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仙俠武俠小說 >九煉歸仙 >第一百一十八章百二十度

第一百一十八章百二十度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仙俠武俠

催生神識之後,孫豪的修鍊生涯再度恢復平靜。ads:本站換新網址啦,速記方法:,.cmxsw這種平靜的背後,有著孫豪一顆日益膨脹的心,一顆讓他想看看,想體驗體驗廣袤修士世界的心,正是帶著這個願望,孫豪一邊修鍊,一邊積極為自己外出歷練開始準備。

平靜的修鍊生涯里,孫豪和三位師兄也逐漸熟悉起來,尤其是二師兄彭清瓊,這短小精悍的修士是個自來熟,也喜歡串門,一來二去,老四老四就叫得特別順口了。

大師兄穀雨把師父余昌明的性格學了個成,活脫脫是余昌明的再版,一副溫文儒雅的派頭,沒事,還喜歡手中拿個扇子,翩翩生風。

只有三師兄向大宇,話不多,酷酷的,往往是彭清瓊說了幾十上百句,這傢伙才蹦出兩字,「廢話」,而往往,這傢伙說完後,依然酷酷地做自己的事,倒是彭清瓊被氣得火冒三丈:「向文藝,決鬥,我要跟你決鬥……」

然後,向大宇會說:無聊,便不再搭理氣得一佛升天二佛涅地的彭清瓊了。

這樣的戲碼,兩人沒隔幾天都會上演那麼一回。孫豪在好笑之餘,也覺溫馨,別看他們鬧,但兄弟情感一定淺不了。

在四象居,孫豪安靜的修鍊,看似悠閑,實際修鍊內容並不少,陣符之道、鍊氣、練習法術、神識的熟練和應用、煉丹術典籍的精研閱讀等等,孫豪沉下心了,不急不躁,每天一點一點,如同海綿一般吸收著對自己成長有幫助的各類知識。

孫豪的一級陣符之道已經達到了瓶頸,開始涉獵二級陣法的布設,二級符篆現在孫豪還沒有辦法,因為,孫豪還沒用掌握任何一門築基期修士的術法,這二級符篆之道,就無從談起了。

同時,孫豪也在精研余昌明傳授下來的「百刻度法」,以前,制符也很,布陣也好,都是全憑經驗,對角度並沒有準確描述,現在,有了余昌明的「百刻度法」作為參照,孫豪實用布陣和制符時,準確度得到了較大的提升。

布設二級陣法,有兩個難點,其中一個就是二級陣法的精準度要求更高,余昌明的「百刻度法」,很好的解決了這個難題,當然,對已經誕生神識的築基修士來說,神識對角度的把握更為精妙,自然布設二級陣法的問題是不存在的。

不過,就算是對築基修士,孫豪覺得余師的百刻度法應該也是彌足珍貴的,因為這是一種難得的布陣思路。

對現在的孫豪來說,有了百刻度法,有了神識,二級陣法的精準度自然更加不在話下。

布設二級陣法的第二個難點就是修士的鍊氣修為限制,孫豪此時展現在四象居的修為是鍊氣七層,以這樣的鍊氣修為,是不能支持布設二級陣法的龐大真氣需求的,要知道,築基修士,體內真氣化液,質量和總量要遠遠高於鍊氣修士,才能順利拘足夠二級陣法的天地靈氣為己所用。

因此,孫豪多次嘗試布設二級陣法都以失敗告終,不過,在四象居,孫豪並未盡全力一試,孫豪現在兩種真氣在身,都是積累雄厚的鍊氣八層後期,木屬真氣有木丹,火屬真氣有火苗,木丹和火苗加成之下,孫豪以為自己如果全力一試,應該能布設出二級陣法。

平靜的修鍊了二個多月,就在孫豪出發試煉提上議事日程之時,發生了一件出乎孫豪意料之外的事,讓孫豪的出行計劃又推遲了幾天。

這件事是件好事,余師,余昌明在給幾位弟子授課時,得到弟子的啟發,感覺到了修鍊瓶頸的鬆動,用貢獻度換取了小築基丹,準備閉關築基去了。

余昌明這份機緣並不是來自孫豪,而是來自平時不怎麼說話,三棒打不出一個屁的三師兄向大宇。

就在最近的一次授課之後,余昌明讓弟子自由提問。

弟子挨個發問,孫豪之後才是向大宇。

因為向大宇話最少,要問的東西也最少,自動排在了孫豪的後邊,按彭清瓊的話來說就是:「反正向文藝也問不出什麼來,讓他排最後得了」。

其實,彭清瓊自然知道,自己幾個把要問的問題都問了,向大宇跟著學了,自然也就不必要再問,反正這傢伙話不多,這樣剛剛好。

原本以為這次向大宇會按例來個「沒有」,然後大家各回各家的。

沒想到,在余師把目光投向向大宇之後,這滿臉胡茬的大個子,那細小的雙眼居然冒出了精光,開口說出四個字:「百二十度」。

「百二十度?」彭清瓊奇怪地叫道:「向文藝,你腦子糊塗了吧?百刻度法,你知道不?什麼叫百二十度……」

向大宇沒理彭清瓊,看著余昌明,依然執拗地說了四個字:「百二十度」。

「百二十度?」余昌明在稍稍驚詫之餘,臉上浮現一絲奇怪地神色,淡淡地笑容不見了,隨即一臉思索,一臉疑惑的表情浮上臉龐。

「百你個……」,彭清瓊正準備沖向大宇嚷嚷:「百你個頭…..」的時候,孫豪一手捂住他的嘴,然後朝余師那邊使了個眼色。

彭清瓊這才愕然發現,余師這個時候明顯進入了思考的狀態,顯然,這個「百二十度」對余師有了觸動。

彭清瓊張大了嘴,能塞進去一二鴨蛋,這怎麼可能,難道這向文藝的百二十度真正有道理不成?

此時,隨著余昌明的沉思,修鍊室內遽然安靜下來,就連穀雨,也把扇子收了起來,不再搖動,師兄弟幾個老老實實地坐在蒲團上,靜靜地看著余昌明思考,只有那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