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仙俠武俠小說 >九煉歸仙 >第四百三六章 一戰登王(二)

第四百三六章 一戰登王(二)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仙俠武俠

對弈手談,相傳乃是傳自遠古,為遠古五帝之一的大舜所創。遠古經書《博物志》記載:「舜以子商均愚,故作圍棋以教之。」

圍棋,色分黑白,道法自然,有包羅宇宙之舉,神鬼莫測之機。蘊含著「一元生兩儀,兩儀生四象,四象生八卦」等天地至理,乃是陣道修士的必修功課。

對弈之道,精微處,妙到毫巔;磅礴處,穿雲裂石;險峻處,深溝壁壘一線天;壯觀時,大河浪涌奔騰急。

對弈之道,四時之行寓於中,日月星辰藏於內。閨中女兒無其靜,平原脫兔無其疾。可娛己,可交友,可爭鋒,可頓悟……

戰場之上,激戰正酣,戰陣碰撞,隕落修士不下十人。

陽章良和沈鈺羽扇揮動,身後,雙方大陣之內,又有修士齊齊飛出,再次補充上損失的人數。

至於是哪些修士隕落,卻也只有戰後才能再行統計了。

此等對戰,修士命如草芥,百年修行苦,隕落誰人知,不外如是。

棋盤之上,孤子一顆。

博文不急不忙,笑著說道:「世界之大,豈能無容身之所,風浪再急,總還有停泊之港灣,只有狹窄的空間,而沒有狹小的胸懷,我之棋,大氣而磅礴,氣勢雄偉,借大勢而治孤……」

說話之間,「啪」的一聲,在棋盤之中,落下一子。

前方,戰陣一變,沈鈺羽扇飛舞。「烈火。烈火」。烈火旗動,又有三隊修士,如同螺旋,旋轉前進,暴喝:「螺旋,突進,螺旋,突進」。殺入一字長蛇陣中,迅速會合形如孤子的第一隊修士。

「扭斷長一邊,兩打勿大」,孫豪微微一笑:「博文兄卻是治孤有方,不過,博文兄,你這些棋子,又能逃出多少?圍棋圍棋,圍而殲之……」

羽扇章良,銀髮飄飄。面帶微笑,羽扇輕搖。暴喝一聲:「圍而殲之,喝。」

一字長蛇,蛇尾高高揚起,四五隊修士暴喝:「橫掃,橫掃」,真元化為一個巨大的熊掌,如同巨熊拍擊一般,狂掃而至;同時,蛇首一動,也分出四五隊修士,暴喝「咬,咬,咬」,如同毒龍出洞,咬了上來。

博文此時,心情倒是徹底平靜下來,觀棋如觀戰,如同自己身臨其境,沉入棋局之中,不慌不忙,隨手捻起一顆棋子,「啪」的一聲,落入棋盤之上:「沉香,我借勢而戰,卻莫想滅我孤子。」

孫豪持子,久久未有落下,半響之後,搖頭一嘆:「博文兄,你落子雖好,奈何不是位置。」

博文心說,怎麼就不是位置了?

旋即恍然,看向戰場,卻是發現,沈鈺戰陣落子,卻是跟自己略有不同。

博文此子,落於大勢之中,瞅准一字長蛇薄弱之處,虎視眈眈,實為圍魏救趙,敲山震虎。

然,戰場之中,沈鈺再度羽扇一揮,洪水期動,修士大吼:「洪水,洪水」,五虎群羊陣中,又分出三隊修士,暴喝:「三段突刺」,三隊修士,一隊接一隊,分成三段,猛烈突入了敵陣之中。

這種戰法,卻是跟博文的治孤之法大相徑庭。

博文拿起自己下出去的棋子,久久無語。

再觀戰場,戰局又變,原本好好的五虎群羊陣,隨著三段修士殺入敵陣,修士攪成一團,卻是外勢消弱,大局不在,遂成混戰。

再觀,沈鈺羽扇一擺,五虎群羊陣隨之一變,瞬間轉為二龍出水陣。

這!

博文情不自禁,狠狠地脫口而出:「豎子,不足與謀。」

放著好好的大勢不用,放著大好的局面不用,居然臨戰變陣!這種戰法,除了能秀一秀主陣修士陣法掌握得多,陣法掌握得熟練之外,卻無任何實戰意義。

也就是說,這種戰法,除了好看點以外,純屬華而不實,白白地葬送了自己的大好局面。

心不甘情不願,博文在棋盤上,如同沈鈺落下一子。

棋盤之上,棋風再度一變,博文鬱悶地說道:「沉香,如此下棋,博文怕是很快就支持不住了。」

孫豪緩緩搖頭:「那倒是不會。」

說著,不急不忙,也落下了一顆白子。

博文一看棋子,感覺這棋自己有點看不懂了。

明明孫豪可以強勢剿滅自己的孤子大龍,再來對付自己外邊已經稍弱的大勢,但是,孫豪此時的棋路,卻也好像是出了暈招一般,居然落子在自己大勢之內,棋盤之上,頓時一片混亂,大龍相互圍剿,局勢混亂不堪。

戰場之中,魔修依然是陣演一字長蛇陣,但是,蛇首一擺,卻是咬向了陣外的青雲門大龍,把這一條大龍也拖入了戰場。

戰場之上,一字長蛇和兩條大龍頓時搏殺起來,戰局不明,不時有修士如同下餃子一般,從空中掉……

沈鈺和陽章良不為所動,一旦修士隕落到一定數量之後,馬上又會揮動陣旗,補充足夠的修士,始終保持了五百修士總數,大戰不休。

博文看不明白了,隨手落下一字:「章良此欲何為?」

孫豪也落下一棋,嘆了一口氣,悠悠說道:「屠龍,屠大龍,章良胃口不小。」

博文怔然,看看棋盤,然後說道:「此等戰局,應該不具屠龍之象」,然後,落下一子,欣然說道:「沉香,我只要再落五子,即可雙龍具活,何來屠龍一說?」

孫豪臉上沒有了笑容,嘆息一聲:「你我,且行且看。」

博文一臉輕鬆,飛快落子,下至第四手,心中大定,捻起黑子,啪的一聲,落在棋盤之上,笑容滿面:「雙活,沉香卻是錯謬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