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仙俠武俠小說 >九煉歸仙 >第四百五七章 二百又四十

第四百五七章 二百又四十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仙俠武俠

所謂知易行難,著手修復傳送陣之後,孫豪發現,一名陣法師要想修復一個遠超自己等級的陣法,正常情況下,根本就是不可能的。

難點太多,需要孫豪在實際操作中,反覆試驗,逐一破解。

而恰恰,孫豪現在最缺的就是時間。

傳送陣一角破損,孫豪剛剛修復到大約十分之一,就遇見了難關,不知道下一步需要怎麼走了。

孫豪深知,越是關鍵時刻,越是不能慌張,越是要平心靜氣。

靜靜地盤膝而坐,孫豪心中開始推演。

開始對照傳送陣的其他幾個角推演。

通道之內,寂靜得可怕,沉下心來,孫豪彷彿能聽到自己的心臟在咚咚跳動,如同鼓點,也如同身後金丹大能的沉重腳步聲,一聲聲敲打在孫豪的心頭。

時間很緊,沒想到只修復到十分之一,自己就不得不開始思考,但思考又是必須的,要不然,盲目去修,情況可能更糟糕。

有時候,預計再好,現實也會出現一些偏差,或者是,天道之劫難,壓根就沒有那麼好。

孫豪猜得到白氏金丹會在鬼市受阻,也猜得到會在鬼狐那裡受阻,但孫豪沒有想到,自己會在修復之時受阻。

要知道,孫豪在心中,已經反覆演練過不少次陣法修復的過程。

但是,沒想到的是,真正動手之後,會是這麼困難,孫豪低估了傳送陣修復的難度。

孫豪現在的狀況就跟煉丹一樣。哪怕你知道丹方。但你也不一定能煉出成品丹一樣。哪怕孫豪知道傳送陣修理的大致方向,但要想順利完成修復卻也並不容易。

孫豪現在面臨的最大難題,乃是傳送陣的角度精細度遠遠超過孫豪目前布置的所有陣法,可以說,如果孫豪沒有百二十刻度法在身,那麼此時,孫豪根本就不能,甚至是不用動心思怎麼去修鍊如此陣法。

孫豪現在已經成為了大陣師。能布設三級陣法的大陣師。

但是傳送陣乃是此界頂尖的陣法,也就是四級陣法,正常情況下,只有此界頂級的四級大陣師,方能布設並修復傳送陣。

這種陣法,哪怕是孫豪的師父雲紫煙前來,怕是也未必能在短時間內修復。

孫豪的陣道造詣還不如雲紫煙,此時,吃力萬分卻是必然。

尤其是,孫豪身後。白氏金丹狂追而至,又給了孫豪很大的壓力。勢必對孫豪的陣法修復形成很大的影響。

如果按照孫豪現在這種狀態,怕是真的很難在白氏老祖追來之前修好傳送陣。

孫豪的神識之中,好像已經聽到了白氏老祖的喊殺聲。

額頭,不由冒出絲絲細汗。

心臟,不由咚咚跳動。

從沒有這樣,孫豪感覺到了致命危機正在沖自己而來,致命危機正在急速接近,天道殺劫,正在逐步成型,而孫豪感覺,自己就好像那籠中之鳥,欲飛不能。

大難將至。

強行穩住自己的情緒。

孫豪想了想,心中開始默念清心訣:「養氣忘言守、降心為不為;動靜知宗祖、無事更尋誰……」清心訣起。

催動,五行輪靈訣起。

五行輪靈訣催動,肝部木丹、心臟中的小火苗、脾臟裡邊的微小塵埃齊齊運轉起來,配合著孫豪心跳的節奏,很有韻律感地跳動起來。

咚,咚,咚……如同打節拍,韻律十足。

關鍵時刻,孫豪再度進入了韻律狀態。

這是一種奇特的韻律,孫豪的整個人,好像都進入了這個韻律的節拍之中,丹田,三屬性真元隨著韻律節拍緩緩而張弛有度的掀起陣陣波浪.......

在奇特的韻律下,孫豪再次感受自己進入了一個奇特的狀態,一個並沒有入定,但好像又無悲無喜,十分冷靜的狀態。

凝神而立的孫豪張開了雙眼,耳朵中,奇特的韻律還在跳動,清心訣,木丹、小火苗還有微小塵埃都在韻律中有節奏的運行,雙眼睜開了,孫豪此時,眼中一陣清明,腦海之中,高速運轉,不停推演傳送陣法。

修復傳送陣最大問題乃是角度問題,百二十刻度法,要定義傳送陣的角度、節點和陣線已經是力有未逮,那麼,韻律狀態之下的孫豪,快速而高效地想到,百二十度略顯粗糙,很難精準定位,那麼,自己何不更加細化?

刻度,本就是修士自己定義的。

余師傳給自己的最初版本,乃是百刻度法。

在余師的基礎上,向大宇推算之後,提出了百二十刻度法。

相比百刻度法,百二十度無疑更為精準合理。

現在,百二十度不合用了,那麼,自己何不重新定義?

韻律狀態之下,背後金丹修士的巨大壓力之下,身處的無邊危機之下,孫豪的腦海如同一台機器,高速而高效的運轉起來。

百二十度,無疑是十分精壯的角度定義之法,只不過是略微粗糙。

既然如此,自己何不翻倍而定義之?

二百又四十?

將百二十刻度的每一個刻度一分為二。

變百二十度為二百又四十度。

毫無疑問,這角度的定義,應該又會精準許多。

雙眼之中,精光一閃。

孫豪心中,無悲無喜,但是心跳的速度加快了許多,韻律彷彿也達到了興奮的**。孫豪雙手一動,再度開始修復陣法。

或許余昌明的百刻度法並不高明。

或許余昌明的百刻度法並不科學。

或許余昌明的百刻度法並不精壯。

但是,余昌明定義陣法刻度的這種思路,這種創舉,卻是一種開創性的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