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仙俠武俠小說 >九煉歸仙 >第一百章拜師余昌明(二)

第一百章拜師余昌明(二)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仙俠武俠

這時,余昌明也看到了孫豪,眼前一亮,微微含笑說道:「你是南中院弟子孫豪?嗯,不錯,沒想到你這麼快進入了鍊氣四層頂峰,怎麼樣,今天你又什麼疑問?」

記得孫豪,看樣子對孫豪印象很深,但同時也並未第一時間收下孫豪為親傳弟子。路這態度就比較曖昧了。

旁邊,幾個知情的弟子頓時來了興趣。仔細聽聞孫豪和余昌明的對答了。

現在這個情形就很明顯了,今天,孫豪要成為余昌明的弟子,這個提問很重要,孫豪有沒有學習陣法的天賦,孫豪能不能成為余昌明的弟子,這次就是關鍵了。

一旦這次提問成功,眼前這名不見經傳的南中院弟子很可能就會一飛衝天,成為陣符堂地位較高的真傳弟子。

多年以後,今日現場的弟子對今天發生的一幕依然津津樂道。因為他們始終覺得,是自己見證了一段傳奇的崛起。說起今日,他們會神采飛揚:「那個時候,孫豪已經展現了他的天人之姿,因為,孫豪問出的問題,我他媽的居然聽不懂,這就是差距啊……」

此時的孫豪,並沒有因為這是拜師余昌明的最佳時機而有所激動或者興奮的情緒,此時的孫豪,完全還是聽課學習的狀態,此時的孫豪,眼中只有那浩瀚的陣法的吸引力和對陣法知識的巨大的求知慾。

因此,當余昌明發問之後,孫豪始終保持了一顆平常心。

當然,弟子的禮貌少不了,孫豪快速站了起來,速度雖然快,但氣度依然,給人不慌不忙的感覺,躬身鞠躬:「弟子孫豪,見過余長老」,禮數盡到之後,孫豪這才開口提出了一個困惑自己很久的問題:「弟子嘗試練習陣法和符篆,歷經多次試驗,總不能盡善盡美,思索良久,唯覺這陣線之間、符筆之間其度難以測度,長老何以教我?」

陣符堂其他弟子一頭霧水,話說,孫豪這話里是什麼意思,他們還真沒聽懂。什麼叫其度難以測度?有這個必要嗎?不是比照葫蘆畫瓢就行了嗎?陣法和符篆不都是熟能生巧的嗎?

孫豪這問題問得大家摸不著頭腦。

聽到孫豪的問題,余昌明猛地一愣,然後,哈哈大笑起來。也不回答孫豪的問題,就是在那裡舒暢的哈哈大笑,飄逸儒雅之外,此時的余昌明額外多了一絲豪氣。

孫豪和其他弟子一樣,不知道余昌明為何而笑,都一頭霧水地看著余昌明。

余昌明舒暢地笑了一陣,居然還是不回答孫豪剛剛提出的疑問,反而問起了孫豪問題:「孫豪,你老實告訴我你的陣、符修為等級,你是不是已經成為了一級陣法師?」

孫豪一愣,心說,這余昌明真是厲害,連陣法師等級都看出來了,反正以後要拜余昌明為師,這個是隱瞞不了的,於是爽快地承認:「是的,長老,弟子已近能布設一級陣法,並成功布設了幾處迷蹤陣法……」

孫豪這答案出來,陣符堂頓時微微喧嘩了一下,沒想到,陣符堂又出了一名一級陣法師,尤其這一級陣法師僅僅鍊氣四層修為,這讓一些鍊氣後期修為的弟子情何以堪。

余昌明點點頭,一副果然不出所料的樣子,繼續發問:「基礎陣法,布設幾何?」

孫豪馬上答道:「基本都嘗試布設過」

余昌明一怔,再問:「包括二級?」

孫豪:「包括」

余昌明臉上露出欣慰的神色:「好,很好,孫豪你很不錯,那麼,你的符篆之道呢?」

孫豪飛快想了想,決定還是實話實說,因為余昌明是雙料的二級陣符師,以後少不得還要請教陣符知識,如果拜他為師,這修鍊的進度也是必須讓師父掌握的,這樣才便於讓師父因材施教。

於是,孫豪看看周圍陣符堂其他弟子之後,又對余昌明施了一禮,這才說道:「弟子涉煉符篆較早,是故相比陣法布設,相對進步較快,弟子目前修鍊了四種法術,均能煉製成符篆,其中中品符篆較多,上品較少,僅有百分之二十左右……」

這時,陣符堂一片嘩然。相比較為困難的陣法,符篆要相對簡單,現場不少弟子都能煉製符篆,但正是因為能煉,他們才會更加的驚詫莫名,要知道,他們連煉製下品符篆都難上加難,孫豪倒好,直接練出了上品,有沒有搞錯?

看孫豪那樣子,應該不是說謊,這下,大家就更加鬱悶了。

余昌明也愣住了,沒想到眼前這弟子,居然已經能煉製成上品符篆了。心中暗道,果然,這弟子能覺察到陣線之間、符筆之間的微小角度差別,那麼在陣符之道上,必然就會有不低造詣。

只是,讓余昌明也沒有想到的是,孫豪的符篆水準居然達到了煉製上品的地步。按照常規,只有餘昌明這樣的二級符篆師,才能煉製出一級的上品符篆,就算是余昌明當年,號稱青木宗最天才的符篆師,在一級的時候,也僅僅能煉製出無限接近上品的符篆而始終跨不出那一步。

這孫豪,看來因為是自己摸索的緣故,並不知道其中的訣竅,但正因為是這樣,才讓余昌明更加可貴。隨即,余昌明問了一個問題:「那麼,你煉製符篆的成功率是多少?」

孫豪有點愕然,想了想,這才回答道:「起先煉製的時候,十張中會煉廢那麼幾張,但後來能煉中級符篆了,好像就很少失敗了,怎麼,長老,一級符篆師煉製符篆也會失敗的嗎?」

余昌明頓時無語。

陣符堂又是一陣竊竊私語,多年以後每當想起這一幕,在場的弟子們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