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仙俠武俠小說 >九煉歸仙 >第八十七章蛙王取義

第八十七章蛙王取義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仙俠武俠

持續對戰,又是一個時辰過去,黃錦戰鬥力再次下降,而此時,孫豪的攻防強度又一次降低。ads:本站換新網址啦,速記方法:,.cmxsw

此時,歷經幾次戰鬥力下滑的黃錦,終於明白了一個道理,眼前的孫豪怕是故意如此。

也就是說,眼前這看似雲淡風輕的少年,其智近妖,在這裡和自己始終保持著攻防平衡。那麼想一想他這麼做的目的是什麼?黃錦馬上明白過來,嘴裡奮力叫道:「玉師兄,你那裡不要保留了,速戰速決,我不是孫豪的對手……」

雖然很不想承認,但現實不得不讓黃錦明白,自己真不是眼前這看似只有鍊氣四層修為的孫豪的對手。

黃錦深知,一旦繼續下去,到最後,說不定自己得活活給孫豪累死,現在叫出來,自己還多少有些反抗能力,只要玉坤龍那邊擊殺火蛙王的速度夠快,自己還是有一線生機。

聽到黃錦大叫,孫豪心想,你終於明白過來了,隨即眼神一寒,木丹高速運轉,法力全開,韻律狀態下的凸木樁和青木纏應手而出。

黃錦的火盾對青木纏有很大的剋制作用,但這次,孫豪的青木纏是全力爆發,而黃錦的火盾已經威力不再,只有了剛開始時一小半的威力,兩廂對比,這次的青木纏已經奏效,雖然也燃燒起來,但是牢牢地牽制住黃錦,隨即,凸木樁攻擊上來。

看到精神猛地振作起來,攻擊力度遽然極大的孫豪,黃錦心頭猛震,前面喊話還只是猜測,但沒想到實際情況比自己預料的還要糟糕,眼前的孫豪,哪裡象連續作戰那麼久的樣子,看孫豪的攻擊威力,甚至超過了最初的強度。

怎麼可能會這樣?黃錦不敢置信地勉強在身體表層施展了防禦法術火盾術,但是,以他現在的真氣量,勉強布設的防禦根本不起多大作用。

只聽「咚」的一聲,凸木樁狠狠地撞擊在因為青木纏纏住不能躲閃的黃錦胸腹部,黃錦嘴裡一聲慘叫,帶著燃燒著的青木纏不由自主地被撞飛四五米,嘴裡鮮血狂噴。

而孫豪,眼中一片平靜,手中法訣一捏,又一根凸木樁浮現出來,高速向黃錦飛擊而去。

從黃錦大聲提醒玉坤龍到孫豪遽然發難,這一切幾乎是瞬間發生。

就連玉坤龍也沒有料到,戰局會突然如此變化,只來得及叫一聲:「好膽……」,黃錦就已經受傷倒地。

眼看又一根凸木樁攻向黃錦,玉坤龍顧不得蛙王了,火靈劍在空中一個旋轉,飛速攻向孫豪,想來個圍魏救趙。

玉坤龍一直和金線火蛙王對決,對孫豪的飛草術並沒有切身體會,金線火蛙王身上的飛草術符篆是折扣版本,根本不具備孫豪這般靈活的閃避能力。

看到玉坤龍飛速攻擊而來的火靈劍,孫豪馬上進入飛草術狀態。而那根已經成型的凸木樁依然毫不客氣地攻向倒在地上的黃錦。

此時的黃錦已近喪失了自救能力,看到急速而來的凸木樁,嘴裡大叫:「師兄救我…..」,隨即,凸木樁已經「噗」地一聲,擊中他的胸腹部,把他釘在了草地之上,這回的凸木樁樁頭又十分尖銳,產生了穿透作用,如同釘子般把黃錦牢牢釘在地上。

連續被擊中兩次,再加上火蛙對戰時的傷害,終於超過了黃錦的極限,這位曾經不可一世的鍊氣八層頂峰練氣士哀叫一聲,頭一歪,被活生生釘死在了地上。

擊殺黃錦,閃開急速攻擊而來的火靈劍,孫豪平靜的臉上依然帶著淡淡的笑容,從容不迫地看向玉坤龍。

玉坤龍玉臉一臉寒霜,站在黃錦的身邊,雙眼怒氣勃發,死死盯向孫豪。

原本以為這次的事情會輕鬆自如,但萬萬沒想到,馬師弟受傷,黃師弟隕落,就算自己真正擊殺了孫豪,只怕回去也討不到好,這傷亡太大,簡直不可接受。

此時,玉坤龍並不知道,他帶來火蛙沼澤的一行人,僅僅只跑脫了一個機警萬分的玉四,其他人已經全軍覆沒。

跟玉坤龍對陣良久,金線火蛙王雖然有孫豪的飛草術相助,但也已經是強弩之末,此時,見玉坤龍和孫豪開始對峙,它也站在了不遠處,獨眼帶恨,惡狠狠地盯著玉坤龍。

兩人一蛙,呈不規則的三角,站在了沼澤草地上,現場沒有了各種絢麗的法術,竟然達成短暫的平衡,唯一的聲響就是金線火蛙王巨大的喘息聲。

現場的情況是孫豪和金線火蛙王同一陣線,對抗玉坤龍,但孫豪和金線火蛙王之間也並不能完全信任。孫豪還惦記著金線火蛙王的心血,金線火蛙王對孫豪也是滿腔仇恨,只不過,現下仇恨玉坤龍更甚。

火靈劍緩緩在身邊轉動,火屬靈氣一吞一吐,玉坤龍雖然氣急,但是並沒有急於攻擊孫豪,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氣:「孫師弟真是好修為,好手段,好心機,師兄現在有幾個問題不甚明了,不知道師弟能否回答一二?」

激戰良久,身經百戰的玉坤龍身上雖然有一些小傷,但並無大礙,還保持了較好的狀態。在青木宗,玉坤龍本來就有越級甚至是越階對戰的能力,就算是一般的築基初期修士,他憑藉自己的火靈劍,也能對抗一二。

不然,他也不會在對抗金線火蛙王的時候大佔上風了。

只不過,終日射雁今日被啄了眼,今天算是中招了,眼前這個自己原本完全沒放在眼裡的內門弟子居然給自己挖了一個大坑,而自己居然毫不猶豫地跳了進來,而且,損失已經是不可預計。

深吸一口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