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仙俠武俠小說 >九煉歸仙 >第三十九章直上三層

第三十九章直上三層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仙俠武俠

萬輪木成,木丹落戶肝臟,但是孫豪的修鍊並沒有停止。ads:本站換新網址啦,速記方法:,.cmxsw

木丹上,源源不斷地散發出木靈真氣,如同潮汐,一層一層在孫豪的體內沖刷,沖刷著孫豪的經脈,竅穴,潮汐過處,鍊氣一層的象徵如同冰雪在旭日下層層溶解。

幾乎在孫豪木丹成型的片刻之後,就覺得體內一層的修為轟然而破,身軀微微一振,孫豪已經進入了鍊氣二層。

孫豪進入鍊氣二層,在這一批弟子再次走到了前列。青木宗比較重視弟子的基礎,鍊氣一層並不提倡吞服丹藥提升修鍊速度,在這個時期,弟子們都是在打熬自己的真氣,通過日積月累,提升修為。

當然,靈根優劣,在這個時候就決定弟子的修鍊速度。就這一批弟子來說,東下院的弟子已經有四名進入了鍊氣二層,而孫豪,是南下院第二個進入鍊氣二層的弟子。

孫豪靈根資質並不優異,此時,進入鍊氣二層居然有如此大的聲勢,初現傾天之勢,天空中,許宗主摸著下巴,不停點頭,心說,這弟子不錯,四靈根,這麼快進入鍊氣二層,而且積累雄厚,真是難得,雖然是四靈根,但可以考慮讓鍊氣大圓滿的長老收為親傳。

邊想,許宗主還在心底一邊琢磨,推薦給那個長老比較合適呢?不過,許宗主一邊想,還一邊納悶,這弟子怎麼這麼眼熟,難道自己以前有過接觸?

修鍊室內,孫豪的修鍊並沒有因為突破鍊氣二層而終止。

突破鍊氣二層,真氣的容納量多出許多,但是,萬輪木真氣何其雄厚,木丹第一次發威,傳輸給孫豪的真氣是源源不斷,孫豪處在修鍊狀態之中,被動的彷彿無知無覺般,在木丹的推動下,運轉年輪木二層心法,木屬真氣按照二層心法的行氣路線,快速推進,一路披荊斬棘,一個個難關,一個個需要打通的竅穴,需要打通的經脈根本擋不住萬輪木真氣的推進步伐。

幾乎是一路高歌猛進,自然而然,孫豪修鍊的年輪木真氣在運轉幾個周天之後,一身鍊氣修為已經達到了鍊氣二層巔峰。

孫豪雄厚的積累,呈現出厚積薄發的態勢。如果孫豪追求鍊氣速度,幾乎在鍊氣一年內就能進入鍊氣二層,而且當時進入二層,其真氣質量真氣雄厚度也能達到千輪以上,也是雄厚無比,但是,孫豪擋住了晉級的誘惑,而是沉下來,踏踏實實地修鍊三年,多次強行壓制修為,直至萬輪木水到渠成。

所謂功夫不負有心人,艱難困苦,玉汝於成,三年的努力,三年的隱忍不發,一朝爆發,就一飛衝天。

就在青老欣慰的目光下,也在許宗主目瞪口呆的注視下,孫豪身體發出一陣噼噼啪啪的清輕響,天空中的木屬靈氣再次瘋狂湧入,二層修為轟然告破,孫豪進入了鍊氣三層。

青老對孫豪的萬輪木早有期待,知道萬輪木的積累了得,雖然對孫豪這麼快進入鍊氣三層感覺有點不可思議,因為不靠靈藥,從鍊氣一層直接進入鍊氣三層,青木宗歷史以來還沒聽說過。當然,青老雖然驚奇,但更多的是欣慰,正是在他的指點下,孫豪修鍊萬輪木,現在修鍊有成,而且效果奇佳,他自然也有一種成功的欣慰。

當然,青老的心中還有期待。萬輪木能把孫豪的修為直接推到鍊氣三層,那麼,這個萬輪木,還有沒有其他的奇特之處呢?他並沒有發現孫豪肝部凝鍊而成的木丹,不然估計也不會這麼淡定了,不過,就算知道孫豪體內有木丹,估計他也不知道這木丹會有什麼奇特之處,因為這完全沒有先列,估計木丹的奇特之處,還需要孫豪自己去體會挖掘。

許宗主就差多了,一雙眼珠子瞪得只差掉出來,居然,居然是直接進入鍊氣三層,該不是吃了什麼靈丹或者天才地寶吧,不過看樣子不像啊,這麼雄厚的真氣,這麼大的修鍊靈氣漩,怎麼看都是根基無比牢固的象徵。

這弟子,是要逆天了啊。不僅是這批弟子第一個進入鍊氣三層的弟子,而且根基之牢固,拋開其他弟子幾條街不止。

不行,這樣的弟子不能推薦給其他長老,這樣優秀的弟子當進入宗主一眿,心中下了決定,就等孫豪修鍊收工,就上門收其為親傳弟子。

在許宗主想來,自己是青木宗唯二的築基修士之一,又是宗主,收個弟子那不是手到擒來。想到這裡,許宗主看看身邊的青老,那老東西別看看起來象個青年,但心思深不可測,可以說,在青木宗,許宗主唯一看不透的就是青老,尤其是最近,這老東西給他的壓力感再次加大,只怕其修為又有所突破。

該不會,這老東西也會想收那小子親傳吧。想到這裡,許宗主猛地想了起來,靠,那小子不就是老東西弄去藏經閣的弟子!!靠,許宗主情不自禁的拍了一下腦袋,明白了,合著,老東西早就下手了啊。如果是這樣,許宗主心中想到,不得不承認自己棋差一招,至少在眼力這一項上,自己不如尚之青。

他清楚記得,這弟子,嗯,應該叫孫豪的弟子進入藏經閣後,自己還專門去打探過,不過,當時並沒有發現任何異常。其實當時就應該想到,沒有異常才是最大的異常,老東西從來就是無利不起早,會那麼好心?就是不知道這孫豪和老東西是個什麼關係。

青老奇怪地看了一眼拍腦袋的許宗主,心中腹誹,這宗主怎麼神神叨叨的,也不知道當年是怎麼當上宗主的,真是沉不住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