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仙俠武俠小說 >九煉歸仙 >第四百二九章 躍躍欲戰

第四百二九章 躍躍欲戰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仙俠武俠

上首坐定,盧山開口說道:「章良,只要你能破陣,我自會血遁進入敵陣之中,斬敵戰陣之師,青雲門戰陣自會不攻而破,不足為慮。」

陽章良雙手持羽扇,微微對盧山鞠躬說道:「殺魔大人即到,卻是我方大勝之機,若能謀劃得當,當可擊潰敵陣,獲取大勝。」

盧山哈哈大笑,臉上的青春痘隨著笑聲不停地跳動,彷彿要抖落在地一般。

笑完,盧山對陽章良說道:「章良,不用客氣,儘管說說你的想法,大家一起合計合計,這一回,我們干他一回大的,哈哈哈,你有章良計,我有萬人敵,還怕他青雲門如何?」

好一個「你有章良計,我有萬人敵。」

陽章良頓時有種士氣大振,士為知己者死的感覺,當下,也不客套,拱手說道:「如此,章良就籌謀一二。

說完,陽章良羽扇輕搖,隨手幾下,幾人的前方,出現了青雲門臨時駐地的地形。

陽章良羽扇對地形一指:「幾位師兄請看,這個地方,從始至終,都有一個貌似普通的二級陣法沒有被我破去,如果章良猜測不出錯,對方陣法師,應該就在此陣之內,如此,章良破去對方防護陣法之後,殺魔師兄從這個方向」,陽章良羽扇一指,指向另一個方位,笑著說道:「這個方向,應該是對方戰陣相對薄弱環節,以殺魔師兄之能,當可順利擊殺對方戰陣之師,一旦一舉功成。則大局定鼎。揚我宗聲威了。」

雷忠和白亮雙雙點頭。覺得陽章良此番安排甚好。

「嗯」,盧山點點頭,表示認可,不過,生性謹慎的他還是發現了絲絲問題,眉頭微皺:「章良,你剛剛的意思是說,對面陣法師不是博文。而是另有其人,且那人藏於陣法之中?」

沒等章良說話,白亮已經笑著說道:「應該不是博文。」

雷忠也笑道:「博文沒那麼大的本事。」

陽章良羽扇輕搖:「嗯,絕對不是博文。」

盧山想了想,對雷忠說道:「雷兄,把對面資料給我一觀。」

雷忠手腕一振,把自己收集到的,對面青雲門弟子的資料取了出來,笑著說道:「殺魔兄,對方這幾天陸續到來的弟子不少。資料之中,怕是也記載不全。」

盧山理解地點點頭。他盧山也不是剛剛無聲無息到來的嗎?兩方修士此時,怕是無人知曉他堂堂殺魔已經降臨戰場了吧。

隨手翻閱雷忠遞過來的資料,盧山一眼掃過,卻是發現了一個名字,整個人如中雷擊一般,猛地一愣,渾身氣血翻騰,凶氣勃發,如同發現了天敵一般,整個洞府之內,頓時有種殺氣騰騰的感覺。

雷忠三人對望一眼,心中泛起淡淡的驚悚感,這殺魔,好恐怖的殺氣,殺氣如同實質,果然是盛名之下無虛士啊。

就是不知,殺魔從資料之中發現了何種端倪,居然會有如此大的反應。

強烈的殺氣持續了幾柱香的時間,盧山沉聲悶哼一聲,這方才氣勢一斂,嘴裡卻是淡淡說道:「好久不見,你卻是終於來了。」

三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明所以,看樣子,對面修士之中,有一名修士,好像乃是殺魔的宿敵一般,可是,三人回想青雲門資料,沒有感覺到任何足以對抗殺魔的修士,對面青雲門最厲害的不過是彩雲峰宋曉麗,這修士修為不錯,但在殺魔面前,怕是不能一戰了。

盧山草草掃過這些資料,然後合上,淡然開口問道:「宋曉麗身邊,是否看到一俊秀少年,嗯,那種始終有著淡然笑容,讓人如沐春風,一眼難忘的俊秀人物。」

三人稍稍回想,馬上異口同聲地答道:「未曾看見。」

三人清晰記得,當日當時的情形,陽章良解釋道:「宋曉麗身邊,只站了博文和梁定傑兩人,卻是沒有第三人,章良記憶之中,對面戰陣之中,卻也沒有殺魔師兄口中那般出色的俊秀人物。」

盧山笑了,仰首哈哈大笑:「原來如此,原來如此,章良,此次,你卻是輸得不怨,哈哈哈,踏破鞋底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功夫,孫豪,孫沉香,這一次,我們卻是新仇舊恨,須得仔細算算了……」

孫豪孫沉香?

三人努力回想,終於想起了這麼一號人物。

青雲門駐地之內,有金丹弟子孫豪,但三人並不知這孫豪還是什麼孫沉香,而且,據情報顯示,孫豪不過是築基初期修為,應該無甚大害才是。

可是,看盧山的狀態,那孫豪孫沉香怕不是簡單人物,不然,盧山也不會說章良輸得不怨了。

只不過,三人還真是看不出孫豪的絲毫不妥,只能是三人面面相覷,有點不明所以地看著盧山,等待他公布答案。

盧山大笑一陣後,又開口問道:「甘谷嶺一帶,出現了一個丑劍幽靈?」

三人點頭,雷鵬說道:「那丑劍幽靈好生厲害,普通築基大圓滿修士,難是其敵,不瞞盧兄,老雷我被他攔截,在他手中走不出幾招,不得不已,斷臂血遁,這才險險逃脫……」

盧山點頭微笑:「那丑劍幽靈是不是築基初期修為,御劍速度極快,可輪轉劍光如同劍舞?」

雷忠點頭:「的確是如此。」

盧山雙掌一擊:「明白了,徹底明白了。」

說完,盧山也不給三人解釋,只是喃喃自語地說道:「裝神弄鬼,就喜歡裝神弄鬼,到什麼地方,只要是你孫豪到場,准沒好事。」

說完,盧山看看三人,神情一肅,語氣有些沉重地說道:「既然如此,我等此次,切不可粗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