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仙俠武俠小說 >九煉歸仙 >第四百二五章 戰陣之威(五)

第四百二五章 戰陣之威(五)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仙俠武俠

「十天干十二地支,天干,猶木之干,強而為陽;支,猶木之枝,弱而為陰……」陽章良朗朗開口,有絲絲疲憊的星目之中,灼灼生輝,淡笑和自信再度浮上了臉龐,藉助老祖之力,三略之助,他卻是真正的吃透了眼前陣法。

雙手持扇,微微躬身,陽章良四周一轉,卻是對魔修們對自己的支持表示謝意,然後朗聲說道:「各位同道,隨我破陣。」

甲乙丙丁……天干之位,每個方位二十名同道,子丑寅卯……地支之位,以十遞進,魔修們在陽章良的協調指揮之下,迅速找准位置,陽章良,羽扇輕搖,依次指明攻擊方位。

魔修們不急不忙,同仇敵愾,士氣可用,進退有據。

這一次,已經坑害了陽章良兩次的陣法,終於被他真正吃透。

陣法之內,孫豪身上,血煞滾滾,映照著他整個人都顯得凶厲十分,讓孫豪沒有想到的是,剛剛兩次變陣,擊殺五十多名修士,冥冥之中,其血煞卻是累積到了他的身上,真是無心插柳柳成蔭,這五十多名修士擊殺之後,他身上的血煞之氣再度濃厚異常,勢必能將他的血煞凝鍊又向前推進一大步。

想一想,這卻也是意料之外,清理之中,天道恢恢,自有其判斷標準,這些魔修乃是被孫豪變陣擊殺,其煞氣累積在孫豪身上,卻也是順理成章。

不僅僅如此,青雲戰舟之內,戰功榜上。無名氏的積分排名再度猛地上揚。直接衝進了前一百之內。值守弟子不敢大意,趕緊上報。

這種上漲的勢頭,戰場之中,也就是殺魔盧山才這麼猛過。

孫豪根本不知道,自己的積分變化再度在青雲戰舟之內掀起了一陣風波。

此時,孫豪虎目睜開,手拿一顆靈石,作勢欲彈。卻終於輕嘆一口氣,把這靈石給收了起來。陽章良陣道造詣本就不弱,此時,秘法加持,如有老祖附體一般,其陣道之眼力已經跟孫豪相差不多了。

就算孫豪現在變陣,也頂多能騷擾魔修們一陣,卻也不能收到多大效果,既然如此,還不如讓他把這陣法破去。讓道魔雙方真正戰過一場。

神識一動,沉入自己的識海。識海之內,好像有一面鏡子,映照著整個戰場,戰場中,五面戰旗在鏡子之中閃閃發光。

孫豪神識催動,牽引五面戰旗,開始擺動。

戰旗擺動,關敬啟、向東、谷愛平、南風、代軍五人,馬上跟著戰旗的指引,帶領自己所在的修士小隊,揮舞著戰旗,在青雲門本陣之內,開始緩緩移動。

此時,陣法未破,青雲門修士並沒有接到行動的號令,他們的這種動作,嚴格說來,有點逾越。

只是,博文看到這五人的動作,馬上認出他們就是幫助孫豪布陣的五名散修,也馬上看到了五人手上的五色戰旗,心中不由一動,福至心靈地朗聲說道:「布陣三才,陣隨旗動,準備迎戰。」

青雲門修士稍稍愣神,但馬上反應過來,三三成對,迅速布陣三才。

還別說,這個時候,他們發現,身邊的修士好像都很熟悉三才陣啊,隨便三個修士一起,操練三才陣都像模像樣。

宋曉麗和梁定傑對望一眼,再看看博文,博文對他們微微點頭,卻並沒有開口解釋。

陣法之中,閉目而坐,沉入識海的孫豪,臉上露出了淡淡笑容。博文也是個聰明人,如此一來,自己倒是少了許多麻煩。

青雲門修士三三成隊,接陣三才。

三才陣接,頓時,他們感覺到,五面戰旗之上,有一股神秘的氣息牽引,氣息牽引之下,青雲門修士迅速歸入陣中。

這是?

宋曉麗和梁定傑飄立空中,眼望突然迸發出肅然殺機的修士隊列,相互對望一眼。梁定傑開口問道:「博文?這是?」

博文微微一笑:「梁兄別急,且待魔修破陣,看看便知。」

說話這會,陽章良羽扇對準一個方向,大吼一聲:「喝。」

魔修齊齊攻出,轟的一聲巨響,似是一陣大風吹過,吹散了籠罩在青雲門駐地上空的霧氣,露出了裡邊的青雲門修士。

此時,青雲門修士不足三百,而五行魔宗修士,雖然折損了五十多人,依然四百有餘,佔據了絕對的人數優勢。

陣法破去,兩宗宿敵,劍拔弩張,四目而對。

五行魔宗弟子,攜破陣之威,士氣正虹,氣勢昂然,躍躍欲試。

青雲門修士,接陣而戰,深沉如淵,嚴陣以待。

雷鵬哈哈大笑,拍拍陽章良的肩膀:「章良,好樣的,此戰獲勝,你當居首功」。

然後,大手向前一伸,指向青雲門方向:「各位道友聽令,全體都有,目標,青雲門,一個不留,給我殺。」

「殺殺殺」,魔修弟子齊齊暴吼,真元運轉,法器飛舞,四面八方,殺向青雲門弟子方向,試圖以佔據絕對優勢的人數,一舉定鼎戰局。

五顏六色,五花八門,各式各樣,各具特性地齊齊攻擊青雲門駐地,攻向青雲門修士。

陽章良站立雷鵬和白亮身邊,看向青雲門戰陣方向,心頭泛起不安之感,甚覺有什麼地方不妥,臉上浮現絲絲凝重神色,欲言又止。

青雲門修士沒有任何舉動,氣息牽引之下,凝神聽令。

孫豪神識一動,關敬啟手中,金色戰旗空中一指,空中出現一面戰旗虛影,虛影戰旗迎風而漲,旗杆如槍,手中戰旗前方一指,關敬啟一聲大吼:「血馬弓雕,鐵風長刀;卷攜江山,掃平天下;白骨纏草,血流漂櫓…..銳金,銳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