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仙俠武俠小說 >九煉歸仙 >第四百五九章 隕落在即

第四百五九章 隕落在即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仙俠武俠

軒轅亞琴的判斷的確沒錯,孫豪此時的確沒死。

但是,距離死亡也僅僅只有一步之遙,堪堪處於隕落的邊緣。

孫豪是開啟了傳送不錯,但是,一來,白妖夜含憤一掌,直接擊毀了傳送陣,雖然不至於打破傳送,卻是讓傳送的難度大上許多;

二來,這個傳送陣的傳送距離居然十分遙遠,是遠距離傳送陣,遠距離傳送陣本身就對修士的肉身負荷很大,普通凡人在這種傳送陣中,怕是沒有傳送到目的地,就會直接化為齏粉。

孫豪此時,雖然沒有直接化為齏粉,但整個狀態,卻也糟糕透頂。

孫豪雖然藉助傳送陣躲過了白妖夜的追殺,但天道大劫難體現在了傳送陣上,傳送過程幾乎是瞬間完成,但是,出現在傳送陣另一頭的孫豪,已經是深度暈迷了過去,整個肉身,到處都是細小的如刀割的傷口,向外淚淚流淌鮮血。

孫豪體內,木丹和小火苗自發開始救主。

尤其是木丹,放射出朦朦青光,治療孫豪體內的傷勢。如果說,沒有木丹在身的話,孫豪怕是就此一睡不再醒來。

而小火苗則是發出陣陣溫和的熱能,流淌孫豪的全身,尤其是孫豪的心臟,始終保持著孫豪心臟的不竭動力。

正常情況下,有木丹源源不絕的救助,孫豪應該過不了多久就會痊癒。

但是,也不知道孫豪傳送到了什麼地方,木丹居然不能從空中吸取到任何靈氣補充自己的消耗。吞吐完孫豪本身所有真元。治療僅僅能穩住孫豪體內的傷勢不至於惡化。

而木丹。已經是青光不再,歸於沉寂。

小火苗也同樣吸取不到空氣中的絲毫靈氣,也逐漸沉寂下來,只是憑藉自身的熱能,始終保持著孫豪心臟的溫度,驅動孫豪的心臟不停地緩緩跳動。

深度暈迷的孫豪不知道自己出現在了什麼地方,也絲毫不知道自己的**已經遇到了極大的危機,已經在接近崩潰的邊緣。

此時。暈迷之中的孫豪,其意識的日子照樣不好過。

孫豪剛剛暈迷過去,白妖夜的「噩夢纏身」秘術就乘機發動,孫豪頓時陷入了無邊噩夢之中。

時而,孫豪好像看到自己在空曠的原野之中奪路狂奔,被兇惡的白氏老祖追逐,心中恐懼,叫不出來,跑不動,眼睜睜看著白氏老祖一掌將自己擊打得四分五裂。

時而。孫豪夢見自己高高飛起,但是。突然飛劍失靈,身不由己從高空落下,摔成一團肉泥。

時而,孫豪夢見自己的朋友一個個慘死在敵人手中,而自己無能為力,雙眼泣血無聲而泣。

……

噩夢,無邊噩夢。

一個接一個噩夢,折磨著孫豪的意識。

沒有最可怕,只有更可怕。

沒有最鬱悶,只有更鬱悶。

這就是噩夢纏身,足以讓正常人崩潰的噩夢纏身。

如果換成是其他修士,處於昏迷狀態,被噩夢纏身,很可能就此一夢不醒,很可能其意識會直接崩潰在這無邊噩夢之中。

但是,孫豪稍有不同,多年以來,孫豪一直在修鍊白氏入夢煉神法,對夢境本身就有很高的造詣和了解,只不過是夢的造詣遠遠不如白妖夜而已,也不會白妖夜這樣詭異的夢境應用而已。

但是,這不妨礙孫豪在夢境之中,知道自己遇見了什麼。

普通修士,被無邊噩夢纏身之後,是不知道自己在做夢的,會被一個個噩夢活生生折磨到精神崩潰,但是孫豪進入噩夢之中,因為練習過白公入夢煉神法,自然而然知道自己此時處於夢境之中,處於噩夢之中。

孫豪的夢境造詣,遠遠不如白妖夜,哪怕是孫豪用盡手段,始終也只能做到知夢曉夢,怎麼也做不到異夢,也就是不能做到讓夢境按照自己設想的方向演變。

白公入夢煉神法有云:「日出東方赫赫洋洋,我夢不詳化成金光」,異夢之後,方能煉神,此時,道行不足,卻是未能做到煉神,只能是被動的去承受,去一次又一次的被噩夢折磨。

明知道這是噩夢,明知道這噩夢會折磨自己,自己卻束手無策。

這就是孫豪意識體的現狀。

意識深度暈迷,陷入噩夢清醒不得。

身體遭受重創,岌岌可危,這就是孫豪現在的現狀。

而且,孫豪現在身處未知的大陸,身處未知的環境,不知道在什麼地方。

這就是孫豪目前的處境。

這種狀態這種處境的孫豪,很有可能就此一睡而不起,很有可能就此客死他鄉,很有可能隕落在修道的大道之上。

修道之路,遍布荊棘,一個不慎,即會隕落,孫豪現在,就處在隕落邊緣。

哪怕孫豪現在所處的環境相對安全,沒有野獸或者是靈獸什麼的來破壞啃食孫豪的肉身,孫豪這種狀態,只要是沒有人救,也絕對挺不過多久就會自然隕落。

孫豪現在,正處在一個漆黑的洞穴深處,傳送陣上,有著厚達幾尺的灰塵,現在,這些灰塵和著孫豪的鮮血,形成了暗紅色的泥漿,圍在了孫豪的身邊。

很顯然,這裡也如同鬼丘深處一般,也是一個人跡罕至的絕密之地,當年,建造這個傳送陣的陣法師,挑選的兩個傳送點,都相當隱蔽,卻是不欲為其他修士所探知。

這種環境之中,孫豪被其他修士搭救的可能性基本為零。

可以說,除非是有奇蹟發生,此時的孫豪,斷然是死路一條,隕落在即。

就連孫豪自己,也萬萬不會想到,自己傳送過來,居然會是如此一般絕境,哪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