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仙俠武俠小說 >九煉歸仙 >第二一七六章 銀色飛碟

第二一七六章 銀色飛碟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仙俠武俠

一秒★小△說§網..Org】,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天空之中,金剛怒目,威勢一時無兩。

索爾巨人讓開一些,空中震動了幾下,再次伸出一顆頭顱,嘴裡嗡嗡說道:「他這金剛怒目法相乃是藉助了人族聖地積累的氣運還有各種意志生成,威猛是威猛,但是有兩大缺陷……」

心中瞞不過這些老狐狸,正元子的心中不由微微嘆息,金剛怒目一聲大吼:「不要嘰嘰歪歪,有膽再來戰過。」

量天尺再度高高舉起,空中盤旋幾下,向著索爾巨人的方向攻了過去。

摩摩索法的哈哈大笑聲沖了出來:「你的神通法相猛是猛,但是籠罩的區域有限,我只要站遠點,你能奈我何?」

金剛怒目法相量天尺一收,正元子在空中厲聲吼道:「有膽來戰!」

摩摩索法又哈哈說道:「正元牛鼻子,你負隅頑抗又能如何?我們只要不理你,等你這神通法相威能耗盡再來攻擊,也不知道你還能驅動幾次神通法相,哈哈哈。」

摩摩索法的大笑聲中,喬旦在邊上低聲說道:「有沒有辦法加快攻擊節奏,不要夜長夢多,不知為何,我總有種心血來潮的不好感覺,對方昆虛宮的氣運真是詭異無比,這一年我們偷走了不少,可是現在依然有種很強的氣運之力,這恐怕並不是什麼好事。」

摩摩索法掃了一眼人族昆虛聖地的人族大勢,眉頭微微皺起,嘴裡說道:「喬旦兄果然厲害,感應敏銳,沒想到人族的氣運會如此旺盛,你說得對,我們要馬上加快進攻,要讓人族大勢再也沒有產生效果的機會。」

說完,摩摩索法大聲說道:「距離,十里,四艘氣運天艦持續猛攻,另外,百族艦隊,攻擊距離達到這個標準的,給我齊齊對準昆虛宮,看看他能夠堅持多久。」

何木生、何水生對望一眼,三頭玄蛇和婆娑妙樹從遠處,向怒目金剛發動了進攻。

三頭玄蛇三顆蛇頭之中,一顆吐出冰箭,一顆吐出火箭,正中的一顆吐出的則是雷彈,都是距離超遠的攻擊方式,在怒目金剛打不到自己的地方,開始吐了開來。

婆娑妙樹揮舞著枝條,向怒目金剛甩出了一排排樹葉形狀的攻擊光能,頓時,天空上只看到一層層劍葉鋪天蓋地,沖了過去。

氣運天艦率領著身後不下三百艘排眾而出的飛艦也從各個不同的高度上,向怒目金剛鎮守的區域攻了過去。

各種各樣的強大進攻,向天空之中怒目向天的金剛傾瀉了過來。

金剛怒目,咆哮陣陣,手中量天尺盤旋,掃落大片大片的箭雨箭葉子,擋住大量飛艦的攻擊。

高大的怒目金剛如同一個堅守陣地的孤膽英雄,承受著對手各種不同的進攻,鍥而不捨地,堅守著自己的家園。

小枯雨仰望高空的正元子,仰望高空的氣運飛虹艦,大眼睛之中充滿了敬仰:「北郭爺爺,這就是人族守護神,正元子大人嗎?」

北郭淼點頭說道:「嗯,這就是正元子大人,人族目前修為最高,實力最強的守護神,那是他的神通法相,手中拿的就是他最為厲害的法寶,無量尺。」

小枯雨的雙眼之中,充滿了希望:「北郭爺爺,正元子大人會打敗那些壞人,那些奇形怪狀的異族嗎?能抓住狼人,挖肚破心,給鄉親們報仇嗎?」

北郭淼仰望被周圍神通法相和飛艦圍攻的怒目金剛,稍稍猶豫了一下,嘴裡說道:「嗯,有可能。」

小枯雨又看向了北郭淼:「爺爺,我們已經沒有地方可退了嗎?」

不遠處,一個小男孩自豪地說道:「這兒是昆虛聖宮,永不墜落的昆虛聖宮,我們已經不需要退走了,正元子大人一定能夠趕跑可惡的壞人。」

北郭淼緊緊懷中的小枯雨,雙眼望向高空,看著那尊獨戰四方的怒目金剛神通法相,心中暗自說道:「正元子大人,你是人族最後的希望,但願你能讓孩子們還能看到明天,還能對人族充滿信心……」

不僅僅是西崑崙。

東崑崙之內,許許多多的修士看到玄天魔典之中,正元子驅動怒目金剛大戰四方的場景之後,也逐漸地恢復了生機。

人族照樣有守護大能,人族大能照樣有神通法相,我們也並不弱。

大戰三天,石渠閣內流動的清水逐漸乾涸見底,失去了水汽的滋潤,石渠閣顯得蕭瑟了許多。

空中,正元子心中悠然嘆息,嘴裡一聲暴吼:「要想滅我西崑崙,那你就還要加把勁,給我出來吧,絕世金匱。」

層層金光從金匱石室所在的區域升騰而起,向外層層冒了出去,如同防禦構建一般,昆虛聖宮四周發出一連串的鏘鏘響聲,好似鍍金一般,西崑崙昆虛宮現在的防禦罩表面,出現一隻只金匱石櫃連在一起,形成了一面全新的防禦牆。

金匱石室的力量,也被調用。

這是正元子能夠調用的,最後的防禦之力,也是人族先賢們億萬年積累下來的寶貴財富。

今日今時,正元子傾其所有,只希望能夠幫助人族走出最困難的時期。

金匱石櫃外層給予了防禦罩最好的保護,飛艦的攻擊效果頓時降低了許多,怒目金剛法相的壓力也小了許多。

摩摩索法一下沒認出這是什麼。

飛人喬旦倒是馬上回想起來,嘴裡說道:「這是人族傳說之中的金匱石室,相傳這是人族最強的能夠保持極強防禦力的奇特金匱。」

摩摩索法問了句:「怎麼破?」

飛人喬旦:「沒有特別好的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