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仙俠武俠小說 >九煉歸仙 >第一百一八章 探底來了

第一百一八章 探底來了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仙俠武俠

在峻山別院修鍊劍直刺的過程中,小婉過來了兩次,第一次帶來了孫豪所需的相關資料。

資料裡邊的確也有白鹿修士「一黑丹,以水化之而服,那修士,卻是重接斷臂」的記載。

也就是說,「漢水白鹿」的確用過黑玉斷續丹。

小婉第二次前來峻山別院,卻是因為孫豪一直關注的玉家遇見了麻煩,小婉特意前來,徵求孫豪的意見。

玉坤龍老父親玉大成在外城子午街區,開始了一個玉家坊煉器鋪子。

到京華城一年以來,孫豪很好地履行了對玉坤龍的承諾,讓竹林苑對玉大成的煉器鋪子諸多照顧,一年中,孫豪每當閑暇之時,也會去玉大成的玉家煉器鋪看看,一來二去,倒是跟玉大成還有玉蕾混了個臉熟。

對了,玉蕾就是玉藍,這丫頭年歲不大,但頗有主見,自覺玉藍太老土,遂改名玉蕾,人稱「蕾蕾」了。

因為孫豪有過額外交代,此時玉家煉器鋪遇見麻煩,小婉自然須得知會孫豪一聲。

這麻煩卻是和孫豪有所關聯。

二樓拍賣大會時,孫豪不是掃了木秀唐登封的臉嗎?把木秀的一張臉打的啪啪作響。

他的幾個跟班不服氣,勢要教育教育孫豪。

板子打在了玉家煉器鋪上。

孫豪趕到玉家坊時,玉家坊正鬧得一團糟。

隔老遠,孫豪就聽見玉蕾的童聲:「武猴子,你敢,你今天要是敢封我們玉家坊,我哥哥一定不會饒過你的……」

玉蕾嘴裡的武猴子,卻正是唐登封的跟班小武,武閑朗,這傢伙生得尖嘴猴腮,外號正是猴子。

武閑朗並不著急封鋪子,高聲說道:「你這玉家坊,三年,沒有給宗門執事堂報備收入情況,沒有上繳應該的管理費用,按照宗門規矩,須得封門三月……」

玉大成個子不高,身體微胖,滿面賠笑:「武師兄,消消氣,消消氣,以前,都是我家坤龍在給執事堂報備,你看這事整的」。

「玉坤龍玉師兄?」武閑朗神色一正,大義凜然地說道:「宗門規矩,對事不對人,宗門執法隊,認理不認人,玉家坊,我武閑朗封定了……」

「這玉家坊,你還真封不了」,武閑朗話沒說完,孫豪清朗的聲音傳了過來:「青木執法隊,好大的威風,什麼時候,親傳弟子親屬的商鋪,你們都敢執法了?」

說話之間,孫豪已經來到了玉家坊門前,站在了對峙雙方的中間,對著玉大成淡淡一笑:「見過伯父」,這卻是世俗的稱呼,隨即又對他身邊的小胖子朱德正點點頭,算是打了招呼,最後,才沖蕾蕾笑道:「蕾蕾,最近又調皮了?生氣可不好,生氣了就不漂亮了」。

小胖子朱德正十多歲,五小瘋中的器瘋子,玉家坊煉器師,跟孫豪還有著一段淵源。

看到孫豪前來,玉大成眼前一亮,低聲說道:「孫師兄,你看這事……」。

「伯父不必客氣」,孫豪淡然笑道:「我和坤龍師兄惺惺相惜,你當我是晚輩就好」。

玉大成明白了孫豪對玉家坊照顧有加的原因,心中鬆了一口氣:「那我就不客氣了,小豪,這事就麻煩你了。」

孫豪轉頭,向武閑朗一行看去,淡淡說道:「武師兄意欲何為?」

「意欲何為?」武閑朗哈哈大笑:「身為執法弟子,在此執法,乃是份內之事,我倒是想知道,師弟到此,意欲何為?」

孫豪悠悠問道:「師兄到底先是青木宗弟子,還是先是青木城中城的執法修士?」

「這!」武閑朗不知孫豪意思,但是還是說道:「自然是先是青木宗弟子了」。

「既然先是青木宗弟子」,孫豪聲音陡然變得嚴厲起來:「青木宗,弟子三等,由低到高,分別是外門、內門以及親傳弟子,三等弟子,身份高下自判,宗門鐵律,亂上制者,罪死不赦,本人正是親傳,你區區一名內門弟子,叫你一聲師兄,那是抬舉你,別給臉不要臉」。

「你」,武閑朗手指孫豪,氣得渾身發抖,原本以為仗著自己修為高過孫豪,能壓制孫豪,沒想到孫豪直接拿身份說事。

「你什麼你?」孫豪暴喝:「爾等三人,還不速速散去,要不要我叫宗門執法隊了」。

武閑朗自然也不是那麼好打發的,心中一橫,脖子一硬,大聲說道:「孫豪,既然你出面抗下這件事,那麼好,作為同門,少不得要討教討教了,只要你能讓我服氣,這事自然作罷,不然,就算被執法弟子抓,這玉家坊我也封定了」。

修士出爭執了怎麼辦?手上見真章。

正是武閑朗的說法,討教討教。

武閑朗這是要伸量伸量自己了,只怕,他們在這玉家坊鬧事的根本目的,也就是這個了。

不過,就靠這幾個廢柴,也想打探我的跟腳?

孫豪臉上浮現出淡淡地笑容:「好,如你所願,我們演武場見」。

一大幫人,前呼後擁,趕到了演武場。

演武場的規模不小,佔地足有四十多畝。足夠修士騰挪閃躍。

孫豪四人,駕馭飛劍,降臨在演武場上。

剛剛落地,孫豪手一揚,兩隻手中,同時出現大把符篆,二話不說,神識一催,兩手之上的符篆不要錢的朝三人扔了過去。

一邊扔,孫豪一邊淡笑著說道:「我孫豪師從陣符堂,這別的不多,符篆不少,你們好好享用吧」。

符篆?對面三人,還沒有完全反應過來,好傢夥,大片大片的青木囚籠籠罩上來,三人立馬被一片片青藤給纏住了,動彈不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