是一條土狗,毫不起眼,土不拉幾,趴在地上流涎水的土狗。

想到了很多可能,怎麼也沒想到自己會看見一隻土狗,劉波著實呆了一下。

更加奇怪的是,他在這土狗身上感覺不到任何修鍊氣息,看起來,這就是一隻普普通通的土狗。

可是一隻普通狗,怎麼會出現在東崑崙,出現在自己的巫神宮內?而且,這狗居然還能說話。

劉波深深地吸了一口氣,嘴裡問道:「狗兄,請問你是何方高人。」

邊牧,身軀從地上站起,晃了幾下,好似在抖落身上的灰塵,咳嗽一聲,這才拽拽地說道:「本座天下第二狗,名為九天十地無敵,土狗邊牧是也,曾經是,孫豪孫沉香的導師。」

孫豪孫沉香的導師?

不管是不是真實情況,劉波至少知道了一點,這土狗乃是孫豪家的,靠,那小子真是厲害,隨便扔只狗出來,自己都看不懂深淺。

就是不知道他扔個土狗出來幹嘛?是要讓自己好看嗎?臉上浮現出淡淡笑容,劉波身上開始浮現出絲絲粉紅色氣流,嘴裡淡然說道:「原來是邊牧兄,不知邊牧兄來此有何指教?」

邊牧狗臉上浮現出一絲高人一等,高深難測的表情,語氣也變得老氣橫秋:「本座旁觀你跟沉香鬥法,感覺你修行之法門甚合本座之意,有感於你求道之艱難,決定前來給你指點一二,當年,本座導師了孫豪孫沉香,如今再導導你那又如何?」

劉波臉上露出絲絲愕然,心中更是大出意料之外,孫豪孫沉香這條狗貌似有點神不楞登,飛快想了想,劉波雙手一拱,露出笑容:「如此,還請邊牧大人指點迷津。」

邊牧咳嗽一聲,左右看看,壓低了聲音說道:「你就讓我站在這兒說話?這不是待客之道吧?」

劉波反應過來,迅速將邊牧請進寢宮之內,請在房子上首坐下。

邊牧此時又慢條斯理地說道:「此時應該有美人來給邊牧捶捶腿。」

劉波拍拍巴掌,一個體態輕盈的小婢女走了進來。

邊牧大搖其頭:「沒誠意,太沒誠意了。」

劉波愣了愣,雙眼之中厲芒一閃,揮手讓小婢女退去,嘴裡又說道:「青妃,你出來伺候。」

寢宮之內傳出一陣香風,一個紗巾蒙面,蓮步輕搖的美人走了出來。

邊牧眼珠子一瞪,哈里茲都流了出來。

不過,一顆狗腦袋還是搖了搖。

劉波心中暗自發怒了,要想自己的三位神女娘娘親自作陪嗎?我怕你消受不起,雙眼一寒,正待說話。

邊牧嘴裡一聲嘆氣:「兄弟,你難道沒看出來嗎?本座乃是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