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仙俠武俠小說 >九煉歸仙 >第三百六六章 韻律再現

第三百六六章 韻律再現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仙俠武俠

當日,把孫豪安頓進山峰別院之後,藍蘭和陸敏曾經有過一段對話。

當時,藍蘭很好奇地問:「師父,這孫豪很厲害嗎?」也難怪她好奇,就在她的眼皮子底下,陸敏的神態變化了幾次,是一次比一次更嚴肅,到最後,藍蘭能夠感覺得到,自己這素來傲氣的師父已經是以十分尊敬的語氣在跟孫豪說話了。

此時,旁邊無人,她自然要好奇地問一問了。

當時,陸敏是一臉嚴肅地對她說:「這孫豪,弟子銘牌乃是金丹真傳,也就是說,他本人乃是青雲門金丹大能的真傳弟子,來頭不小,更重要的是,他自報孫沉香,那就只有一種可能,他乃是青雲門的封號修士」。

封號修士?她師父本身就是封號修士,可是為什麼不見師父報封號呢?更是不解。

陸敏嘆了一口氣:「小蘭,為師這彩鳳修士的封號,卻是只能在這方圓千里範圍內有效,並不被青雲門所認可,而他,看修為僅僅只是築基初期,居然就已經獲得封號,真是不敢想像,要知道,他這封號,可是整個青雲門內都能得到承認的,哪怕是築基後期修士,只要是沒有封號,見到他,都要矮上幾分......」

當時,陸敏說的雖然是語重心長,但是藍蘭還是沒有什麼直觀的感念,只不過,為孫豪辦事時,還是很自覺的用心了許多。

倒是沒有想到,辦完事,孫豪居然還直接打賞了她一個玉瓶。這玉瓶之中只有一顆靈丹。靈丹藍蘭從來沒有見過。但師父說這孫豪厲害無比,想來這靈丹應該不會太差。

藍蘭揣著靈丹,也揣著興奮,進門就叫:「師父,師父,那孫豪給了我一顆靈丹」。

陸敏被藍蘭叫聲驚動,臉帶不渝,盤膝而坐。沉聲清喝:「修士修行,即是修心,跟你說過多少次了,遇事要淡定,要大氣而沉穩,你看看你,你看看你,都修行到哪兒去了,為師的話,當成了耳旁風嗎?」

藍蘭吐吐舌頭。英氣勃勃地俏臉上紅暈更甚:「師父,你先給我瞧瞧。這是顆什麼靈丹,你把那孫豪誇的厲害無比,想必他給的靈丹一定就不會太差吧?」

說完,一把把玉瓶塞給了陸敏。

陸敏無奈搖搖頭,接過玉瓶,不慌不忙,神識一掃。

靈丹一顆,神識一掃。

陸敏臉上露出疑惑神色,這靈丹有點眼熟,什麼地方見過,仔細回想......

「這不可能吧?」陸敏想起了什麼,地上一躍而起:「怎麼回事?他怎麼會給你這種靈丹?」

說話之間,臉上一臉不敢置信,十分困惑。

藍蘭吐吐舌頭,提醒師父:「淡定,師父,你剛剛說的,淡定」。

陸敏玉臉一紅,暗罵自己養氣水平不夠,白白在徒弟面前掉分了啊,稍稍吸了一口氣,陸敏緩緩說道:「這靈丹,乃是築基丹,其品質,應該至少是中品以上,更大的可能是上品築基丹」。

藍蘭眼珠子猛地瞪得溜圓,纖指指著這玉瓶,有點結巴地問道:「師,師父,這,這,築基丹,上,上品?」

陸敏點點頭,臉上帶著欣慰的笑容:「小蘭,你真是好福緣,這次,怕是你築基有望了」。

「師父」,藍蘭弱弱地叫道:「拉我一把」。

陸敏看向她,問道:「咋了?」

「我要暈......」藍蘭話沒說完,已經撲通一聲,暈倒在地。

陸敏一愣,看看暈倒在地的弟子,看看手中的玉瓶,不由啞然失笑。

山峰最高處,孫豪手拿玉簡,莫名搖頭,笑了一笑,沉下心來,收起儲物袋,繼續學習自己的「土遁術」。

土遁術論完土的分類之後,又闡述了土的特性,這些東西,倒是跟聚氣累土決記載的土屬性相差無比,孫豪早就銘記於心,很快掌握。

論土之後,土遁術開始進入正題,也就是一些奇妙的法決,這些法決,需要修士牢記,法決結合土屬性真元驅動,修士操練熟練之後,才能最終實現土遁。

和普通法術有起手式差不多,土遁術也有起術的標誌,不過,因為這種法術的特殊性,這種起術的標誌是十分隱晦的,若不用心觀察,還真的很難發覺修士會施展土遁術。

土遁術的施術起術,也就是施法第一步名為立土感知,也就是立於大地之上,感知大地土質屬性,此為起術式。

然後,秘法催動,口訣運轉,修士迅速進入施術第二步,感土,這個感土,卻是感知立身所在之地的土屬性靈氣。

大地之土和土屬性靈氣有區別,但也有勾連,土遁術的原理乃是認為,土屬性靈氣即是大地之土的寵兒,是大地之土的精髓與精華,同時,土屬性靈氣也是大地之土的操控者,規避者。

土遁術之中,對於這種法術的原理並沒有太多敘述,但是,孫豪依然從這施法的步驟當中,有了些許體會。

感知土屬性靈氣之後,修士要驅使自身的土屬性真元,調節自身,進入土遁術第三步,容身入土,也就是通過秘法口訣,讓修士也偽裝成為土屬性靈氣一般,這一步成功之後,土遁術進入第四步,入土,修士化身土屬性靈氣,鑽入大地土層之中。

最後,當然就是統御大地之土,破土而行,是為土遁了。

孫豪牢牢記住土遁術的施術秘訣,牢牢記住土遁術的施術步驟,反覆在心中演練土遁術的施術過程,直到把這個過程記憶的滾瓜亂熟之後,孫豪這才步出這間靜室,來到靜室之外的院子里,站立院子中間,開始練習土遁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