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仙俠武俠小說 >九煉歸仙 >第二一五零章 芊芊小草

第二一五零章 芊芊小草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仙俠武俠

可是,一個疑問接踵而來。

這些年,孫豪身邊修為高深的修士大多伴隨孫豪收復不朽銀艦,誰也沒有時間在須彌凝空塔內溜達。

而這些年,恰恰是天女教迅猛展的年份,天女教主多次現身,成功地,不知不覺地挑起塔內各大勢力爭鬥,從中展壯大自己的教派,成為了不少修士和更多凡人眼中的救世主。

也就是說,出現了一個矛盾。

一方面,從天女教主表現的實力來看,其過了塔內土生土長的修士一大截,裝神弄鬼,成了塔內修士凡人眼中的女神。

這說明她應該是孫豪身邊的修士才是。

另一方面,孫豪身邊修士這些年都在塔外忙活,沒有作案時間。

矛盾。

有矛盾,才是蹊蹺。

只要把這個蹊蹺弄清楚,基本也就找到了問題的答案。

孫豪能想到的事,小婉也能想到,根據手頭的資料,小婉迅地進行了比較客觀的分析。

對照孫豪身邊的修士和個人,小婉分析來分析去,最後給了孫豪一個巨大的驚喜。

小婉在孫豪心中說道:「小豪,如若我判斷不錯,天女教主,很有可能會是小草。」

正在主持家宴,看著修士們情緒有點低落地商議這件事該怎麼辦的孫豪,臉上猛地一愣。

不由地,側頭看了看安安靜靜坐在軒轅紅身邊,十分文靜,一臉笑容的孫小草。

是這丫頭在搞鬼?

孫豪怎麼看怎麼不像!

小草可是須彌凝空塔內公認的乖寶貝,孫豪身邊的每一個修士都十分地疼愛小草。

而小草的修行也一直十分地隨意,總是那種三天打魚兩天篩網的狀態,對孫豪身邊的每一個修士也總是一臉的笑。

怎麼說呢,小草其實就是須彌凝空塔內的第一公主,要風得風要雨得雨那種。

資源從來不缺,要什麼,或者是看上什麼,叫一聲叔叔阿姨,一定就能如願以償。

孫豪和軒轅紅也一直十分放心小草的狀態。

尤其是孫豪,一直以來,心中總認為小草是最讓自己放心,最讓自己舒心的寶貝女兒。

這話要不是的,孫豪一定會吐他一臉,怎麼可能會是自己如此乖巧聽話的女兒呢?

有沒有搞錯!

心中雖然很不願意承認小婉的判斷,但是孫豪還是哭笑不得地現,天女教主還真十有**就是自己這位寶貝公主。

要說身邊人,哦不,是身邊的寵獸,最善於裝神弄鬼的是誰?

毫無疑問就是邊牧和包包。

邊牧這傢伙就是一唯恐天下不亂的德行,很有可能整出許多事來,有它在小草身邊,自己就應該有出麻煩的心理準備。

而包包呢,修為高深,出須彌凝空塔內修士一大截不說,還具有神奇的隱身擬態能力,弄個神奇現身,弄個神秘場景或者是非自然現象,自然就是手到擒來。

恰恰,包包和邊牧這兩傢伙這些年都陪在了小草的身邊,作為小草的保鏢在須彌凝空塔內四處行走。

具備作案的本領,具備作案的時間。

唯獨讓孫豪想不明白的是作案動機。

小草身為自己的女兒,可以說是集萬千寵愛於一身,哪怕是小草要想須彌凝空塔內的統治權,也不是不可以商量,這丫頭,居然不聲不響整出這麼多事情來。

十有**,不會錯,這事還真應該就是小草的傑作了。

孫豪把自己的分神收了回來,不再繼續拔掉小草的天女教,心中開始揣摩,需要怎麼處理這件事了。

身邊的修士,居然都是受害者。

好傢夥,自家的女兒設了一個巨大的套,讓自己身邊的修士後輩們相互爭鬥,從而相互之間也產生了或多或少的不滿情緒,這件事,自己需要怎麼收場。

直接把這件事挑明,怕是會有不妥,身邊修士們或許不敢把小草怎麼樣,但是日後絕對會對小草心有不滿。

置之不理,讓小草跟他們鬥法?

有心算無心,還有包包和邊牧這兩傢伙在邊上幫忙,估計身邊這些修士到時候會被牽住鼻子走,別搞得真正大打出手,那就完全沒有意思了。

神識一動,孫豪的元神出現在了識島識府之中,單手一揮,識府之內,包包的元神,一隻粉紅色的小章魚逐漸顯像出來。

孫豪的臉上,露出淡淡慍色,傳出了一股意念,低沉地問道:「包包,說說都是怎麼回事?」

小章魚眨巴著自己的眼睛,做出一種天然呆的表情,表示自己沒聽懂孫豪在說什麼。

半響之後,看孫豪依然在冷冷地盯住自己,小章魚臉上露出扭捏表情,道:「小草公主天資聰穎,天縱奇才,包包跟在她身邊,獲益良多,嗯,感覺大開眼界,小草公主不愧是老大的公主,包包佩服。」

孫豪哼了一聲:「不要拍馬屁,更不要顧左右而言他,我要聽實話,說,小草是不是天女教的教主,她的那些神跡是不是你的傑作?」

小章魚又送了個馬屁過來:「老大你真是神目如電」,順帶,又坑了邊牧一把:「我跟邊牧說老大一定能看穿它的不會,馬上露陷了吧,不錯,老大你真是太英明神武了,我正準備給你彙報這件事,沒想到你一眼就看穿了……」

還正準備彙報?都鬧出這麼大的事來,自己不問,這傢伙就裝糊塗,要不是自己現了情況不對,找到了問題所在,這傢伙現在會說實話才怪。

不過,情況還果真是自己預料的一樣,該死的邊牧又是一個教唆犯。

感受到孫豪的怒氣,包包心中打鼓的同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