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仙俠武俠小說 >九煉歸仙 >第三百六八章 彩雲二絹

第三百六八章 彩雲二絹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仙俠武俠

孫豪在彩雲峰六年,低調到令人髮指,可以說,彩雲峰上下,認識孫豪這位金丹真傳的沒有幾個。

但是,與其相反的是,大門不出二門不邁的孫豪,對整個彩雲峰的情報卻是瞭然於胸。

老賈和老李兩個老傢伙沒事就在峰上轉,也差不多就是孫豪的雙眼一般,彩雲峰上,大多數修士的情報,孫豪都過目過,以孫豪過目不忘的記憶力,這些情報自然是牢記於胸。

自從孫豪進階到築基中期以後,孫豪的神識差不多達到了築基期修士神識的極限,在沒有阻礙的飛石峰,差不多能覆蓋整個峰頭,遠遠超出了陸敏。

現在,孫豪神識之內,陸敏正在神態恭敬地迎接一隊女修,這一隊女修身著青雲門服飾,卻是他彩雲峰弟子。

對照心中資料,如果他沒有記錯,帶隊的兩名女修應該就是彩雲峰中,這一輩築基修士中很傑出的兩位核心弟子,彩雲二絹。

彩雲二絹,在整個青雲門的築基弟子之中,修為戰力,都算是處於上流,小有名氣。

當然,相比之下,更加讓她們聞名青雲門的,卻是她們那各具特色的容貌特徵,為青雲門男修津津樂道,並趨之若鶩。

彩雲二絹,一名陳絹,一名張絹,二絹不同姓乃是來自不同的附屬國度,但二絹從小拜師彩雲峰,情同姐妹,同進共出,加上姐妹兩人俱都容顏出眾,修為了得。這才被人冠以彩雲二絹的美譽。

二絹各有特色。

陳絹的特色。乃是一個「母」字。不錯,母儀天下的母,陳絹長得微微富態,從小到大,言談舉止,同齡人尤其是同齡男修總會不自覺把她視同慈母一般,敬佩愛戴,乃是不少具有念母情節男修的夢中情人。其母性,其聲音,讓人如沐春風,一眼難忘,此時,陳絹正在跟陸敏說話,一口糯糯的聲音,讓孫豪很容易就分辨出這是陳絹無疑。

當然,如果只有陳絹在場,孫豪倒是不一定能認出她來。但是,再加上她身邊那位。孫豪就一定可以確定這是彩雲二絹無疑了。

她的身邊,站著一位婷婷玉立的女修,這女修身材修長,一眼看去,絕對會讓人終生難忘,這女修太「白」了,青雲門轄區之內,人族膚色有多種,其中也有白色肌膚人種,但是,哪怕是白色肌膚的人族,在這位女修面前,都不敢自稱自己是白人。

老賈給孫豪講述張絹之白時,是眉飛色舞,老賈的說法是:「好傢夥,那個白,簡直比白癜風還要白」。

孫豪當時差點一個踉蹌給摔倒在地。

現在,看到真人,孫豪覺得,老賈這傢伙簡直是暴殄天物,這個白,怎麼能用白癜風來形容呢?白癜風能白的這麼自然,這麼順眼,這麼純凈不?

不管怎麼說,孫豪是認出了這一隊女修正是來自自己的彩雲峰。

這隊女修一共有八名修士,其中還有一名孫豪的熟人,當年,跟孫豪一起進入過龍雀秘境的女修,軒轅紅的跟班,女修夢瑤,也在這小隊之中。

此時,陳絹眉頭一皺,再次問道:「你是說,這飛石峰有個少年修士,名叫孫豪,自稱是我青雲門金丹真傳?」

陸敏額頭稍稍有點冷汗:「他倒沒有自稱金丹真傳,不過,他的弟子銘牌之上,有一朵青雲,似飄忽九天之上,青雲旁邊,還有一條七色彩虹,栩栩如生......」

張絹摸摸腦袋:「噢,按照你的說話,這倒的確是我青雲門金丹真傳,而且,好像還是我們彩雲峰的金丹真傳,不過,姐姐,我怎麼沒聽說過孫豪這號人物,還真是奇怪了,該不會是冒充的大騙子吧?」。

孫豪......

沒想到自己這金丹真傳如此沒有存在感,看來,自己太低調也不是個事啊,同是彩雲峰的築基修士,居然都不知道自己的存在,汗一個。

陸敏額頭冷汗更厚,心中想到,該不會是冒充的吧,按理不像啊,出手就是上品築基丹的人物,有必要冒充嗎?看其神態,也很自然隨意,如果這都是騙子,這騙術也就真是太厲害了,話說,他有必要騙我們九仞宗嗎?

陳絹搖搖頭,柔聲說道:「這個骨節眼上,應該不會有修士敢冒充我彩雲峰真傳,這孫豪我依稀有點印象,當然,或許也是是峰上那位金丹師叔最近收下來的金丹真傳,可能還沒到祖師堂備案吧,不過,這不要緊,陸護法,你帶我們前去一看便知真假」。

這時,隊伍中,夢瑤輕輕叫了一聲:「兩位師姐」。

張絹心直口快地說道:「夢瑤,有什麼只管說,都是姐妹,不要如此拘謹」。

夢瑤剛剛築基,在隊伍中算是小輩,聞言笑了笑,這才說道:「這孫豪,如果我沒記錯,應該是六年前,龍雀秘境之後,紫煙師叔收下的金丹真傳,當時他以創記錄的高分獲得秘境試煉第一,宗門賜予他沉香修士封號」。

孫豪,孫沉香!!

那個低調到令人髮指,大多數彩雲峰修士只知道有這麼個人,不認識這麼個人的金丹真傳,原來是他,這就說得通了。

二絹姐妹對望一眼,張絹不屑地說道:「原來是他啊,我還以為是什麼了不得的人物,原來不過是龍雀秘境的幸運兒而已,要不是我早生了十年,這秘境第一還輪不到他,哼哼哼......」

孫豪.......這是個不服氣自己的,果然,自己勇奪秘境第一,被青雲門很多築基修士惦記著,還好自己低調,不然,估計這麻煩少不了。

陳絹瞪了張絹一眼,柔聲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