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仙俠武俠小說 >九煉歸仙 >第五百四四章 劍崩山嶽

第五百四四章 劍崩山嶽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仙俠武俠

天道無情,鴰風化玄鳥,盤旋籠罩而下。

孫豪面臨著最大的天道劫難,渡過,則海闊天空,凝結金丹,添壽五百餘年。

渡不過,則身隕道消,成為修道路上的無名小卒。

神雷、天火由鴰風包裹,從劫雲之中,盤旋壓下,氣勢如山,玄鳥還未落下,孫豪周圍,山石莊園,全都化為虛無。

此玄鳥,天火做眼,神雷做爪,鴰風為軀。眼一瞪,有天火熊熊燒來,爪一抓,有神雷降落,雙翅一扇,吹起陣陣鴰風。

觀禮修士無不為孫豪捏了一把冷汗。

四九鴰風,威勢滔天,觀之而心驚膽戰,也不知道沉香修為能不能接得下來。

孫豪盤膝而坐,巨大的壓力之下,精氣神高度集中統一起來,整個人綳成了一根弦,戰戰兢兢應戰四九鴰風所化玄鳥。

傲宇神罡驅動白銀戰體高速運轉起來,吞服一塊體力源膏,全力應戰落在身上的神雷、天火和鴰風。

木丹催動,青帝長生真元源源不斷,恢復著肉身受到的傷害。

做好應對措施之後,孫豪神識一動,劍魄沉香,出現在空中,在玄鳥下方,吞吐寒芒,蓄勢待發,與氣勢沉重如山的玄鳥遙遙相對。

看到空中那把奇醜無比的怪劍,青雲門修士馬上想起了孫豪縱橫戰場的外號,丑劍沉香。

也不知道,這把代表了孫豪最強戰力的沉香劍能否幫助孫豪渡過此驚天一劫。

天劫大難降臨。

三九鴰風差不多就逼出了孫豪的大部分底牌。

孫豪現在的能力,無論是哪一種。面對四九鴰風所化玄鳥。怕是都力有未逮。

精氣神高度集中的孫豪。只有祭起沉香,與天劫玄鳥,展開一搏,至起碼,期待自己的劍貫蒼穹能減弱天劫的強度,降低天劫的攻擊危害,為自己渡過劫難創造有利條件。

瞪眼放火、伸爪閃電,扇翅鴰風的玄鳥。發現下方居然有一把怪劍擋住了自己的進攻路線,挑戰天劫的威嚴,勃然大怒之中,天火雷電鴰風齊齊奔沉香劍攻了過來。

一片紅光雷電,一陣鴰風呼嘯,瞬間將沉香劍淹沒其中。

孫豪神識催動,沉香劍劍體之上,所篆刻的增重符文層層崩離。

每崩解一層,沉香劍就輕盈一分,每崩解一層。劍直刺爆發的速度就加快一分。

劍貫蒼穹後,孫豪開始修鍊「劍如山」。多少年來,除了重傷無法動彈的情況下,劍如山的修鍊一直不曾間斷,不知不覺,這一練,已經有了二十多年,二十多年的不懈練習,沉香劍上,終於篆刻上了五層增重符文。

五層符文崩離,沉香劍好像解開了一道枷鎖,在雷電紅光交錯之中,輕輕地爆出了一聲劍鳴。

劍鳴聲中,盤膝而坐的孫豪挺身而起,脊樑挺得筆直,雙手背負,仰望空中玄鳥。

天劫玄鳥雖強,但不能阻我求道之路。

天劫雖難,我自披荊斬棘,破開天道。

仰望玄鳥,巨大的壓力之下,孫豪身上,湧起了不折不撓,湧起了勇往直前,湧起了戰天鬥地的強烈氣勢。

青雲門修士心中,齊齊湧起了一陣很奇怪的念頭,此時的孫豪,此時的沉香,那挺然而立在玄鳥之下的小小身軀,竟然如同一座巍峨的高山,挺拔天地之間,傲然蒼穹。

挺然而立,孫豪直視玄鳥,朗聲喝道:「我有一劍,氣沖斗牛;我有一劍,銳不可擋;我有一劍,拔地倚天……劍貫蒼穹……」

朗喝聲中,沉香劍鳴,披荊斬棘,刺破雷電天火鴰風,一往無前,銳氣貫空,直衝而上,朝天劫玄鳥殺將過去。

此一刻,好像天空都安靜了下來,時間都靜止了下來。

天劫現場。

短暫地停頓了。

天空之中,一隻兇狠的天劫玄鳥,作勢撲殺。

彩雲峰上,一座巍峨的修士化山,誓破蒼穹。

二十年風雨,二十年修行,二十年艱辛,化為一劍。

這一劍,帶著孫豪無窮的氣勢,帶著孫豪破天枷鎖的信心和決心,直衝而上。

挺立大地之上,孫豪心中,雙眼之中,神魂之中,除了劍,還是劍,此時此刻,孫豪心中,終於體會到了,體會到了什麼是「劍如山。」

御劍之道,欲輕先重,欲靈先拙,快之極致,是為重,重之極致,其重如山。一劍橫空,不動如山,一劍臨世,其勢如山。

劍貫蒼穹,急飛而至,玄鳥之下,孫豪背負的雙臂猛地一張。

沉香橫空,好像完全靜止下來。

一劍橫空,不動如山,劍體之上,湧起如同孫豪身上一樣的氣勢。

天劫玄鳥不屑的搖動腦袋,對孫豪的沉香劍不屑一顧,它本體由天雷天火天風構成,無一實體,普通御劍之術,能耐他何?

對面,孫豪張開的雙臂猛地一振,嘴裡一聲暴喝:「我輩修士劍如山,一劍出,氣衝天,劍崩山嶽,喝……」

大喝聲中,沉香劍空中一晃,筆直直射,噗的一聲,插在了天劫玄鳥的雙目之間。

玄鳥露出不屑的表情,任憑沉香劍從自己體內一衝而過。

類似這樣的攻擊,應該對它形不成任何威脅。

不過,馬上,它感到了不對。

天劫玄鳥那雷火形成的雙眼之中,閃過一絲不可思議的表情。

這時的沉香劍,劍體好像變得無窮重,這時的沉香劍,劍身的氣勢排山倒海。

玄鳥只感到巨大的力量,不可抗拒的力量,哪怕是自己天雷天火天風,都不能抵擋的巨大偉力,迅速的、從被擊中的部位,如同波浪一般蕩漾、傳播開