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仙俠武俠小說 >九煉歸仙 >第三百七五章 不為蓬蒿

第三百七五章 不為蓬蒿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仙俠武俠

九仞峰這種罡風密布的環境之中,哪怕是眼力了得的修士,視力都受到了一定影響,二絹眼中,孫豪兩人,就是兩個黑點停留在五百仞高空之處。

兩個黑點在這高度一停半天,張絹正在說:「姐姐,你果然猜的沒錯,看樣子,那孫豪,的確是打算在五百米仞凝鍊天罡了…….」

話音未落,高空之上,傳來金曉蘭中氣十足的哈哈大笑之聲。

二絹面面相覷,不知這金宗主為何,或者是聽到了什麼讓她高興興奮地事,居然如此暢快大笑。

隨即,她們發現,兩個黑點中的一個,再度向九仞峰上,急速攀升。

張絹有點傻眼地問道:「姐姐,這個是孫豪還是金宗主?」

陳絹也疑惑地說道:「看不清楚,不知道是誰,奇怪,怎麼只上去一個?」

張絹:「那我們再上去一點,仔細瞧瞧?」

這時卻發現,九仞峰上居然起霧了,大霧瀰漫,得,就連那個黑點也看不到了。

陳絹想了想,搖頭說道:「不用上去了,走,妹妹,我們回去等著就是,有些事,並不需要知道答案,知道答案了,對我們也並沒有什麼好處,這事,放在心上即可」。

張絹吐吐舌頭:「我知道了,姐姐」。

姐妹二人相視一笑,靈劍一轉,緩緩向下下降而去。

上空,盤膝閉目而坐的金曉蘭,眼睛一睜,看向二絹離去的方向。臉上出現欣賞神色。旋即。又閉上了雙眼,盤膝坐在自己的靈劍之上,在這漫天罡風之中,如同那定山巨石,紋絲不動。

不再保留自己的修為,孫豪御使沉香劍,外放五寸純火神罡,催動真元。劍直刺向上,斜沖而去,任憑罡風凜冽,似欲撕裂一切,但孫豪依然颯颯而上。

九仞之罡,百仞一階,一階一重天。

孫豪御劍,迎風而上,勢不可擋,氣勢如虹如破竹。不過盞茶功夫,放開手腳的孫豪已經之上三百仞。達到了九千八百的高度。

這裡,已經達到了天品地煞極限,天風罡氣幾成實質。

天空之中,不時肉眼可見,青色罡風風刃一閃而沒,此高度,已經堪稱絕世風罡所在之處了,用此風罡凝鍊修士地煞罡氣,即可生成三寸神罡。

哪怕是當年的有熊老祖,也稍稍差了一線,未能凝鍊三寸神罡而引為畢生憾事。

此時,孫豪只須在此穩住身形,用心拿這絕世風罡打磨自己的純火神罡,即可得到那成品的五寸神罡了,神罡成品之後,其剛勝金鐵,利賽飛劍,妙用無方,必將成為孫豪的又一大殺器和底牌。

站立在沉香劍上,孫豪面帶微笑,臉上稍稍有些紅潤,微微思考幾息之後,孫豪沉香劍一振,再度向上攀升而去。

孫豪此舉,意料之中,清理之中。

孫豪五寸神罡在身,這個高度並不是他的終點。

下方閉目而坐的金曉蘭,臉上露出欣慰的神色,不知為何,片刻之後,又露出絲絲擔心,絲絲遺憾的表情。

有熊金氏曾經推測,如果有那後輩築基期弟子,能登上這九仞峰巔,或許會得到些許有熊遺澤。

話是這麼說,但是時代變遷,誰會料到九仞峰會沒落多年。

宗門弟子已經少來凝鍊天罡,尤其是九千五百仞以後的天風罡氣,更是悠久到金曉蘭掌管之前已經就久無弟子問津了,可以說,到了九千九百仞以上,那種天風罡氣的厲害程度,金曉蘭都嘆為觀止。

實話說,哪怕孫豪亮出了五寸純火罡,金曉蘭依然不是很看好孫豪。

孫豪要想登上峰巔,怕是很難。

上來九千九百仞的高度之後,每前進一仞都會是一個巨大的考驗,要想達到九千九百九十九仞高度,難,真的是很難很難。

金氏有鐵律,金氏後輩,時代守衛天罡,可觀弟子凝鍊天罡,但是,切忌相助凝鍊天罡,對孫豪凝鍊天罡,金曉蘭也只能是愛莫能助,靜觀其變了。

御使沉香,孫豪攀升到了九千九百仞高處,九仞峰之巔已經是隱約在望。

此時的孫豪,狀態還好,消耗也並不是很大,絕世風罡雖然如同無處不在,風刃劈砍在孫豪身上時也是噼啪作響,但是,五寸純火罡,終究是那達到了五寸厚度的奇特罡氣,倒是讓孫豪安然無恙地抵達了現在的高度。

到了這裡,孫豪明顯的感覺到了,九仞峰上方這虛空之中,環境再度一變。

所謂高處不勝寒,這裡的氣溫已經很低很低,就連孫豪這樣的修士,彷彿都感到陣陣刺骨的寒氣無處不在,這裡已經不見了高山植被,有的只是彷彿是覆蓋著厚厚冰層的泛青山體,雖然沒有施展土遁術,但孫豪也敢肯定,這裡的土,一定是凍土無疑。

這裡的罡風,已經不是普通的絕世罡風了。

這裡的罡風居然如同有了靈性一般,不再盲目四處飛散,而是發現孫豪這個外來人一般,四面八方匯聚而來,攔截在孫豪前進的道路之上。

孫豪頭皮發麻地發現,上空這些罡風,居然不時變換形態,一時如獅,一時如虎,一時似豹,一時似狼,對著孫豪,虎視眈眈,好像是在模擬著各種撲擊動作。

孫豪心中知道,如果自己要想登上這九仞峰巔,這些充滿靈性的風罡,必然會成為那攔路之虎。

臉上有著淡淡笑容,孫豪看看上方九仞峰巔,再看看下方,雨霧升騰的九仞山體。

腳下一踩,沉香鋒芒畢露,孫豪嘴裡朗聲大喝:「雙腳踏翻塵世浪,一肩擔盡古今愁;仰天大笑登九仞,我輩豈是蓬蒿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