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仙俠武俠小說 >九煉歸仙 >第四百六四章 獲取魂源

第四百六四章 獲取魂源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仙俠武俠

結合鍾小豪的記憶,孫豪開始查閱關於魂源的相關信息。

這會,朱玲、王遠小隊已經帶著孫豪,迅速向前突進,開始在深層密林之中尋找機緣。不到一個時辰,這個小隊已經殺到了鍾小豪記憶中,強悍的、幾下就把他幹掉的魂獸的地盤。

這是一隻豬鬃獸,鍾小豪的記憶之中兇悍無比。

朱玲嬌喝一聲:「落英繽紛」,挺身而上,玉掌翻飛,三下五除二,直接把眼前的豬鬃獸拍倒在地,咯咯嬌笑:「打完收工,小龐,上。」

朱玲擊殺豬鬃獸,也算是給鍾小豪報了殺身之仇,孫豪心中,竟然有種暢快感覺,有種大仇得報的欣慰感。

還有,孫豪發現,鍾小豪的實力的確是偏弱了。從他的記憶之中,孫豪啼笑皆非地發現,其實,他家原本是有家傳的煉體之法的,但是由於此煉體之法比較恐怖,比較危險,這傢伙一直沒敢練。

孫豪審視鍾小豪記憶這會,朱龐已經嘻嘻笑道:「好嘞」,幾步上前,手腕一振,拿出一把閃亮的短刀,夜色中閃動著鉛亮的光芒,短刀一揮,準確無誤地扎入豬鬃獸的胸部,刷刷幾刀,手法老到,破開厚厚的豬皮,破開魂獸的心臟,刀尖一挑,一顆金色的珠子挑了出來。

「金珠」,朱龐興奮地說道:「老姐,這裡的魂珠等級果然是很高,這顆居然是金珠。」

小隊其他人頓時也興奮起來,看著朱龐手中金光燦燦的金珠,都開心地笑起來。

魂源需從魂珠之中提取。

魂獸生存百年。吸納空中的魂靈氣。可在體內生成魂珠。魂珠初成,其色為白,稱之為白珠,通常情況下,大多數魂修都是選擇合適的白珠提取魂源,實現化魂,所化之魂,其色也往往是白色。

白色魂珠歷經千年沉澱。演化,就會變成金色,成為金珠,提取魂源化魂之後,所化之魂,其色乃是金色。

眾人第一次擊殺魂獸,就得到金珠一顆。大家心中不由大喜過望,積極性高漲。

孫豪此時,也終於從鍾小豪的記憶中,了解到了魂珠的等級區別。

金珠歷經萬年。又會有一次演變,其色變為赤紅。稱為「火珠」,火珠提取魂源之後,修士所化之魂,顏色鮮艷赤紅。

火珠已經是相當罕見了,在雷魂島的歷史上,出現的次數屈指可數。

火珠乃是傳說之中,才會出現的稀罕貨。

不過,在鍾小豪的記憶里,修士所化之魂,顏色等級最高的,卻不是赤紅,而是純黑。

純黑之魂,據說就是那種遠古時代遺留下來的魂源化魂之後的顏色,史書記載,這種顏色的魂源在萬魂島上,實屬罕見。

一顆金珠調動了小隊的積極性,當然,一顆金珠不夠用,提取的魂源也還不知道合適大家不,自然,行動繼續,大家繼續向前挺進。

一個正常的魂修,要想化魂,一般都是煉體和鍊氣齊頭並進,很多強悍的魂源,修士的體魄如果不夠強悍,壓根就承受不住。

像鍾小豪這樣不涉煉體的,還真是少見。

孫豪心頭稍稍苦笑,這個時候,孫豪發現,貌似自己也不事煉體的,當然,身為築基後期修士,哪怕是孫豪沒有煉體,但自身的**也在鍊氣修為晉級的同時,獲得了不少提升,至少,強度應該不亞於黑鐵戰體大成吧,不過還是比不過王遠和朱玲。

第一次,孫豪有了煉體的強烈衝動。

這一次遠距離傳送,要是孫豪的**足夠強悍,哪裡會如此狼狽?

還有,既然煉魂需要煉體相搭配,可想而知,在孫豪日後的修鍊過程中,隨著孫豪修為的提升,**跟不上,就會拖後腿,卻也是需要早做打算了。

目前來講,孫豪的腦海裡邊,已經有了兩部煉體功法,一部得自有熊老祖的傳承,《傲宇神罡霸法煉體鳥龍象般若功》,另一部則是得自鍾小豪的記憶,也是一部很有特色的,雷魂島特色的煉體功法《雷煉法》。

看到《雷煉法》,孫豪也明白了鍾小豪為何會沒有修鍊煉體功法了,此功法乃是引雷入體,利用九天神雷凝鍊**的偏門煉體之術,危險係數之高,甚為罕見,一不小心,說不定煉體不成,還會一雷活活劈死。

以鍾小豪膽小的個性,敢修鍊才怪。

孫豪一邊消化魂島信息,小隊一邊快速推進,張文敏甚為細心,背負孫豪絲毫也不顛簸,奔行之際,也是平平穩穩,看來,倒是一個實在人。

擊殺豬鬃獸之後,幾個時辰之內,小隊又陸續擊殺了三頭魂獸,入手三顆魂珠,兩顆白色,一顆金珠。

獲得了四顆魂珠,天色已經開始朦朦發亮。

朱玲小手一揮,朗聲說道:「原地休息」,在朱玲的招呼下,大家圍成一個圈,盤膝坐下,孫豪也被放在張文敏身邊,側身而躺。

等大家坐定,朱玲開口吩咐:「小龐,把金珠拿出來,看看都是些什麼金魂。」

「好嘞」,朱龐從懷中取出兩顆金燦燦的金珠。

拿起其中一顆,正準備用力捏碎,放出魂源,地上,孫豪沙啞的聲音傳了出來:「小龐,別。」

朱龐聞言一愣,手中動作不由一頓。

朱玲美目異光一閃,大聲說道:「小豪?你醒了?」

王遠迅速跳了過來,攙扶孫豪,讓他盤膝而坐,關切地問道:「耗子,你沒事吧?怎麼受這麼重的傷,聲音都完全變了。」

「二毛」,孫豪依然沙啞地說道:「我無甚大礙,我遇見一隻豬鬃獸,差點被直接拱死。」

豬鬃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