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仙俠武俠小說 >九煉歸仙 >第四百五一章 羅剎附身

第四百五一章 羅剎附身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仙俠武俠

年年三月暮,無計惜殘紅。酷恨西園雨,生憎南陌風。落花谷里百花開,花落片隨流水遠,色逐斷霞空。

不消一日,孫豪已經土遁而來,接近了落花谷。

谷口,一個修士身影逐漸清晰,孫豪從地下鑽了出來,放眼向百花谷內望去。

落花谷內,常年百花開放,落英繽紛,遠遠看去,只見山谷內,鮮花盛開,絢爛艷麗,唯美至極。

只是,在孫豪眼中,此時百花谷內的美景,明顯有些假。百花雖美,但如同畫上死物一般,不見任何靈動之意,彷彿是時間凝固了,百花也失去了生機活力。

放出神識探查一番,孫豪馬上判斷出來,百花谷,果然有布置,就是不知師父在裡邊的情況如何了。

整個百花谷,籠罩在大陣之中。

如果孫豪沒有成為三級陣法師,這大陣就足以攔住孫豪,讓孫豪只能在陣外乾瞪眼。

大陣並不是師父的手筆,但如果單只是大陣的話,應該是困不住師父的,師父的陣道造詣可不弱。

大陣隔斷了神識的探查,也隔絕了聲音,隔絕了視線,裡邊是個什麼情況,外邊不得而知,要想探查情況,非得入陣不可。

孫豪觀察了一陣,身影逐漸消失在原地,卻是施展土遁術鑽了進去。

一般情況下,大陣開啟,會連同地面以及地面一定深度都籠罩在內,就算有土遁,怕是也不易接近。當然。看懂了陣法。能找到陣法節點的陣法師卻是能悄悄地從地下潛入陣中。

明知落花谷可能有局,可能有危險,孫豪也毅然前來,一方面自然是師徒情誼在,不得不來;另一方面,孫豪自忖還有一些手段,未必就不能救下師父。

孫豪會土遁,孫豪的神識化海。神識之強不在金丹初期修士之下,孫豪凝鍊了絕世神罡,神罡出,可破任何罡氣,孫豪劍如山初成,止殺之術秘術初成……重重手段在身,哪怕是金丹修士,一個不察,也可能會大意中招。

孫豪相信,設局之人或許會考慮到種種因素。但絕對不能判斷出自己的準確狀況,這也是孫豪敢來落花谷的底氣。

順著谷口潛入十來里。前方,終於發現了一個戰團。

一黑一白兩位修士,正在圍攻自己的師父雲紫煙。

紫煙師父白衣飄飄,長發隨風舞動,已經是有點散亂了。不施粉黛,冷漠淡然的雪白玉臉已經泛起陣陣紅暈,絲絲細汗布滿額頭。

孫豪潛入而來,斂息藏於地底,不動聲色,仔細觀察,金丹大戰,不是他能隨意插手的。

金丹大戰,不知道持續了多久,落花谷這一片足有五里方圓之內,已經被大戰硝煙盪成了窪地,百花殘落,凋零混入泥土,被金丹修士激蕩的真氣攪拌成了花泥,在地底下隱身的孫豪,彷彿都能聞到那濃郁的百花和泥土的芬香。

金丹大戰,每一擊,都有移山倒海之能,每一擊落空,其強悍的攻擊力都能直接入地三丈,濺起漫天塵土花雨。

「白日光」,雲紫煙冷冷地說道:「我那弟子何在?」

居然姓白,應該就是白家老祖了。

孫豪心中微微一動,看來,自己的神罡對血印應該有掩飾作用了,距離這麼近,上空的白家老祖居然都沒有發現自己。

不過,情報有點不對啊,按道理,白氏老祖鎮守五行戰舟,那麼其修為就絕對超過金丹中期才是,但是,眼前兩位魔修雖然佔據了絕對上風,卻頂多只是金丹初期而已,要不然,師父絕對支持不了那麼久。

那麼,是不是,此白氏金丹並不是白氏老祖,白氏老祖另有其人?

孫豪迅速判斷這一會,上邊,臉色蒼白,一身月白衣衫的白日光哈哈大笑:「紫煙仙子,你現在是泥菩薩過江,自身難保,還有心思關心你那寶貝弟子。」

另一個黑衣魔修田二開也哈哈大笑:「你那寶貝弟子,早已經到陰曹地府報道去了,紫煙仙子,看你生冰清玉潔的,一定是沒有嘗過人倫大道滋味吧,嘖嘖嘖,今日,哥哥我教你怎麼做一個完美的女人……」

雲紫煙玉臉更紅,半日激斗下來,她已經落了絕對的下風,更重要的是,對面魔修污言穢語,不堪入耳,嘴裡嬌斥一聲:「魔道賊子,看招,彩雲逐月……」,神識一動,一把五彩飛劍在空中划過一道漂亮的弧線,激射田二開,身上,五色神光閃動,百花罡護體,應對白日光。

「哎呦呦」,田二開嘴裡怪叫連連:「好厲害的一招,好厲害的彩雲追漢子,紫煙妹妹,你不要這麼熱情好不好,哥哥我受不住了」,一邊怪叫,身上一邊湧起滾滾黑雲,卻也不懼雲紫煙的五彩飛劍。

雲紫煙得到情報,孫豪被設計引進了百花谷。

心急之下,不及多想,單人獨劍,闖入谷內,闖入之後,發現自己無意之間竟然進入了一座大陣之中,不等自己設法破陣,兩位魔道金丹已經纏了上來。

此時,雲紫煙已經稍稍明白過來,怕是自己上當了。不過,明白得有點晚,大陣之下,落花谷內哪怕打翻天,怕是也不能為外界所知。

索性,兩位魔道金丹還都只是金丹初期修為,一時片刻,卻也拿不下她來。

此時,她依然不知道孫豪是不是在落花谷,不知道自己該不該突圍而出,當然,她也知道,就算自己想突圍,怕也是相當不容易的。

尤其是,對面魔道金丹,身為金丹修士,居然也絲毫不顧及身份,出口成臟,污言穢語,煞是難聽,加上,落花谷內的濃郁花香,好像也透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