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仙俠武俠小說 >九煉歸仙 >第三百四二章 丑劍沉香

第三百四二章 丑劍沉香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仙俠武俠

只幾息時間,孫豪下墜速度奇快,瞬息消失在兩位元嬰大能的神識之中,往下直掉。

當然,元嬰修士也知道,修士大多都有一些手段,恐怕也不會那麼輕易隕落,但是,在這積炎山內,在烈焰煉獄深處,孫豪這一掉,不知會掉到什麼位置,就算是僥倖存活下來,只怕也很難輕易爬得上來了。

說不定,很可能就會活活困死在這地底深處。

孫豪暫時還沒想那麼多,對孫豪來說,當務之急是如何保命。

心中發橫,其他法劍不行,就只能御使沉香劍了,火龍劍雖然是靈劍,但是其材質比其他法劍高不了幾個檔次,估計在這熾白火焰之中,也撐不住幾息,只有沉香劍,凝鍊了大夏龍雀的沉香劍,才有可能在這熾白的純火煞中堅持下來。

孫豪心神一動,沉香劍出現在身前。

孫豪在空中一個翻身,站在了沉香劍劍脊之上,沉香劍微微一沉,從空中直接墜落幾分,孫豪加大御劍力度,青帝長生真元全力以赴,傾注在沉香劍上,磅礴的真元支撐之下,沉香劍終於穩住了,孫豪急速下降的速度這才稍稍一緩。

孫豪不知道自己現在的位置距離地面有多高,向下望去,依然是通紅一片,深不見底,沉香劍下墜的速度雖然稍減,但是總體來說,依然在不停下墜,這就說明,孫豪目前所處的高度,超過了他御劍能達到的最高高度,只有這種情況。他才會如此這般。不由自主往下降落。要不然,孫豪完全可以御劍平穩停在空中了。

而且,孫豪驚駭的發現,沉香劍的本體,居然也耐不住熾白火焰的煅燒一般,雖然堅持的久了一些,但也逐漸開始軟化,又有了被熔煉的趨勢。

對此。孫豪只能報以苦笑,無可奈何。

沉香劍已經是他壓軸的靈器了,沉香劍都不行,孫豪也沒有太好辦法。

好在,沉香劍軟化到一定程度之後,達到了大夏龍雀殘片部位之時,這種軟化嘎然而止。

大夏龍雀不愧是大夏國器,僅僅只是殘片,就強悍無匹,熾白火焰雖然厲害。但是,不能把它有半點損傷。更別提是煉化了。

因為大夏龍雀殘片已經被孫豪按照雀奶奶的辦法融入了沉香劍,也算是沉香劍本體的一部分,所以,這殘片還自主發動,保護沉香劍本體也不被這熾白火焰給完全煉化溶解。

沉香劍終於慢慢穩定了下來,不至於全面崩潰,孫豪心中不由大定,有了沉香劍御使,自己倒是不至於出什麼大事。

不過,孫豪馬上又啼笑皆非地發現,原本就不是很好看,不是很規則的沉香劍,歷經這熾白火焰煅燒之後,這形象,就更加的慘不忍睹了。

以前,再怎麼說,沉香劍出,沒人說這劍不是劍的,基本上還是一把劍的形狀,現在倒好,沉香劍被煅燒的完全變形,可以說,此時的沉香劍,其形狀更接近了大夏龍雀的殘片形狀。

好傢夥,孫豪都不好意思說他是劍了。

看來,煉器勢在必行了,要不然,孫豪都不好意思拿沉香劍出來用。看到沉香劍的修士,估計百分之百會認為這是一件奇門器物,而絕對不會認為這還是一把劍。

孫豪苦笑一番。

這時,卻發現沉香劍下降的速度再次得到緩和,頓時,孫豪心中一動,催動「青帝長生真元」,御使沉香,開始向側面飛行。

築基修士側向飛行,也是自高空急速墜落之後的一種緩衝手段,這是御物飛行的一個小竅門,孫豪倒是牢記於心。

鍊氣修士和築基修士御物飛行都有高度限制,御物之時不能超過地面一定高度,那麼,有的時候,遇見落差極大的懸崖之時,鍊氣修士和築基修士常用的辦法就是側向御物,通過御使法器或者是靈器向左右兩側不斷變向,減緩下降速度,減緩落地速度,從而保全自身。

就這樣,孫豪御使著已經完全看不清劍型的沉香劍,盤旋著,下降速度慢慢降低下來,也逐漸地接近了這虛空的底部。

從下降的速度還有時間來看,這一段虛空的實際高度或許並不是太高。

這是孫豪的第一個判斷,然後,孫豪覺得,這段虛空,或許真正就是巨大的氣泡一般的存在。

因為這虛空的底部,又是一條緩緩流動,有氣泡不停出現的巨大岩漿河流。

這裡和上邊的岩漿稍有不同,這裡,孫豪能看到不少類似虛空這般存在的巨大氣泡,岩漿邊上,還能看到被燒得通紅通紅的山體,不少部位,甚至是有能夠落腳的巨大玄武岩彷彿是岩漿河流的河岸一般。

就連岩漿之中,也不時有玄武靈岩漂浮其上,從岩漿里緩緩流過。

孫豪駕馭沉香劍,盤旋而下,經過不斷盤旋,孫豪終於卸掉了急速墜落的強大力道,輕巧而隨意地,孫豪落在了一塊巨大的玄武岩之上。

神識一振,孫豪正待收起沉香劍,這時,小火鼠從靈獸袋內,探出小腦袋,沖著孫豪前方的岩漿之中,吱吱叫喚起來,好像在提醒孫豪,需要高度注意。

孫豪心中一動,沉香劍飄於自己頭頂之上,目不轉睛,看向前方。

小火鼠的吱吱叫聲好像驚動了什麼,也或許是孫豪的到來,讓前方的岩漿之中覺察到了異物氣息。前方岩漿之中,產生了讓孫豪頭皮發麻的變化。

前方岩漿之中,流動的岩漿彷彿是活了過來一般,一個個人形逐漸浮現出來,孫豪一眼望去,那是密密麻麻,不知道有多少人形。

孫豪心中叫苦,這麼多岩漿獸!麻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