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仙俠武俠小說 >九煉歸仙 >第一百零八章千篇千字文

第一百零八章千篇千字文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仙俠武俠

這段信息共由一千個短篇的文字構成,這一千個短篇的文字類型居然迥然各異,有的文字規整,有的文字龍飛鳳舞,有的文字形如方塊,有的文字蜿蜒如蝌蚪,有的文字如同一幅圖畫……

這裡邊的文字,孫豪絕大部分不認識。

嚴格來說,這一千個短篇當中,孫豪僅僅認得兩篇。

這兩篇,一篇是上古古篆字的短篇,另一篇也是母親教授的另一種古字,據說是外祖父得來的一種妖族文字。

孫豪識得這兩種文字。

然後,在這段信息中發現了這兩種文字的記載。

但正是這種記載,讓孫豪對炎龍這莫名其妙的傳承摸不著頭腦。因為,從自己認識的這兩種文字看這兩篇短篇,孫豪沒有發現任何傳承功法的痕迹,看不出任何價值,而且,短篇字裡行間,也不給孫豪任何期待。

綜合兩篇短篇,孫豪發現兩個規律,其一是兩篇短篇都是剛剛好一千字。如果按照這個規律推測,那這一千篇短篇是不是都是千字文呢?其二是,兩篇短篇的內容居然一模一樣,而且這內容看不出任何意義,絕對不像是修鍊的傳承法訣。

看看這內容,孫豪就覺得頭暈,這都是些什麼?

千字文沒有識字斷句沒有標點符號之類的,但是古篆功底深厚的孫豪還是很容易看得懂,但正是看得懂,孫豪也才大失所望。

古篆和妖族文字的千篇短篇都是一模一樣的內容,孫豪看不出任何價值的內容:「王士大木工、陳彭谷王鍾,金木水火土、你無我還有……」

沒有任何價值,看不出任何規律的千字文。

這傳承,有什麼意義?孫豪不由疑惑。

按照道理,妖族傳承不易,納入精血的傳承一定都有其強大的傳承意義,一般傳承不會被強行打入血脈印記,那麼,這千篇千字文的意義何在?

反正到現在為止,孫豪看不出任何價值。

孫豪翻了翻這莫名其妙的的傳承,勉強記住了幾種字形,隨後自我安慰的想到,或許是自己目前修為太淺,體會不到其中的奧秘吧。

看不懂的千篇千字文!

這是孫豪給這段傳承信息的基本定義。

嚴格來說,孫豪此時並不知道妖族傳承的難度和極端重要性。妖族傳承,要把傳承打入精血,形成印記,非得大能仙人不可,其修為必然要超出五行,不在此界的得道真靈,才能做到這一步。

而且,印入血脈的信息越多,其難度越大。

千篇千字文!不說其他,就說這篇數,千篇!這是何等大能真靈才能做到!又是何等無聊真靈大能會刻印這麼長的無用信息在血脈當中?

正如孫豪自己想像的那樣,此時的孫豪,並不知道這千篇千字文的重要性,不過,隨著他修為的提升,眼界的提升,千篇千字文,最終被孫豪譽為最難得的偉大傳承之一。

如果不識貨,寶珠也會蒙塵。

此時,千篇千字文在孫豪這裡,依然如同那蒙塵的寶珠,不被孫豪所看重。孫豪迅速整理兩段信息之後,很快把這兩段信息甩到了一邊,專心鞏固自己的鍊氣修為。

此時,最終煉化炎龍獸火之後,孫豪的鍊氣修為已經達到了鍊氣八層中期頂峰,假以時日,用不了多久,就會達到鍊氣八層頂峰,直接追上大師兄穀雨的鍊氣修為。

當然,修鍊之後,孫豪想了想,還是用斂息決把自己的修為外在表現為鍊氣七層中期。孫豪估計自己這幾次晉級動靜不小,以前面表現的鍊氣四層修為推算,自己現在應該是鍊氣七層修為才比較合理。

此時,孫豪並不知道,他體內火靈根生成的那一刻,巨大的龍鳴震驚了整個青木宗,動靜怎一個「大」能形容的?

施施然從修鍊室內出來,發現門外,老李一臉憔悴地站在那裡!!

孫豪心說,這傢伙,認錯態度倒是很好,而且,有點狗皮膏藥的潛質,看樣子自己不原諒他,這守門之舉是不會罷休的了。

孫豪這邊還沒出聲,老李那邊,已經驚喜過望的發現了孫豪,大聲說道:「恭喜少爺,賀喜少爺,連續晉級,老奴於榮俱焉,少爺晉級震天龍鳴,驚呆了青木宗一眾修士,幸好被余師大陣攔住,老奴也差點被驚嚇到屎尿**,少爺你真是真龍轉世,蓋代英才……」

連續晉級!震天龍鳴!

孫豪豁然,這老李也算是人精,看似恭維自己,實際在提醒自己這次動靜太大,得有個說法,得有個思想準備才行。

話說這老李雖然齷齪了點,但還是挺精,說不定自己給他個機會,他就會成為一個人精。

不過,聽了老李的話,孫豪揮揮手讓他回去:「我知道了,別拍馬屁了……」,說完,原本走出房子的腳又縮了回去。回到自己的修鍊室,聽了老李的話,孫豪得想想自己見了余師和幾位師兄們應該怎麼說,還有,青老那邊估計也得去一趟。

這事馬虎不得,須得仔細想想。

思考了一會,孫豪這才走出修鍊室,逐一拜訪幾位師兄,並帶著幾位好奇心十足害死貓的師兄一起拜訪師父余昌明。

余昌明心情不錯,孫豪他們進來時,正在喝茶哼曲。實際上,這也是余昌明的修鍊之道。

余昌明是自己的師父,對自己也分外看重,這次自己修鍊,還給自己很好的扶持,於情於理,孫豪得把自己的一些底細交代給他,當然,耳濡目染之下,青老的告誡也歷歷在心,有些事,涉及自己的核心機密,連青老都不曾查問究竟,自然也不便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